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 • 雙城記】在南洋看《救殭清道夫》 香港電影的長相廝守

2017/3/21 — 11:53

背景圖片來源:《救殭清道夫》劇照

背景圖片來源:《救殭清道夫》劇照

剛在16日於香港和新加坡上映的《救殭清道夫》,是我堅持了數年“港產片,廣東話”的原則下,第一次破例買票走進獅城電影院,看北京話配音版本的。會看這部《救》的原因,就是看投資在這部電影的新加坡製作公司,如何交出怎樣的成績單。步出電影院,覺得電影所要傳達的訊息,就如主題曲《長相廝守》一樣,講述香港電影工作者,在1997之後的大環境,對於本土電影,有著長相廝守情懷。

距離上一次的殭屍電影的公映,就屬麥浚龍的四年前的《殭屍》了。更早一點的,和大家想的一樣,已故的林正英所主演的殭屍道長系列的電影。麥氏的電影在視覺上,給我無限的震撼,卻在結尾來了一個大逆轉,無法在我心目中的香港殭屍電影系列,列爲經典之作。而《救殭清道夫》的前導預告片出爐的時候,Babyjohn飾演的張春天用手機拍茅山符咒的片段,令我感到莞爾,有即刻告訴大家的衝動。分享那段預告片的時候,我的Facebook新加坡華人朋友圈的反應都很直接,還把以前殭屍道長所念的口訣給打了出來。他們的回應,不禁想起了以前看完電影,然後熱烈地討論的時光。

廣告

《救殭清道夫》劇照

《救殭清道夫》劇照

廣告

香港-中國的合拍片成了風潮之後,殭屍和鬼片,這兩種把香港電影塑造成獨具一格的題材,從我們的生命中消失了。哦,不,是更早以前,當《新暫時停止呼吸》在1992年發行之後,殭屍片就在華語影壇消失了二十一年,以民初奇幻連續劇形式轉戰小熒幕,到2004年亞視推出《我和殭屍有個約會III》之後,一代港產片劇種時代就暫時劃下了句點。要不是香江社會在近年出現重大變化,殭屍片可能會真的永遠地消失,成爲電影歷史學上的一個名詞。

看過《救殭清道夫》(後面簡稱《救》),感覺電影和其工作者有濃厚的一脈相傳韻味。劇情提到自古以來都有殭屍出沒,香港政府組織了一個,隸屬食物環境衛生署的秘密組織,Vampire Cleanup Department。後來這秘密組織的情況,就和現實的香港電影圈一樣。由於經費逐年削減,組織的人數開始凋零,到電影裏的時代,衹剩五個人了。這和香江影視製作一樣,在1997年回歸之後,不是被美國好萊塢青睞(吳宇森為代表),就是往大陸發展與北漂,導致了青黃不接的狀況。而《救》裏的殭屍襲擊人的畫面,可以和近期大量中國旅客來香港消費,卻產生了‘中港矛盾’連串多宗社會事件,是一個相互輝映的畫面。

《救殭清道夫》劇照

《救殭清道夫》劇照

再來,蔡翰億飾演的張春天,和來自馬來西亞檳城的林明禎所飾演的奕小夏,其劇情裏感情綫的發展,不禁想起了1987年放映的程小東版本的《倩女幽魂》(注:香港曾經在1960年放映同名電影,由李翰祥執導)。張國榮的寧采臣,王祖賢的聶小倩,人鬼殊途卻相戀。而張春天愛上百年一遇的人靈殭奕小夏,其感情綫的鋪排是整體電影當中,最弱的環節。或許,被周潤發點名有喜感的Babyjohn表現,比起他在《狂舞派》裏的演出出色,但是遇到第一次演電影的林明禎,加上劇情剪輯剪到支離破碎,新一代的銀幕戀曲無法突破三十年前的人鬼戀。這個責任,或許要落在導演和剪輯的身上了。

《救》的登場,對於像我這一群看過1980和1990年代殭屍電影的人而言,也許是把懷舊情懷强加在自己的身上。同時也認爲甄栢榮和趙善恆拍攝這部電影,以及錢小豪在電影裏飾演戲的葉之秋師傅,把他所學的傳授給張春天,猶如舊時香港武俠電影和連續劇,一代宗師們的武術絕學傳給下一代,代代相傳,一脈相傳。但是在香港電影勢微,中國電影崛起的世代,《救》的中規中矩的表現,不能夠讓一班認定香港電影已死的買票觀衆,在看了《救》之後在網絡世界發表觀後感,認定此作品不能超越林正英和錢小豪主演的《殭屍道長》系列電影。

《救殭清道夫》劇照

《救殭清道夫》劇照

有基於此,《救》帶給我的訊息則是我爲何為香港電影,采取了長相廝守的態度。縱然殭屍片的劇種,不能在中國上演,為投資商帶來巨大的利潤。縱然兩位導演的導戲功力,在這部電影裏,還沒有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縱然林明禎還需要時間,和下更多的努力,讓外界證明她不是一位身材姣好的萌殭屍。以上的種種,可以構成我沒這個必要為《救》‘護航’的理由。但是,自二十年前開始寫影評,五年前開始感嘆香港步入衰敗而感到悲傷之後,《救》的出現好像打動了我,喚起對於昔日港產片的美好回憶。尤其是《殭屍道長》的鐵三角演員當中,林正英和許冠英分別離開了我們之後,所熟悉的一切也慢慢地消失。

若干年後,看回《救殭清道夫》的時候,可能私底下和認識的人,指出電影的壞處,發表導演如何改善云云等言論。但是在當下,還是享受看本世紀的第二部殭屍電影,所帶來的娛樂,順道支持一下,算是半個新加坡貨的國貨電影,華語電影。因爲,新加坡拍華語電影的環境,比起香港電影,還來得艱巨。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