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過無數天災人禍 但一名羅興亞難民的苦難故事 仍然讓他愣住了

2017/10/20 — 15:15

美國記者 Jeffrey Gettleman 昨日(19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紐約時報網站截圖)

美國記者 Jeffrey Gettleman 昨日(19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紐約時報網站截圖)

在緬甸的羅興亞人,被形容為世界上最受逼害的少數民族。自緬甸若開邦(Rakhine)於今年8月爆發武裝衝突,聯合國估計至今已經超過1000人死亡,大約80萬名羅興亞人逃往鄰國孟加拉。曾到位於孟加拉及緬甸邊境難民營採訪的美國記者 Jeffrey Gettleman 昨日(19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談及自己近日採訪羅興亞難民Rajuma的經歷。

Gettleman形容,訪問 Rajuma — 一位被緬甸軍隊燒毀了村莊、殺掉了孩子、再輪姦的羅興亞女士,是他一生中最壞的訪問經驗。

Jeffrey Gettleman 是2012普立茲新聞獎得主他指,過去二十年,自己曾採訪蘇丹的種族清洗,見過孩童在伊拉克被炸得支離破碎。他曾被派遣去有地震、颶風、內戰、國際戰爭、飢荒的地方,幾乎可以稱得上為一個「了解絕望的專家」,但Rajuma的故事令他愣住了。

廣告

Rajuma是一名羅興亞回教徒,現身處位於孟加拉的難民營。

上星期的報導中,Rajuma 告訴了讀者她的故事:「人們抱住士兵的腿,哀求士兵饒他們一命,」「但士兵們沒有停下來,他們踢開這些人,殺死他,用刀砍,用槍射殺,強姦我們,直到我們都失去知覺。」

廣告

Gettleman指,Rajuma 的遭遇並非單一個案,她所說一切與其餘十幾個受訪者的經歷都非常吻合。

緬軍將孩子抛向火堆

Rajuma,Gettleman 及翻譯員三人屈身坐在難民營細小帳幕裡面,Rajuna 開始憶述自己的經歷:緬甸士兵燒掉了她的村莊,殺掉了村內的男人,她抱著還是嬰孩的兒子,涉着水深及胸的河流,一名士兵走近點名,重擊她的臉,士兵奪過她懷中孩子,拋向火堆,直至孩子停止了他的尖叫,而她則被拖到一間屋被輪姦。

Rajuma 說著,開始低聲哭泣,Gettleman 眉頭緊皺,開始討厭自己。

Gettleman 反問自己,「為什麼我要這樣對待她?有任何人會希望看到這樣醜陋的故事嗎?我自己也不想寫這篇報導。」

Gettleman 指,當他在難民營裡看見很多羅興亞男人為了一包葡萄糖餅乾須要輪候多時,了解到羅興亞人多年來被緬甸政府非人地對待,就有如生在納粹時期的猶太人,也有如生於盧旺達種族清洗時期的圖西族。

他想,如果沒有記者的報導,或許情況會更加壞,就像告訴 Rajuma 世界不在乎她遭遇過的痛苦。

Gettleman 說,如果在美國人的文化裡,他們可能會說「去見心裡治療師吧」,但他知道,Rajuma 只能回到自己的塑膠帳幕裡面,回憶那些被記者要求回想的事件。

當記者最壞的一部分,感到愛莫能助

「如果 Rajuma 正在我面前流血並須要我的幫忙,我絕對不會猶豫,但這不是這樣的:她的孩子已經死了,而她的創傷將永遠不會痊癒。」

Gettleman 不自在地與 Rajuma 握手道別,只能以自己僅僅懂得的幾句孟加拉話,說「我很遺憾」,便看著這名女士沒入羅興亞難民人群之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