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拉蕊敗選是菁英階級失敗」這個論調 ...

2016/11/10 — 12:00

今天除了被川普(編按:香港有譯特朗普)洗版之外,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關鍵字就是「菁英」了,這是來自於「希拉蕊(編按:港譯希拉莉)敗選是菁英階級失敗」的論調,以及反論。

我對此最大的體悟是:要以簡單的核心概念,解釋複雜的社會現象(例如選舉),有時可行,但有時候是行不通的。無奈就傳播力的角度來說,概念越簡單,觀眾理解越容易,傳播效果越好。

每個致力於資訊傳播的人,都被這個「簡單法則」搞得焦慮不堪,要如實呈現細節,卻又能有效壓縮,在社會科學領域幾乎找不到一套通用的演算法。

廣告

但是,你不把事情搞簡單,就很難讓廣大的受眾聽下去了。這種迎合群眾的壓力越大(面對的受眾越多),就越容易刻意失真或不小心失誤。在台灣,要面對三五萬的受眾,已經很容易失速了,如果是三五十萬,要不犧牲論述的品質就異常困難。

用這個法則去印證政治人物、公知、網紅的論述瑕疵,就很明顯了。「公」與「紅」到一個程度,要維持穩定的走在思想的賽道上,就像開F1賽車一樣困難啊。

廣告

其實我也很常失誤啦,只是很努力控制不要跑到賽道外。有時候看到一些留言回饋/批評,我也只能歸責於自己的能力不足了 — 要是那些細節要一一處理,可能整個篇幅、引述、辯證的密度要高度增加,如果又要兼顧簡單法則,真的是能耐之外了。

所以我對於傳播力千百倍於我的言論,很難用高標準去批判,除非實在是失速與脫軌太嚴重了,不然很少因此影響情緒。

你開個四五家分店的漢堡店,說自己品質比麥當勞好,好像也驕傲不起來啊。

要是分店比麥當勞多,品質還比它好,也沒必要驕傲,因為這表示麥當勞準備進入歷史的塵埃啦。

說回菁英,是指相對的還是絕對的呢?如果是相對的,可能一個群體比另一個群體優秀,就算菁英了。如果是絕對的,那就是在量化標準下的前1%5%,才稱得上菁英吧。不過這個啪數又怎麼決定呢?

再者,衡量的標準是甚麼?是財富,是知識,還是品格或人文素養呢?有錢不一定有腦,有學歷也不一定有智識,相近或正相關的指數,也不是「全等」的。

更別說,在投票這種複雜的群體行為中,條件相近的群體(例如以財富為指標),行為往往是分裂的,有的投A,有的投B,頂多你說A大於B,從中歸納出一些法則,但不能說B不存在。

無法用簡單法則來梳理思路,會讓人感到焦躁不安,甚至可以說,大眾傳播的從業者,就是在販賣抗焦躁的鎮定劑。

我想提倡的是另一種抗焦躁的療法:何妨去享受這個複雜的世界呢?把曖昧、未知、不確定當作是種探索的樂趣,把「無法定論」視為還沒破解的思想關卡,如此一來,焦躁就變成趣味了。

我想在這個時代,人們要開始演化出抗拒資訊焦躁的抗體了。是的,川普很糟,他講過的話,應該是要被判紅牌出場的。他到底是個演員,精心鋪演他符合「簡化法則」的台詞並從中獲利,還是確實是個狂人/瘋子?

我不知道,我們還不能知道。還不知道他會對美國、亞太、世界造成怎樣的影響,這些還有很多焦躁要克服,很多樂趣可以取得。

把如此嚴肅的議題,抽離的看作研究樂趣,是不是有點病態呢?或許,在非得要對抗甚麼的言論戰爭中,有點病態是難免的。電影《危機倒數》(The Hurt Locker),拆彈專家回到家鄉,又蠢蠢欲動想要再度參戰,他的動機,有一段讓我印象深刻的台詞:

You love playing with all stuffed animals. You love your mommy, your daddy, your nature pajamas. You love everything, don't you? Yeah. You know what, buddy? Once you get older, some of the things that you love might not seem so special anymore. Like your Jack in The Box, Maybe you realize it's just a piece of tin and a stuffed animal and then you forget the few things you really love. And by the time you get to my age maybe it's only one or two things. With me I think it's one.

我們得一起享受拆彈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