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加坡的理性「去殖民化」 —《小邦大治》書評

2018/4/6 — 15:26

《小邦大治》封面

《小邦大治》封面

【文:尹瑞麟】

在今年三月的全國政協會議上,有港區政協委員建議中央在合適時間促使特區政府「去殖民化」,具體舉措是從香港地名和道路名開始,袪除或減少殖民政府留下的符號。建議本身肯定是政治正確,但一如特區政府不少的施政,缺乏全盤的理性思維,最終可能鍛羽而歸。歸根到底,什麼是去殖民化?去的是什麼,保留的是什麼?去和留之間,需要建設的又是什麼?

無獨有偶,明年是英國遠東殖民帝國的奠基人之一萊佛士(Raffles)登陸新加坡200周年,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今年的新年獻詞中鼓勵國人適當地紀念這日子,因為,「這是新加坡的一個重要裡程碑,也是讓我們反思國家如何形成、一路上如何走過來,以及如何繼續向前進的時刻」。李顯龍強調,在萊佛士的帶領下,新加坡從一條落後的轉口商港漁村「走上了另一條道路,讓新加坡得以成就今日光景」。

廣告

與李顯龍發表新年獻詞的同時,新加坡聯合早報在其題為以史為鑒開創未來的社論中表示,「新加坡的今天,來自於過去的經歷﹔新加坡的未來,同樣取決於如何從歷史中汲取正確的教訓。英國人萊佛士於1819年登陸新加坡,之後建設為區域貨運及航運中心,逐漸形成今天繁榮的新加坡,其中一以貫之的價值,就在於對世界採取開放包容的胸懷。新加坡未來的希望,應在於傳承這個價值且繼續發揚光大」。

在法治建設方面,社論指出,「萊佛士在新加坡建立的法律典章制度,仍然影響至今。新加坡未來的可能命運,也必須從這個歷史階段去理解和思考」。在社會的精神面貌方面,社論稱, 「今天的新加坡是萊佛士所代表的西方現代精神的延續。當年建立新加坡所根據的重商主義考慮,到現在依然有其意義。200年前的新加坡以商港及轉口貿易起家,講究的是四海包容和童叟無欺。這種重視開放和公平的精神,也體現在本地整體社會的基因上」。

廣告

社論還進一步表示,「所有社會都避不開歷史與政治的內在緊張,但成熟與正確的態度,應當是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保留對其解讀的百家爭鳴」。新加坡這種對待歷史的成熟和理性的取態,對照今天的香港,顯然擲地有聲。

若烹小鮮的《小邦大治》

對於新加坡去殖民化的經驗,國內學者歐樹軍(人民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和王紹光(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在其新著《小邦大治:新加坡的國家基本制度建設》(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中,作出了頗為深入的論述。《小邦大治》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籌劃的「中國政治發展與比較政治」叢書之一,目的是幫助中國更好地處理國際經驗與本土政治發展的關系,但從內容看來,對於無論是中央治港機構及特區政府,均具參考價值。

作者在書中強調,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建黨初期便經已做出了如何看待去殖民化的歷史選擇,即從去殖民化中尋求執政的代表性,在國家制度建構中謀取執政的正當性(或合法性)。該書特別提到,在建國之初,為了爭取民心,人民行動黨將工業化作為激活經濟施的同時,全面推進一系列與人民群眾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諸如公共住房、基礎設施、教育、衛生、醫療和社會福利等領域的改善,致力將新加坡建設成為一個以中產階層為主體的、富裕的費邊式(Fabian)式社會主義國家。

換而言之,新加坡精英們的去殖化不是一個抽象的理論追求,也不是一個混亂的歷史時刻,而是一個細緻的國家建設故事。作者指出,「向貧窮和落後宣戰的長遠戰略,也在新加坡形成共識,既為新加坡政府贏得最可靠的政治正當性,集聚了必要的物質和財政條件,也為新加坡政治秩序提供了長期穩定的社會制度保障」。更值得一提的是,書中強調,一個分化的社會更有利於殖民統治或使人民緬懷殖民統治,故此,「新加坡特別重視社會分享價值觀的締造」及「以廉潔、效率和公正作為統領核心」。

無庸贅言,新加坡在施政方面,可以談的還不少,而新加坡的經驗也不一定完全適合今天的香港。第一,早年新加坡面對的是來自中國、印度和東南亞各地的移民,宗教和種族多元,教育程度偏低。故此「行政主導的發型政府」管治模式更適合當時的新加坡。第二,新加坡面對的挑戰是建國,香港面對的是以一國兩制之下的特別行政區。具體措施可能不同,但新加坡的理性務實,細緻和以人民利益為本的施政取態,對於今天的特區政府,仍具暮鼓晨鐘的啟迪作用。

晉身第一世界的新加坡

時任新加坡資政李光耀,在其於2000年出版的題為《From Third World to First: The Singapore Story - 1965-2000 (從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1965-2000,新加坡歷史)》的著作中,展示其希望將新加坡發展為第一世界國家的願景。今天,新加坡是成功了,也是華人管治的地區中首個晉身成為第一世界一員。

相對而言,如果按人均GDP計算,今天的香港與新加坡不相伯仲,財政儲備更以倍數高於新加坡,但我們能夠有自信地宣稱我們也是屬於第一世界嗎?步入深水埗和分佈於全港多個地區的劏房戶,廁廚合一,以及無數老年人拮据生活的狀況,恐怕就連第二世界都不如的第三世界光景。因此,香港需要的不僅是政治正確的去殖民化,而是理性務實,以民為本的「去殖建設」。

 

作者個人簡介:時事分析員,前策略發展委員會成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