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笑話窺見英式政治手腕

2018/5/30 — 14:47

西敏宮 The Palace of Westminster

西敏宮 The Palace of Westminster

前幾天隨意寫了兩句關於英國的故事,意外地受歡迎,今天就再寫兩句輕鬆的。

英國人說話很抵死,寸人不見血。就好像之前提過的邱吉爾,有次在公開場合,一個很不喜歡他的中年女人走來說,如果邱吉爾是她的老公的話,她就會在咖啡落毒毒死他,邱吉爾聽了,沒有學英國某個在遠東的前殖民地的官員一樣,叫差人「果斷執法」,相反,他笑了一笑,說:「If I were your husband, I’d drink it.」即是說,我係你老公的話,我去死好過了。夠寸了吧?

當年又有個「鬼佬」大狀前輩跟我說,倫敦有個御用大狀很厲害,有一次,他在法庭上跟法官你來我往,咄咄迫人,法官招架不住,生氣了,就質問那個大狀:「Are you trying to show your contempt to this Court!?」,不料,那個大狀卻不溫不火的說,「No my Lord, I am trying to conceal it.」即是說,對,我真的很看不起你的 IQ,但我正努力掩飾啊!

廣告

還有,英國國會每星期三都有個首相答問環節,當中最精彩的就是一開始那十分鐘,首相跟反對黨領袖單挑,火藥味跟娛樂搞笑並存。2006 年中的一次,在野保守黨黨魁 Cameron 放假,由前任保守黨黨魁 William Hague 頂上,工黨見了,一開場就一邊陰陰嘴笑一邊說:「The Tories (即保守黨) are so green that they are recycling their leaders!」

表面上是讚保守黨很 green 很環保,但 recycle (循環再用)這個字嘛,九成是指廢物,因此,實際上工黨是罵保守黨的領袖是垃圾。但保守黨聽了,又沒有學英國某個在遠東的前殖民地的官員一樣面黑,只是陪笑。

廣告

英國跟美國不一樣,美國地大物博,要咩有咩,於是多少有種牛仔性格,但英國不過是個小島,如果凡事靠打靠嚇的話,不要說曾經支配大半個地球了,生存也成問題。

於是,幾百年來,英國政治家培養出內斂自制的手腕,總之話到口中留半句 ,理從是處讓三分,有權不會用到盡,有錢不會賺到篤,不單遵守白字黑字的法律跟合約,更明白什麼叫君子協定,跟某大國的「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哲學不盡相同。

當今世上沒有白紙黑字的憲法的,可能只有英國了,但卻行之有效,這就是他們的厲害。因此,每當美國政局混亂之時,總會有笑話說,美國當年脫離英國獨立,實在是個 mistake,但只要美國人肯認錯的話,Her Majesty may be ready to take us back.

世界曾經有過很多的帝國,但好些軍事實力沒了,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好像橫跨歐亞的蒙古帝國,它的語言、法律、政制等,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二十世紀的共產帝國也差不多,沒有多少人會懷念它。

宏觀幾千年以來的西方文明,影響最深遠的,除了是千年以前的羅馬帝國以外,肯定是大英帝國。對,英國在非洲跟印度等的殖民史的確有不光彩的一面,但埋單計數,英國對人類的貢獻,遠遠是功大於過了。

(註:千多年前中國的唐帝國多少也曾經有過這種文化影響力,但不幸的,都成過去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