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全球海洋支點」論看印尼與中國關係

2018/2/1 — 11:54

2014年,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在與東盟關係密切﹑於2005首先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辦的東亞峰會(East Asia Summit)提出「全球海洋支點」論(Global Maritime Fulcrum)。這個印尼未來發展願景,有五大支柱,分別是:重建海洋文化,管理海洋資源,構築海上走廊,進行海洋外交,以及增強海洋防衛。

對在2013年於習近平訪問東盟行程中提出海上絲綢之路的中國而言,印尼面向海洋的發展願景,相當具吸引力。這篇文章會簡單梳理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戰略研究部協助審稿的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期刊《國際展望》﹑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以及中國幹部學習網 的評論觀點,從中國角度看印尼的海洋發展方略。

2016年印度中國研究所(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比較中國與印尼海洋戰略的論文China’s Maritime Silk Route and Indonesia’s Global Maritime Fulcrum: Complements and Contradictions ,對印尼海洋戰略屬性的分析,相當一語中的:這個戰略是本土發展政策多於外交政策,其一大用意是增強連繫印尼境內分散的島嶼,為國家經濟增長尋找新動力。這種理解意味,中印海洋戰略,存有不少互補空間。上述中國研究機關的評論,基本上都是以此理解為出發點。

廣告

《國際展望》文章﹤“一帶一路”與印尼“全球海上支點”的戰略對接研究﹥認為,印尼的海洋發展方略有兩大目標:開拓國家新的經濟增長動力,以及引入外資協助國家發展。按文章分析,印尼經濟增長受起碼兩個因素制限:第一,基建不足。例如,印尼境內鐵路長度位列世界第三十五位,公路位列全球第十四位。事實上,在世界銀行2016年物流積效指數(Logistics Performance Index),印尼位列六十三,遠低於印度的第三十五位,中國的第二十七位,香港的第九位,以及新加坡的第五位;第二,印尼經濟發展向來側重陸地,依賴農業與原材料出口。提出「全球海洋支點」論,反映印尼以善用海洋資源為新經濟目標,也意味印尼目光變得外向,重視對外聯繫與外來助力。中國上述評論都不約而同指,印尼提出「全球海洋支點」論,說明印尼進入重新重視海洋的時代。

若然印尼新海洋戰略與基建有關,這預示印尼將需要龐大支出,印尼變為外向﹑希望吸引外資,也變得容易理解。上述中國評論,都留意到印尼未來所需的龐大支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的評論﹤重新重視海洋:印尼全球海洋支點願景評析﹥指,印尼其中一個應對,是佐科威上台後,便著力廢除政府燃油補貼,為國家節省開支,但這也令佐科威民望下滑。

廣告

緣何佐科威要提出「全球海洋支點」論?這同樣與佐科威尋求民意支持有關。上述不同中國評論都有提到,2015年印尼調查研究所(Lembaga Survei Indonesia)民調顯示,只有少於三成受訪者滿意國家經濟狀況,滿意度遠低於國家安全、反貪、法律、政治四項。

中國評論認為,中印海洋戰略可互補之處,起碼有兩點:第一,中國可為印尼提供基建投資;第二,印尼能令中國能源新供應變得更多元化。不過,中國研究員也同樣意識到中印合作的未來挑戰,其中三點是:第一,印尼的海上執法,與中國存有衝突;第二,印尼國內對華人看法,或會令中印難以進一步親近;第三,日本在區內尋求經濟合作的競爭。2015年中國擊敗日本﹑在印尼贏得首個海外高鐵項目之後一波三折,2017年5月前印尼首都雅加達華人省長鐘萬學因被指「褻瀆」《古蘭經》而入獄﹑繼而引發印尼排華浪潮再臨的憂慮,2017年10月印尼海洋漁業部長蘇西(Susi Pudjiastuti)下令炸沈中國漁船等事例都暗示,中印關係也許會不似預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