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妮法蘭克的日記」背後一些令人動容的故事

2017/9/23 — 11:26

這本日記的 Version C 在1947年初版,今年已經是第70周年了。這本書很多人都應該讀過,但其實最令人動容的,是這本日記背後很多相關連的故事。

Anne 當時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可以寫出這樣的一本日記出來,已經顯露了她的觀察力、敏銳、及出眾的演繹能力。她性格也很惹人喜愛,她的率真及坦率,她的敢愛敢恨又敢言往往躍然紙上。以她當時的年紀,在困境中表現出來的樂觀及幽默感,也令人明白到抱有希望是多麼重要。

不過,令這本日記得以出現,到後來又變得如此重要的最主要人物,應該是Anne 的父親 Otto Frank。他是密室八人中唯一的生還者。Otto 本身就是個氣質高貴的君子,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品格瑕疵的人。他對人寬厚大度,作為僱主善待員工,差不多與所有認識的人都能建立正面的關係。正是得道多助,所以這麼多人幫助他,就算冒極大的風險也願意。

廣告

Anne 原本只是想寫下及記下一些自己的想法,不過在1943年中,有一次在密室中聽到BBC的廣播,當時流亡在英國的荷蘭文化部長發出呼籲,叫仍然被困在納粹佔領中的荷蘭人民,要把信件、各類文獻、甚至日記都保留下來,作為將來戰爭完結之後的紀錄。Anne 受到這一說法的啟發,也決心在戰後要成為一個作家,於是便把之前一年多寫下的日記 (Version A) 重新整理一次,往後便繼續寫。由1942年7月一直寫到1944年8月1日,即是寫到他們被捕之前三天。這便成為了這本日記的 Version B 。

Diary 的 Version C 便是由她爸爸 Otto Frank 在原來的日記 (即 Version A 及 Version B)的藍本上整理出來的。刪減的部分,是因為要顧及當時的讀者特點及社會禁忌之外,還是不想把 Anne 對母親的批評公開。另一方面,一同躲起來的另外四個人當然都有他們性格上的缺點,Anne 那枝筆也絕不留情。Otto 君子之處,就是就算同住避難時有過磨擦,他也不想把女兒對這些已經在集中營蒙難的人太不客氣的批評公諸大眾。

廣告

作為全體八人中唯一的生還者,他令這本原本沒有多少人會留意,被公開之後也沒有多少人重視,認為只是一個孩子寫的日記,變成了二次大戰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紀錄。日記不但是寫下了生的掙扎、死的不幸、親情友情、人際間的大愛大惡、人性的碰撞,也反映了那場戰爭之殘酷及暴政之不仁。正因如此,二戰之後已經超過70年,仍然有暴政,而且還要是在經濟蓬勃的情況之下不斷出現扭曲人性的政治迫害,確實令人倍感憤怒。

這本日記及它背後的故事,最重要的是反映了也記録了人性中的光輝。特別是那些冒生命危險幫助他們一家及另外四人躲起來,並持續為他們提供支援的人。

其中Otto 那位女僱員 Miep,更冒險把日記保存下來,她只知道Anne 十分重視這本日記本子,保存下來原意是待她回來之後歸還給她。顯然她也十分重視一個孩子的私隱,只是保存,在差不多兩年的時間之內,她自己沒有讀過那本日記。直到後來她確實知道Anne 已經死在集中營,才把日記交給Otto,之後她才知道原來這本日記可以變得如此重要。但直至多年之後,她仍然沒有居功。到她晚年,荷蘭皇室要向她頒授勳章,開始時她也不想接受。

那一個當年親手把密室中八人逮捕,導致他們被送進集中營,其中七人因此死亡的納粹軍官,戰後曾經隱姓埋名躲起來,後來更在奧地利的維也納當了警察。直到1963年,終於被 Nazi Hunter 找到。當他面對戰爭罪行的檢控,承認了其實沒有收到什麼密報,找到那個密室其實只是幾個偶然因素而造成。最難得的是 Otto Frank 明白到戰爭的悲劇不只是個人的因素而造成,願意出庭證明那位軍官在拘捕他們的時候,沒有作出過傷害他們八人的行為。

這日記後面還有一些相關連的故事也令人十分動容,包括Anne 的一些朋友的不同遭遇。其中有一個後來變成了 Otto 的繼女,即是 Anne 的姊妹。這位繼姊 Eva Schloss 後來自己也寫下了一本書 "After Auschwitz",講述在逃避迫害、集中營歲月及戰後重建人生的經歷。還有那一位一同在集中營的女護士,當時她自己也隨時面對死神降臨,但在 Anne 兩姊妹瀕死之前,還想方法為她們找來一點點水。

這本日記正式出版之後,一直有不少人不相信日記是出自一個小女孩的手筆,也有人懷疑只是 Otto 等人杜撰故事謀取利益,情況就等於仍然有很多 Holocaust Deniers 一樣。直到這本日記本及其他活頁紙手稿交到荷蘭政府手上,成為國家文物之後,荷蘭政府對手稿作出了多方面的科學鑒證。從筆跡、書寫力度、紙張上留下的各種痕跡作出了十分精密的辨識,證實了日記確實是出於 Anne Frank 之手。後來更發現了一些遺失了的缺頁。

由 Version C 到 Critical edition,再到 Definitive edition, 我期待着目前由劍橋出版社及荷蘭政府當局合作整理的 New Critical Edition,據說最快2018年底便會出版了。多年來,也讀到了很多這些相關的故事,一個故事帶起另一個故事讀下去。讀後令我深信,就算面對極大的困境,如二次世界大戰,如納粹對猶太人的無情迫害,但人性中仍然有光輝。比之今天的香港,扭曲的制度似乎不斷把人性的醜惡展露出來,而且更似是毫無底線,真的令人感到十分唏噓氣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