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事的周末

2017/3/29 — 21:15

冰島國家隊在今屆歐洲國家盃大放異彩。(資料圖片)

冰島國家隊在今屆歐洲國家盃大放異彩。(資料圖片)

過去的周末,面書上很多人都表現得心情沉重,彷彿天就要塌下來,陰霾揮之不去,稱奇蹟並沒有發生云云。在平行時空的另一邊,一名冰島醫院的麻醉科醫生也在twitter說出一番震撼的話:「今日係冰島麻醉科史上最黑暗的一日!好忙碌呀。。。」

這句說話的口吻,很像我們香港某政黨的年度口號。有很多在公立醫院的駐院醫生也應該說過類似的話:

「尋晚真係完全冇停過手,做到人都癲!」
「一個接一個,飯都冇得食!」
「今日好黑仔,連上三個E-bed」
「個個Ward都Call我,houseman去咗邊?」

廣告

話說回頭,那位冰島醫生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原来在過去的一周末,他做了很多硬脊膜外麻醉(Epidural anaesthesia)及脊髓麻醉(Spinal anaesthesia),數目竟然是破了醫院有史以來的紀錄!冰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硬脊膜外麻醉和脊髓麻醉是局部麻醉的一種,接受麻醉的人是清醒的。麻醉科醫生會以技術尋找硬脊膜外空隙,放進導管,把麻醉藥物注射在那裡,達成神經阻斷及術中止痛的目的,特別適用於下腹以下之手術,如:「無痛自然分娩」、剖腹產、疝氣修補術、下肢手術等。脊髓麻醉則是以幼針把麻醉藥傳送到蜘蛛膜下腔內,兩者相似但並不盡相同。硬脊膜外麻醉對呼吸功能及血壓的影響較小,亦可提供做手術後止痛之用途,但技術較難掌握。

廣告

冰島在過去一周沒有發生大型意外或恐襲,所以解釋不到為何醫院麻醉使用率急增。

細閱之下,開始有頭緒了,緣來要追溯到九個月前的那一夜。

2016年6月27日,在法國舉行的歐洲國家盃16強賽事,人口只有33萬的冰島迎戰擁有5300萬人口的英格蘭。冰島在被一致看淡的情況下,在先輸一球的劣勢下,連追兩球反勝,擊敗英格蘭晉級八強,成為一時佳話。冰島國民見證了這場偉大的勝利,舉國歡騰,國民有著不同慶祝的方式。。。歡悅過後的39星期後,眾多嬰兒便出生了!這並不包括在家中自然分娩的孕婦呢(不少北歐母親是選擇在家中自然分娩的)!

當然,單憑一個醫生的Twitter並不代表什麼,讀者不妨留意一至兩星期後,會否有葡萄牙醫生叫嚷工作量大增呢(葡萄牙奪得2016歐洲國家盃冠軍)!

 

PS:冰島醫生的那番話完全出自本人的翻譯,可能與原文有出入,請見諒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