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旅孩行走時 都是香港的外交大使

2018/4/10 — 17:34

《行走吧!旅孩》封面

《行走吧!旅孩》封面

【文:赫赤(Kaka)】

大學時,教授早已提醒我:「一旦你唸了社會學,你一輩子都戴著有色眼鏡看事物。」果然,人家去旅行是放鬆心情,我去旅行卻經常怒髮衝冠。是的,旅行遇見的人和事總是提醒自己—我絕對是不折不扣的「香港人」。我走過中亞四國、伊朗至高加索,感受人們強烈的民族主義意識。從異鄉回望我城,重新思索我的身分認同,找回以前捍衛「我是香港人」的初心。

記得旅行時有人貶抑我是「支那人」時,我激動得差點連對方膜拜的神靈都問候。那時,我才發現當別人在侮辱我的身份時,我的反應如此敏感。這時,我很清楚知道,我肯定是個華人,否則我不應感到生氣。

廣告

「Where do you come from?」的煩惱

我不能否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我不會否認「我是華人」這個必然的事實。但在身份認同上,「香港人」和「中國人」兩者之間細微的區分,相信不少人或許比我更執著。

廣告

"Hello, my friend where are you from?"

這句話肯定是旅行中曝光率最高的問題。

"I'm from Hong Kong."

"Oh, is Hong Kong a capital of Japan?"

"Oh, it's China, right?"

"Uh, kind of."

每個人都是外交大使。我會盡力解釋香港的開埠殖民歷史,到今天香港跟中國的關係。無論是市集的大姨、賓館老闆、沙發主的父母、帶路的途人、海關人員,就算我多累,亦會盡力解答,甚或至出動翻譯器,誓要令對方起碼對香港有獨特的概念。是的。十個有八個外國人對香港和大陸的分別一知半解。但如果我就此放棄介紹故鄉的機會,實情是我沒有好好認真對待自己的身分。

地球另一邊的身份憂鬱

當初或許嫌麻煩,認為對方不會明白香港複雜的政治狀況而放棄解釋。這種想法或許太自暴自棄。記得有次乘火車到哈薩克,有一個卡拉卡爾帕克斯坦人跟我說他住在卡拉卡爾帕克斯坦共和國,而不是烏茲別克。然而,要知道卡爾帕克斯坦是烏茲別克境內的一個自治區(編者註:實為自治共和國,沿用自前蘇聯的行政區劃)。我想測試一下我們是否同類人,「你們根本是烏茲別克人,有甚麼分別?」他破口大叫:「我們是卡拉卡爾帕克斯坦人,我們跟烏茲別克人不同!民族不同、語言不同,文化不同,通通都不一樣!是前蘇聯出賣我們,把我們賣給烏茲別克!」

怎麼如此似曾相識,原來這個世界有人懂我們的心情。

正當我們很擔憂「香港人」的身分即將逝去,遠在中東的庫爾德人正在努力捍衛他們更嚴峻的民族處境。庫爾德人是中東第四大民族,有三千多萬人口,卻沒有自己的國家。他們散落在土耳其、伊朗、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國,淪為二等公民。尤其在土耳其,庫爾德人被禁止自稱是庫爾德人。很難想像,倘若有天如果我說自己是香港人時,竟會面臨監禁,簡直匪以所思。

然而,庫爾德人頑強的民族生命力,他們與突厥人、阿拉伯人和波斯人截然不同的文化傳統,諸如婚姻傳統、男女平等價值觀、不客套的好客文化、飲食、音樂、舞蹈,甚至是其獨特的庫爾德語,並沒有因時間過去及高壓管治下失傳而消亡。當我親身體會過庫爾德人的凝聚力,有種「誰都不能奪走我族文化」的強烈民族意識,我特別為此感到慚愧。我怪責自己為了逃避香港的環境,打算放棄香港,遠走高飛。

一場旅行帶領我以另一角度回望故鄉,與當地人的互動,我學會更珍惜自己的身分和故鄉。至少我知道,活在這個星球上,我們並不孤單。

 

圖書資訊

書名:《行走吧!旅孩》

作者:赫赤(Kaka)

出版社:天窗出版社

ISBN:978-988-8395-77-4

內容簡介:在中亞感受伊斯蘭的氣息;體驗遊牧民族的自由自在;聆聽被遺忘國度的聲音;從路上每個她和他學習人生課題…… 幻想與現實、真相與假象、美與醜、愛與恨,都是我成長的養份。

赫赤,一個女孩行走神秘國度,橫跨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及烏茲別克等中亞國家,再取道伊朗、高加索、東歐和俄羅斯,做一個獨立於世的旅孩,設計自己的人生地圖,綻放心中的自由之花。

行走吧!一個人走天下,在遠方發現更美的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