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韓劇《Signal》— 意會光州 518 民主運動 37 周年紀念

2017/5/18 — 12:50

韓劇《Signal》宣傳圖片

韓劇《Signal》宣傳圖片

我對「518 光州民主抗爭運動」感覺投射尤其濃厚,或許是因為自己首次踏足韓國生活,並建立感情的地方,不是傳統冷冰冰的首爾大城市,而是遠在全羅南道首府的光州。

當年第一次留學韓國,有幸受邀到了不論從韓國政經脈絡,或是人文歷史上都充滿著民族傷痕的光州市,生活了 3 個多月時間。在這 3 個月內,自己與不少的光州市民相處,感受出他們有一種自成一格的特殊感情,好像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裡,縱使與對方不太相熟,甚至素未謀面,但也會在偶然遇上時向對方送上一個親切的笑容,或是簡單的向別人問一聲「你吃了飯沒有?」的純樸慰問。對在大城市生活的我們來說,忽然遇上這些叫人感到「不舒服」的過度入侵私人生活的慰問,的確容易產生冒犯的感覺,但如若從他們過去數十年的人文歷史的發展中窺探,便能更透徹地理解為何光州彌漫著一種比首爾與釜山這些大城市,多了一種市內民眾向心的凝聚力。

這個轉變,大概可從 1980 年 5 月 18 日發生在光州的一場由獨裁者發動的屠城鎮壓說起。37 年前的今天,應對著前獨裁者朴正熙被暗殺身亡,軍人統帥全斗煥發動了軍事政變奪權後,光州市舉市的市民對國家再一次陷入軍統管治大為憤怒,由學生開始決定發動一場向獨裁者以死相待的革命。這一場反政變的民主抗爭運動,就是由 5 月 18 日開始。當時,全斗煥為了向光州市民施加最大壓力,阻礙他們繼續發動民眾運動,決定以海陸空的方式,全面封鎖全國通往光州的交通網,並且禁止一必物資運往光州,希望以圍城來斷絕光州與全國各大城市的糧食來往,迫使他們放棄抗爭。

廣告

但是光州舉市的民眾,未有因被封城感到惶恐而自亂陣腳,反而更因而鼓動了他們自發舉辦一場「市內自救」運動,以各自的專長發揮市內自給自捉的模式,好像農民便免費把糧食送給學生,而藍領工人則協助農民耕作,懂駕車的人又會幫手運送物資至前線,醫院內的醫生與護士亦會主動為學生提供免費醫療服務,總而言之光州市內在那段時刻,便實施著一種「烏托邦式」的自治生活,來應對被政府封城的困境。

後來,抗爭之火一直未有因封城而熄滅,反而越燃越旺。心急如焚的全斗煥,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決定下令派海陸空三軍進入光州,並向當時留守在光州市中心大街的市民下格殺勿論之令。最後,軍人在接到軍方最後的指令後,無情地向手無寸鐵的市民亂槍掃射,並且大舉進城追捕一眾參與示威的民眾。結果,據 518 民眾運動紀念組織統計,整件屠城事件最終造成了 2000 名以上含冤被殺的亡魂,亦深深地烙印著光州市民與首爾政權的血海深仇。

廣告

自始以後,光州民眾便懷著一種與其他大城市的市民,與別不同的內部凝聚力,好像延續了當年自給自足的自治生活情感,大家不分彼此,如同一家人般幫助對方解決問題。另外,他們縱使一直面對著出身自慶尚道的青瓦台政權,把國家所有資源都向他們的家鄉傾斜,刻意地放輕光州市內的基建發展,使市內發展尤其落後,也未曾出現任何嫉妒之意,甚至放棄向不義政權聲討當年屠城責任的艱困抗爭之路。

雖然一路走來的抗爭並不平坦,但光州市民一直未有放棄,結果待了十數年以後,等到首位出身自光州的總統金大中上台,光州民眾抗爭運動終於得以重新獲得國家的正面肯定與評價,而市內一直落後的基建發展,也慢慢獲得應得的國家資源供應,讓光州可以重新感到自豪地站起來。而光州市民亦好好傳承著這種對別人有義氣、團結、凝聚力與溫情的特殊情感,至少迄今為止,自己最要好且感情關係最深厚的韓國朋友,全都是來自光州。

時至近年,光州民主抗爭的歷史貢獻卻被重新掌權執政的韓國保守派政黨借以醜化,時以當年或許有北韓間諜滲入運動之中,肯定獨裁者有下令屠城的必要性:時又以紀念光州民主運動的歌曲《為您的行進曲》有左傾問題,在李明博與朴槿惠的總統時代,便反對以此曲作為整個「518」典禮的官方紀念歌曲,只容讓合唱團伴唱。但縱使保守派如何阻擋,也無法改變整體韓國民眾對光州民主抗爭一事的既有正面評價。

到了上年年底前總統朴槿惠嘗試修改韓國中學生的歷史教科書,以偏頗的歷史觀重新為獨裁者取得正面評價,引來舉國上下大量學生與教師不滿,借她與崔順實的干政醜聞一事,拿著燭光發動另一場媲美 1987 年 6 月韓國民主化抗爭的力量的群眾運動。最終,上周韓國 1,300 多萬名國民,以實體投票完成了這一場「玫瑰革命」,選出了在野民主派出身的文在寅成為新一任韓國總統。就在上任後的首天,文在寅便決定撥亂反正,支持重新在今天舉行的「518」官方紀念儀式上,以《為您的行進曲》作大會的主提曲,相隔十年後再一次彰顯韓國應有的民主與公義精神。

在這裡,忽然聯想起前年一套深深影響著韓國民眾的劇集《Signal》,當中劇終前的一些對白,尤其能反映出光州以至整個韓民族過去數十年間抱持的民眾價值。當時,身在 80 年代的刑警李材韓,忽然透過對講機與 2015 年的警員朴海英聯接上,他說到:「那邊也一樣嗎?只要有錢有靠山,就可以為所欲為,吃得好喝得好嗎?畢竟過了 20 年,總會有些不同吧 ... 只要犯了罪,不管是有錢還要有後台,都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那不是我們警察應該做的事嗎?不論如何,我也不會放棄,直至最後,因為我相信只有把真正的錯誤糾正,才能改變過去,繼而改變未來 ...」

朴海英便接著說到:「只要不放棄,就有可能打倒看似無法戰勝的權貴,只要不放棄 ...」其實,光州的民眾就是一直都抱持著這種對改善韓國社會不正之風的強悍心態,一直也不放棄與濫權的獨裁者及其後代派系抗爭,最後把播下種子種成了數以千萬計的玫瑰花,綻放在光化門廣場上,推翻了苟然殘存的獨裁惡習傳統,在 2017 年開創出一條代表著韓國未來走上新社會方向的美好大道。


影片來源:TSKS 韓劇社
翻譯:鳳凰天使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