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擊掌中,感受北韓運動的友誼之手

2017/8/8 — 11:4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晚上,在漆黑一片的北韓會寧市大街的街尾,唯獨只有一棟兩層高,寫著「會寧酒店」的建築物,一直亮著微量的光線。在酒店大堂內,看到掛在天花板的電視機,一直反覆播著昨夜北韓成功發射導彈的新聞片段 - 「昨天晚上,在偉大的金正恩元帥領導下,我們共和國成功發射了火星 14 號洲際飛彈」- 站在電視前的北韓女子,目不轉睛地看著火箭升空的一刹那,雖然她看起來尤其平靜,但從她留守在電視機前,直至片段播完為止才慢慢離開,便知道打從心底裡,國家發射導彈成功,是叫她感到對政權自豪的大事。

時間倒回至下午,在當天北韓會寧市的旅程裡,我們旅行團安排了參觀了位於當地,一間名叫「金基松中學」的學校,與校內的學生進行交流活動。從簡陋的地下走上二樓,變得空空如也的課室,原來大部份學生們也走到了學校前的球場內,男的在進行足球比賽,女的則在練習著排球開球動作。據說,北韓平民百姓最喜歡的運動,就是足球與排球,原因是這兩項運動都是以團隊為主,一方面有助培養民族的團結意識,而且不論足球與排球,都是簡單得只需要兩個龍門,還有一個高網的設施,便可以進行比賽的活動,對生活條件一般的北韓人而言,這就是他們最能享受的廉價娛樂。

走到沙地的足球場裡去,看到兩隊北韓中學男生正進行足球比賽。本來擔心會打擾他們,但實在因為太希望可以與北韓學生一場起踢足球,結果便膽粗粗地向北韓導遊提出,能否加入參與他們比賽的疑問。誰不知負責訓練足球學生的校內老師,二話不說地表示非常樂意讓我們加入。在一聲哨子聲後,他吹停了比賽,叫我走進球場,先與兩隊學生續一擊掌握手,在先禮而後兵之後,我們便開始了比賽了。

廣告

已有一段日子沒有再踢足球,一方面雖然技癢,但在沙地上踢足球,很快便感到很吃力。本來還很擔心便成為隊友們的負累,想不知那群學生不但每每在控球在腳時,都會先望向我在所在的位置,然後不斷把球傳給我。每當球落在我的腳下時,或許是北韓老師預先跟學生們提醒,要向外國人擺出友善與帶有禮貌的姿態,盡量避免不必的碰撞,減少跟對方產生爭拗的可能,我也感到對方的球員,都會稍稍退開一段距離,讓我可更從容地把球向前推進,進行射門或傳球。

比賽結束前,我有幸射進了一球。就在進球的那一刻,我身邊的隊友也帶著歡笑地走到我面前,與我擊掌慶祝。跟他們手貼手的一剎那,我知道這就是運動能夠把人與人之間,滿以為敵對狀態的格閡,徹底地打破的魅力所在。因為我把球傳給你,而你又再把球傳回給我,再後來把球成功射進網窩的喜悅,那一瞬間,我與他們也就是凝結在單純的友誼之中,這就是比什麼洲際飛彈更具魔力的國際語言。我開心,他們也從中獲得快樂,就是這般簡單。

廣告

兩天後,在北韓海七寶的沙灘上,我們一團遊客再一次有機會與當地民眾,以運動進行文化交流。沙灘上有一群正在享受著排球比賽的北韓人,你來我往地把球在球場兩邊推來打去。有了跟學生踢足球的經驗,這一次我與其他團友,便變得更積極主動地,加入他們的比賽之中。

相比於足球,排球與我的關係更陌生,不懂打排球的我,一直只懂在球場內的前後左右走來走去。當球落在我的附近時,雖然我擊球所在的位置並不理想,但隊友卻會經常很有禮貌地讓開,讓我可以享受多一點參與比賽的機會。記得有一次機會,我鮮有地成功把球擊中,取得一分後,高興地叫了一聲「Yes﹗」對方的一名北韓隊員,縱然失了分,他自己的英語能力也不高,但也竟然與我開玩笑地回應了一句「Yes﹗」弄得我們一群十數位在球場內的球員都哭笑不得。

當然,那一刻,我相信在他們每一位球員的心目中,兩天前國家成功發射了洲際飛彈,能夠樹立國威,仍然是叫他們最引以自豪的國家大事。但如若放下嚴肅又離地的國與國對立,回歸至簡單人與人無分你我的平民生活交流,其實北韓人某程度上,也是天真得很容易把歡樂掛在臉上,一個球,一班無論是穿上運動服或是西服的百姓,只要走在一起,便能夠開開心心的與外國人打成一片。這就是西方媒體以外,我們從未有看過,但實際上卻是一直存在著的另一種北韓形象。這一形象,難以言喻,必須親自走北韓,與活生生的平民接觸,才能感受出來。而那種魅力,是多少支導彈多少顆核彈,也換不來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