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難民問題的現況

2017/3/9 — 13:48

資料圖片:歐洲難民(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歐洲難民(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公布,截至2015年底,截至2015年底,全球有多達6530萬人流離失所,較去年增加了580萬人,亦是歷來最高紀錄,如果以全球73.49億人口計算,每113人當中就有一個人失去家園。而當中有6530萬名難民,320萬人正在尋求政治庇護,更有高達4080萬人於在自己的國家內無家可歸。

近年來,不少國際新聞的焦點都集中在世界各國,特別歐美地區的已發展國家在應對人口流動和難民的問題。例如特朗普在當選美國總統後,推出了一系列限制人口流動的措施。1月27日,他簽署了行政命令,暫停執行美國難民接收計劃(US Refugee Admissions Programme)、無限期禁止敘利亞難民入境,以及禁止七個穆斯林國家旅客入境。

特朗普語出驚人的風格,往往令他的言論在國際間備受注目。但其實收緊移民政策、限制接難民的政策,過去數年來並不是新鮮事。特別是在中東地區政局不穩下,歐洲各國出現了被認為是二次大戰後嚴重的難民潮,不少國家都因此制訂了限制人口流動的政策,為接收難民設上限。

廣告

當大家的焦點集中在較發達國家的同時,聯合國難民署的數字顯示的是另一個故事:難民大多數聚集於衝突發生地區的鄰近的發展中國家。眾多國家中,土耳其是全球收容最多難民的國家,收容了約250萬名難民。以國家人口及難民比例計算,黎巴嫩收容難民的數量則比其他國家多,約每5名市民就有一名是難民。

另一方面,接連出現和難民有關的負面新聞,例如他們與當地居民衝突、牽涉罪行,甚至有恐佈分子化身成難民進入其他國家等,使輿論上支持收緊入境政策的越來越多。然而,把難民問題與國家安全、恐佈主義,或是社會內部資源分配混為一談,這類討論既無助我們討論和認清問題根源,亦漸漸把難民這個問題邊源化,忽視其逼切性。

廣告

在主權國家為主要國際秩序的狀態下,各國可透過立各自的出入境政策,設立邊境限制人口流動。難民問題,是一個影響全球的課題,並不會因為各國關閉邊境就能解決。另一方面,一個人所享有的權利,所受到的保護亦是以國家為基礎,流離失所的難民,在失去了家園和國籍下,如何在得到適當的保障,確保他們作為一個人的基本生存權力權利?雖然國際公約訂明了難民的權利和締約國的責任和義務,對於如何以跨國機制去分擔責任,提供人道援助方面仍然未出現有效的解決方案。

由ifva策劃,Roundtable Community及WMA Film全力支持,將於12/3(Sun) 4:00pm舉行的「飄流家園」放映會及座談會聯同多倫多亞洲國際電影節和新加坡Objectifs,共放映五部本地及亞洲短片作品。座談會邀請到梁啟智博士及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及國際學系副教授陳玉華博士與五位電影製作人回應社會及全球不平等之議題。

免費節目,節目詳情及留座:www.ifva.com/Festival

查詢:[email protected] / 2824 532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