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帶著矛盾去北韓(一) 與北韓導遊的拉鋸戰

2017/8/11 — 11:51

世界上只容許以旅行團方式到當地觀光旅遊的國家,北韓可算是現存最後碩果僅存的選擇之一。進入北韓國境以後,一般當地的旅行社代表,便會到先到邊境的檢查站,等待團友完成一切的入境手續,就可以開始整個行程。往後的數天旅程中,來自北韓的導遊,將會陪伴著旅客們左右。除了照顧大家的起居飲食,並且在不同景點為旅客進行講解,更會形影不離地窺探著每一位隨團團友的一舉一動,不讓大家擅自離開行程,造成不必要的危險。

因而,在北韓觀光的數天內,與當地的導遊建立怎麼樣的關係,將會主宰著隨團行程的流程,甚至影響著最終旅客能夠在北韓境內,可以看到什麼的北韓真面目。如是者,旅客與導遊間的微妙連繫,當中牽涉到團友以什麼心態,來應對著北韓導遊的隨團安排,例如是以入鄉隨俗的方式,對導遊提出的要求盡量配合,還是嘗試衝擊他們與我們生活方式不一樣的處事手法,就是在北韓旅遊中的一大矛盾。

這一次我們進入北韓旅遊,當中牽涉到兩家不同旅行社的接待安排。在會寧、清津與七寶山的行程部份,是由一家在北韓東北營運的「七寶山旅行社」負責。後來到了羅先市,由於當地屬北韓境內的經濟特區,除了有一地兩檢的安排之外,行程也由另一家在羅先營運的旅行社負責統籌。兩處不同地段,便由兩批不同的導遊負責帶團。明顯地因為會寧與清津,屬北韓政權視之為較政治敏感的地區,隨著的北韓導遊數目尤其多,我們一行12人便有5名北韓人伴隨一起。反之後來到了較開放的羅先,當地只安排了兩位資歷較淺的導遊隨團,可見出地段開放程度不同,安排細節也有其不同之處。

廣告

從隨團的香港旅行團負責人Rubio的分享所言,得知隨著近年越來越外國旅遊到首都平壤觀光旅遊,負責平壤旅遊的旅行社與導遊,也慢慢學會與不同外國人相處,而且懂得如何滿足他們的旅遊需求,例如盡量安排多一些可以讓旅客盡情拍照的景點。但這一次的北韓東北之旅,由於出入當地的旅客,多是從大陸國內到北韓觀光的旅客,旅遊心態上他們與外國人略有不同,鮮會與導遊提出任何觀光要求。久而久之,負責帶團的旅行社,便會源用他們一貫對待大陸旅客的傳統帶團模式。但正因如此,像我們這些來自香港,希望可以多拍照多看到當地人民生活,而且減少參觀那些革命樣板又歌功頌德的北韓金家博物館的「麻煩」旅客,便成了我們與導遊間最主要矛盾點之一。

當然,作為旅客,盡下旅客應有的禮儀,我們不少時候也會盡量不會主動與導遊提出的景點要求,提出異議。例如在參觀北韓革命國母,金正日母親金正淑的博物館時,縱然館內大部份的擺設與展品,都是為了「製造」歷史而後期加工放置,作為旅客我們,也鮮會主動地向導遊提出叫他們感到尷尬的質疑,只會在講解員的背後細聲說出不同意的說話而已。而且,北韓隨團的導遊,由於很擔心旅客旅程中對行程或安排感到不滿,並把不滿在事後透過香港旅行社直接向北韓有關部門反映,令他們受壓,因而經常把「你有什麼不滿請直接說出來呀,不要放在心裡﹗」掛在口邊。而目睹他們每一位導遊,也算是力求盡上最大努力,為旅客提供最好的服務,例如雖然在會寧與清津的酒店內,每天晚上只能勉強供熱水一小時,但作為旅客的我們,深知他們已把最後的待遇,給我們安排。諒解他們,我們也未有過度留難他們。

廣告

但這不代表作為旅客,當遇上北韓導遊的處事手法有違我們的意願時,仍要唯唯諾諾的忍受。偶爾,與導遊們在相處上代著一點衝擊,其實也可以讓他們反思有關安排,是否有修改需要,從而改善北韓旅遊的準則,給予遊客更大的自由度。就如在參與由「七寶山旅行社」安排的行程途中,因為路程頗遠,每天也要很早起床,再乘數小時的旅遊車,才能到達相關景點,但作為較「傳統」的旅行社,他們的導遊也被訓練到習慣在行車的過程中,喜歡在車上花很長時間,為景點作極詳細的事前講解。結果,一向習慣在車上把握時間休息的團友,便對每每被導遊吵醒大為不滿。因而,後來透過香港領導的介入,我們把不滿的訊息轉達給導遊知道,其後他們也學會適應來自不同國家的旅行團,有不同的旅程要求‧這樣的旅遊撞擊,帶出的矛盾對他們來說,也未必是一件壞事。

又例如當在羅先的行程中,當我們正前往參觀當地的一個小市集時,由於北韓一直不願意公開國內的市集,讓外國旅客知道,因而一直只容許外國旅行團的觀光要求,但卻嚴格執行不准旅客攜帶手提電話與相機進內拍攝的準則。但作為在自由世界長大的外國旅客,對導遊貿然沒收自己的貴重財物的無理作風,當時那刻連我自己也極不認同,亦坦然曾經對導遊惡言相向。然而,事後當平靜下來以後,我們最後也深明,能夠有機會參觀北韓這些政權一直不願意向外公開的市集,其可貴之處也應在拍攝上作出合理的讓步,結果我們也有盡量配合,繳出手機與相機後才下車參觀。這種跟導遊的要求,以適度的拉鋸,並最後也願意盡力配合的態度,不失關係之餘,也可以讓他們更懂得外國旅客在參觀時的堅持,他朝日後如果北韓有關方面更對外國旅客的行為更有安全信心時,或許可以讓他們的旅遊要求更與國際接軌,不斷進步。

說到底,北韓導遊實切執行的旅遊底線,其實也是源於他們對外國旅客在北韓旅遊時,作出的行為欠缺安全信心保證所致。就如在這一趟到北韓旅遊的過程中,我也未有向任何一位導遊表示過,我是懂得他們口所說的「朝鮮語」。但就在行程安排中的「海七寶 home stay」裡,當天晚上我與當地家人以「朝鮮語」直接溝通後,第一次展示出我的語言能力後。翌日早上,或許是那家人向我們隨團的導遊通風報信,有一位較資深的導遊便以一種極不友善的態度,向我問下是否擁有韓文名字的問題,意下明顯是對我為何未有行程中,坦然表明我懂「朝鮮語」,背後是否有不可告人的不懷好意感到不滿。然而,其實如果那一刻,當他們知曉我是懂「朝鮮語」的事實後,不是以這種提問態度來測試我,而是輕鬆地跟我對話,或許效果會截然不同。

所以,在與北韓導遊相處時,雖然他們已是較多與外國人接觸的一群人,但由於各種原因,他們對外國人的戒心依舊存在。適當時候,在敏感的範圍下,讓他們感到對外國人的好客,但在他們旅遊態度上,有空間改善的領域下,卻又可以嘗試衝擊一點點,這樣的跟導遊相處模式,也許是最有效能收兩面好處的辦法。

 

原刊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