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大選在即 極右政黨勢躋身議會 或成最大反對黨

2017/9/22 — 15:40

另類選擇黨創辦人之一、副主席Alexander Gauland,早前呼籲德國人應有權為二戰時期德軍的「成就」感自豪,過火言論引來爭議;聯席黨魁之一Alice Weidel是一名公開出櫃的女同性戀者,成為該黨吸納同志票的要員。

另類選擇黨創辦人之一、副主席Alexander Gauland,早前呼籲德國人應有權為二戰時期德軍的「成就」感自豪,過火言論引來爭議;聯席黨魁之一Alice Weidel是一名公開出櫃的女同性戀者,成為該黨吸納同志票的要員。

德國大選將於周日(24日)舉行。民調預測,主張反難民的極右翼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取得12%選民支持,有望首次躋身議會。近年極右主義抬頭,AfD除了取得本土德國人支持外,亦積極向國內少數民族及同性戀者招手,累積愈來愈強大的民意支持。

AfD看準缺口爭俄羅斯少數民族選票

選前的民調顯示,主張反難民、反歐羅的AfD,或能在今次大選中取得高達12%的選民支持,有機會在598個議席中瓜分近50席。假設德國兩大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及社會民主黨(SPD)繼續組成聯合政府,支持度排第三的AfD就有可能成為最大的反對黨,政治實力舉足輕重。

廣告

在德國居住了約140萬至400萬名俄羅斯少數民族,傳統政黨甚少關注這些人的需要。有報告指出,這些俄羅斯人對西方民主死心,普遍對政治議題不感興趣。而AfD正好看準缺口,致力爭取他們的支持。

在眾多政黨當中,只有AfD主動爭取俄羅斯少數民族的選票。去年秋季,該黨已經在柏林的地方選舉中派發俄羅斯文的單張;今年8月他們在馬德堡舉行了一場「俄羅斯會議」,會上有講者大力吹捧俄羅斯總統普京,又警告大眾提防「伊斯蘭入侵」。

廣告

2015年歐洲爆發難民危機,默克爾對難民採取歡迎的態度,引起國內不少民眾的不滿。這些俄羅斯人雖然是德國的少數民族,但不少卻與AfD一樣抱著反難民的立場。在柏林任職護士的Olga Vitlif坦言,明白為何難民會想湧入德國,「但我不覺得可以與非法入境的人團結起來」。

「國家主義同性戀者」冒起

同性戀族群亦是另一股支持AfD的新勢力。AfD主張倡導「傳統家庭」價值,表明要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理論上應該難以贏得同志選票,然而現實上情況卻是剛剛相反。由於部分穆斯林對同性戀立場保守,令不少同志對難民極反感,而AfD正好成為他們的希望。

男同志Karsten與伴侶Sven 曾經在街頭遇襲,警方及後證實施襲者為穆斯林極端分子。事件令Karsten成為了AfD的支持者:「我不認同他們(AfD)的說話,但如果我們都遇襲,這地方對已出櫃的同志實在太危險。我們需要一個願意公開談論此問題的政黨。」

Karsten及Sven絕非個別例子,2016年當地一本男同志雜誌《MEN》進行調查,發現有17%同志都支持AfD,比例遠高於全國平均值。德國當地近年甚至興起新詞語「國家主義同性戀者(Homonationalism)」,專門用來形用這此政治立場極右的同志。

而AfD的聯席黨魁之一Alice Weidel是一名公開出櫃的女同性戀者,並且與伴侶領養了小孩。身為一位女性經濟學家,Weidel成為極右政黨的溫和面孔,亦成為該黨吸納同志票的要員。

默克爾連任大局已定 投票率或低下

除此之外,外界預期今次選舉投票率或偏低,這同樣有利AfD選情。根據民調指,CDU仍然大幅領先,默克爾繼續連任幾乎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在此情況下其支持者投票意欲或較低,民調指34%人都不打算或未決定會否投票。

AfD進入議會後,將會對整個德國政壇帶來甚麼影響,對此各方分析意見分歧。歐洲改革中心首席經濟學家Christian Odendahl認為,CDU及SPD作為偏中間的兩大黨,不會對極右政黨有所容忍,相信AfD只會慢慢被消滅。

但英國工黨前歐洲事務部長Denis MacShane則認為,邊緣政黨的影響力不能忽視,情況就如極右民粹的英國獨立黨堀起。AfD副主席Bronson聲稱,該黨將會大大改變議院文化,令議員更認真對待移民及國家安全等事務。

 

相關報道:BBCCNN衛報半島電視台環球郵報路透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