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 • 雙城記】新難兄難弟:國泰航空和新加坡航空

2017/6/2 — 17:05

新加坡航空、國泰航空

新加坡航空、國泰航空

剛過去的一個月,香港和新加坡網民所熱烈討論的話題,莫過於國泰航空炒600人,以及新加坡航空在去年財政年度虧損了1億3830萬新元(7億7712萬港幣)兩單新聞。

國泰的炒人行動在5月21日港媒繪聲繪影地預告之下,於5月22日早晨開始。但是那裁員人數之多,令坡仔在内的觀察家咋舌。而新航則在5月18日的新聞發佈會之後,其股價在交易日結束之後,猛跌7.3%。後來有多篇文章就‘點指兵兵’,指兩家航空公司應該在未來的日子,如何推出補救的措施,以維持自己的競爭力。在衆多的文章當中,有兩篇令我注意。

永豐金證券(亞洲)研究部主管李聲揚,在其【唯一出路 廉航才是王道】一文分析新航和國泰的差別時,提出了以新航爲例子,成立廉價航空是王道的策略。而新加坡作家戴維·莱奥(David Leo)為當地英文報章《今日報》撰寫《To stay ahead, SIA must revisit its innovative roots》一文指出:新加坡航空和國泰航空除了面臨了巨額虧損之外,還面臨了「中東三寶」(即:阿聯酋航空、卡達爾航空和阿提哈航空)以及中國大陸航空公司的激烈競爭。戴維提出新航的基本問題,不是和屬下的虎航和酷航爭奪客源,而是推出創新的點子,回歸到有革新精神的航空業巨子地位。

廣告

兩篇文章一登,雙城的網民就發表看法。一如過往,唱衰兩間航空公司的網民,就佔據主要的位置,「抒發」他們對兩間航空公司的牢騷。「國泰點點點,難怪不如新航。今日的困局,是自己找來的!」「我永遠不乘搭新航了,因爲空服員對待白種人乘客,比起新加坡乘客來得好!」

讀完這些評語,我就想:「各位大佬啊~你們真的是『五角大過牛車輪』,想以最小的便宜來換回高級的享受。」

廣告

無論當任何的「因航」新聞出現,香港網友都會批評國泰航空一番。「不尊重牛油碟!」、「(經濟艙)餐盤配塑膠的餐具,新航的是鐵的!」、「久違了,金屬餐具,唔駛開口問就每人有一張 blanket, 跟餐有 salt and pepper 。搭Cheap 精因航點會有呢啲。」

還有這句金句:「自從朱總被炒之後,決定厭離穢土,欣求淨土,返香港轉搭SQ 而棄因航(國泰航空)。」

網友們的牢騷,可以歸納為服務業界所指的die hard complainers,套台灣的説法是奧客。無論國泰航空或者新航做得多麽地好,或者是服務從不圓滿變好,這群人總是雞蛋裏面挑骨頭。

我們要認知的情況,航空業在環球經濟和自身的環境變差的時候,經濟艙乘客的利益一定是首當其衝的。我記得在十三年前踏入旅行社返工的時候,那時的航空業經歷了美國911襲擊的陰影,還沒有恢復過來。那時的聯合航空新加坡飛香港段的航班,多數以日清合味道的泡麵當作一餐。被我的「大師」網友追捧的新加坡航空,在【2007-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時期,也為經濟艙位削減了乘客福利。這包括餐盤沒有金屬刀叉,新加坡到香港來回的航線沒有了 Häagen-Dazs 雪糕,改以 Wall's 的雪糕取代。連中華民國的長榮航空,也在近期宣佈他們的旗下的台灣-香港段的所有航線,會以冷食取代現在的熱食。

以上的例子,就舉明了正規的航空公司,是如何地在艱難的處境當中求存。

講回國泰和新航這對難兄難弟,提議一下如何面對未來的趨勢吧。

無可否認的,兩家航空處於面對長途飛行的困難。他們在高等客源的市場,已經被大陸和「中東三寳」給瓜分。國泰比新航的處境好一點:當後者於2009年把她旗下的A340客機轉換成全商務艙,同時全面退出一手建立的特選經濟艙(Premium Economy Class),國泰就推出並且活化了這個特別艙等,和長榮佔有這獨特市場的佔有率。有來自新加坡的網友在拜讀了戴維·莱奥的文章後指出,新航還不能跳脫出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現任執行長充其量是個行政派的官員,而新航需要的是會行銷的人,來掌管企業。

加上,挪威航空將在本年度第三季開闢倫敦-新加坡的航線,同時比利時的Air Belgium 也會在同個時期開闢比利時-香港的航線。挪威航空的客機配上了經濟和特選經濟,而後者則是三個等級(商務、特選經濟和經濟)。所以,國泰和新加坡航空在往後的定位上,須要明確地標示自己,我不會符合那一班die hard complainers的要求,推出一些「平、靚、正」的產品。他們誠實的身體,多數都會選擇(偽)香港航空和香港快運航空,來做為出行的工具。國泰和新航要爭取的客源,是一群願意花錢來乘坐特選經濟艙的客人。雖然,我不能要求他們成爲亞洲版本的泛美世界航空(英語:Pan American World Airways,Pan Am)那樣,在頭等艙切下帕爾瑪火腿給乘客享有。但是,至少在體貼客人方面,在經濟艙有毛毯和枕頭的供給,特選經濟艙客人可以等飛機的時候,進去貴賓室享用服務。尤其是後者,日本的全日空(All Nippon Airways)已經提供相關的服務給特選經濟艙的乘客,讓他們在全球服務的地點,享有他們的貴賓室。這是國泰和新航沒有意識到的點子。

全球航空業的競爭激烈到了個地步,已經不是任何一家航空公司可以開設一間附屬的廉價航空,來穩打算盤了。以亞洲區域而言,現役的航空公司如國泰和新航,要面對來自進化版的歐洲廉價航空公司,所推出的綜合產品(hybrid products):即廉價航空的價格,卻有著正規航空的福利。新航衹須要在必要的時候,打破現在的思維:即使經濟艙超賣,商務艙有位,還是不讓單獨旅行的客人,升等去商務艙。只因爲地勤人員怕麻煩,不想寫報告書。而國泰航空在這點做的比新航好,衹須要多多善待經濟艙客人就行了。

至於那一群在社交媒體抱怨,航空公司的網友,難兄難弟們要以行動來堵住他們的嘴巴。

 

延伸閲讀

【國泰炒人.博評】唯一出路 廉航才是王道 

To stay ahead, SIA must revisit its innovative root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