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明星的沉痛告白:Weinstein與荷李活用權力強暴我們

2017/10/19 — 13:39

荷李活影業大亨 Harvey Weinstein(左)。

荷李活影業大亨 Harvey Weinstein(左)。

【文:Lin(女人迷編輯)】

細看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編按:本文人名音譯皆以台灣譯版為主)性騷擾好萊塢女星事件,正視因權力而產生的性別暴力,女星透過親身告白,期待翻轉性別不平等之現況!

在深受歐美文化影響的台灣,好萊塢電影幾乎陪著我們每一個人一起長大,因此在 10 月 5 日,看見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 騷擾好萊塢女明星的新聞時,相當震驚。這些女明星有多少是我們從小看到大,對著電影螢幕崇拜的明星偶像,又怎麼知道,為了站到螢幕前,她們必須經歷這些侮辱。(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好萊塢電影大亨為何能性騷擾三十年?社會總期待女人潔身自好

廣告

看著一篇篇報導,想到她們在比我年紀還小的時候,就必須面對如此強大的權力關係脅迫,必須面對性別暴力,面對不服從,20 幾歲初就可能喪失事業的恐懼與害怕,心頭的憤怒與難過便久久難以釋懷。

從紐約時報的第一篇報導到今天,短短的一個禮拜,已經有超過 30 位好萊塢明星出面指控曾遭影業大亨哈維·韋恩斯坦騷擾。

廣告

而曾被騷擾的女明星都經歷類似的遭遇,通常她們會被韋恩斯坦的助手,甚至自己的經紀公司通知,邀請她們去找韋恩斯坦討論劇本,或一個可能爭取到的電影角色。赴約地點不乏飯店套房,韋恩斯坦的私人住所等隱密空間,而且多半必須隻身前往。當她們打開房門後,韋恩斯坦要不穿著浴袍,要不半裸全裸的躺在椅子上或浴缸裡,

一開始他會請女明星為他按摩,接著會開始伸出鹹豬手,強迫女明星觸摸他,甚至逼女明星為他口交,拒絕的女明星則會被威脅說:「 這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你的事業很有可能受影響。」

葛妮斯·派特洛(Gwyneth Paltrow):當時我才 22 歲,以為不可能擔任女主角了!

葛妮斯·派特洛現在是成功的女性企業家,擁有自己的品牌,不再需要討好誰來獲得一個電影角色,然而 23 年前,她還是好萊塢的新人時,實在沒辦法像現在那麼堅強。「 那時我才 22 歲,還是個小孩,雖然已經簽約,但還是嚇傻了。」那年派特洛 22 歲,她透過製片人韋恩斯坦,得到簡·奧斯汀同名小說《愛瑪》影片女主角角色後,韋恩斯坦便邀請她到套房開工作會議,會議一開始都平靜無事,然而到了最後,韋恩斯坦竟然開始對她毛手毛腳,甚至建議兩人到臥室按摩。

派特洛向紐約時報說,當韋恩斯坦試圖帶她進入臥室時,她馬上就離開了,事後也和當時的男友,布萊德·彼特述說當天遭遇。「 我以為他是我的哈維叔叔,我把他當導師。」派特洛坦承當時毫無戒心,會議通知甚至是自己的經紀公司發的,她怎麼也沒想到會淪落到被騷擾的下場。(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權勢性侵,別用「我愛你」強暴我

事後,韋恩斯坦得知帕特洛曾與別人談起這場「臥室會議」時,相當生氣,憤怒的打給她,對著她大吼大叫好一陣子。「 他的行為非常粗暴。」派特洛回憶說,當時真的很害怕自己會喪失女主角的角色,因此也不敢和太多人分享這件事,「有人希望我保密」,她說。

然而派特洛認為噤聲的時代過了,她支持並希望更多好萊塢女星,更多曾遭哈維·韋恩斯騷擾的女性可以站出來,「 現在是時候讓女性好好發聲,清楚地向大家宣告,過去對待女性的那些不合理方式該結束了。」

蕾雅·瑟杜(Léa Hélène Seydoux-Fornier de Clausonne):在好萊塢,哈維·韋恩斯坦這樣的男性掌權者太多了

蕾雅·瑟杜說第一次碰到哈維·韋恩斯坦時,就知道他不是一個簡單的男人,當時他們在一場時裝秀,瑟杜說韋恩斯坦確實是個有魅力,有趣而聰明的人,然而他也相當具侵略性,盛氣凌人。「 他像是在端詳一塊美味的肉一般看著我,並且堅持當天晚上要找我喝酒。」

當韋恩斯坦以會給她一個電影角色,邀請瑟杜上樓到房間喝酒時,

縱使瑟杜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什麼角色,卻因為韋恩斯坦在好萊塢電影圈擁有的強大權利與高階地位而無法拒絕他。「我跟著他和助手上樓,很多女生都很怕他,我也一樣,不敢拒絕他。」

上樓後不久,韋恩斯坦的助手就離開了房間,也是在那時,韋恩斯坦開始失控。

「 我們本來在沙發上聊天,他卻突然撲到我身上,試圖強吻我,我必須捍衛自己,他非常大而肥胖,我必須使出全力阻止他,接著我逃出房間,感到非常噁心。」

然而令瑟杜感到最噁心的是,所有人都知道韋恩斯坦的行為,卻沒有人站出來說什麼,大家就讓這樣的行為在好萊塢橫行了幾十年之久,甚至讓他保有他的巨大影業帝國,相當然爾,可以知道他的權力有多龐大。

瑟杜也提到,我們今天看到的是韋恩斯坦透過實際行為,透過肢體強暴女性,卻不知道這只是冰山的一角,在好萊塢,有太多跟韋恩斯坦一樣,濫用權力的男人,他們可能透過語言侵害騷人女性。「在好萊塢,只要你是女生,你就必須隨時處於備戰狀態,因為這是一個相當厭女的環境。」不然怎麼會有同工不同酬的問題?

女性演員的收入不僅遠低於男性,好萊塢對女性的要求也令人難以置信。「 想想那些審美標準,所有的女演員 30 歲就必須打肉毒桿菌,她們必須完美,這些對女性完美形象的要求實在很莫名,莫名的控制著女性。」(推薦閱讀:為什麼性侵受害者無法反抗?這個世界正在告訴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該

瑟杜說,這整個產業都要求女性成為慾望客體,女明星必須是令人想擁有的,最好是受人喜愛並且令人想擁有的慾望客體。女明星的存在就是在滿足慾望,因此產業中的男性理所當然地覺得,女明星就該滿足他們的慾望與期待,

然而瑟杜想說的是,女性沒有滿足男性慾望的責任,「 因此我希望,這樣的情況終於可以被徹底改善,只有真理與正義能帶我們前進。」

 托尼-安·羅伯特(Tomi-Ann Roberts):哈維·韋恩斯坦要求我在他面前全裸

今天站出來的女明星過去不敢發聲,是因為她們必須保住工作,然而那些因為拒絕韋恩斯坦而沒有工作的女性,卻也因為沒有工作,而沒辦法發聲或帶來改變。1984 年,現在是克羅拉多大學心理學者的托尼-安·羅伯特還是個剛滿 20 歲的女大學生,那年暑假,她在紐約餐廳打工,期望能進入演藝產業。韋恩斯坦是她當時的一個客人,他告訴她,自己和兄弟正在執導一片戲劇,希望羅伯特可以來試鏡,韋恩斯坦熱心的將劇本傳給羅伯特,並邀請她到當時的住所進行工作會議。

當羅伯特抵達韋恩斯坦的住所時,發現他全裸地躺在浴缸中,並對她說,如果想要進到下一階段試鏡,就必須「自在的在他面前全裸」,因為她即將擔任的角色會有裸露上半身的鏡頭。韋恩斯坦還說,如果羅伯特沒辦法在他面前露出胸部,那怎麼可能在鏡頭前裸上半身呢,因此這是個合理的試鏡要求。

羅伯特回想當時是如何一邊道歉一邊落荒而逃,甚至對韋恩斯坦說對不起,是自己太保守,沒辦法完成全裸試鏡。

然而,經過了三十多年,羅伯特覺得,當時根本是被陷害,韋恩斯坦假裝對她有興趣,其實只是想佔她便宜,從來沒有認真想給她電影角色。「 我誰也不是,真不知道當時在想什麼!」

今天,羅伯特是克羅拉多大學的心理學者,專攻性慾望客體的研究,一個自從她遇到韋恩斯坦後開始有興趣並投入鑽研的領域。

羅伯特說這些年來,她都沒辦法看韋恩斯坦的電影,每次一部新片出來,她都會問:「 是韋恩斯坦的電影公司米拉麥克斯(Miramax)出品的嗎?」

哈維·韋恩斯坦在好萊塢的性別暴力事件不是個案,它反應了整個好萊塢,甚至影視產業對女性工作者極度不平等,甚至厭女的環境,如此龐大的問題,不是用個人澄清,賠償,甚至道歉可以解決的。近日站出來指控韋恩斯坦的諸多女明星,包含拿到三百萬「撫慰金」的艾希莉賈德都不只是希望補償,不只是希望單一個體的澄清。(推薦閱讀:騙炮與權勢性侵:「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謬誤

她們之所以願意勇敢說出過去慘痛的經歷,是希望看到整個產業的改變,就如同蕾雅·瑟杜所說的,唯有真理與正義,才能帶動產業的變革。

她們希望,好萊塢的女性工作者可以在安全自在的環境下,自信的展現她們真實的才能,不在受到權利與性別暴力的迫害。

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繼續全心全意的支持好萊塢影業,才能安心的知道伴隨我們長大,那些我們所崇拜的女性演員們,是在一個性別平等,崇尚職業道德的產業,單純的,好好的做一個專業的演員。

 

資料來源(將連至外部網站):

Gwyneth Paltrow, Angelina Jolie and Others Say Weinstein Harassed Them

30 Women Who Have Accused Harvey Weinstein of Sexual Assault or Harassment

'I had to defend myself': the night Harvey Weinstein jumped on me

原題為〈從小辣椒到蕾雅 · 瑟杜!女明星的沉痛告白:韋恩斯坦與好萊塢用權力強暴我們〉;原刊於女人迷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