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旅遊北韓,改善當地人民生活條件

2017/8/10 — 2:20

上星期出發到北韓旅遊之前,跟身邊朋友提起自己前往北韓觀光的決定,不時也會從他們的口中,傳來極不贊同的聲音,尤其在早前美國大學生 Otto 無辜地被平壤政權施下毒手以後,擔心不幸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免費給我去我也不願意」與「風頭火勢,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想找死嗎」是我最經常聽到的回應。

回想起上年在中大新開設的北韓通識課上,曾特意加上一堂以我們應否前往北韓旅遊為討論的課題。席間,反對到北韓旅遊其中一大理據,就是因為有嫌我們每一分一毫花在北韓旅遊的金錢,最終也成為支援金正恩獨裁政權,用以發展核武或導彈技術的開支,因而避免誤中北韓政權的政治圈套,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抵制到北韓觀光旅遊。

然而,從北韓近一兩年雖然在不斷擴大的國內旅遊業中,賺取了約每年平均 3-4 千萬美元收入,但其實這數千萬金元的利潤,只佔下北韓整體每年平均約 300-400 億美元國民生產總值中的小部份而已,況且要發展核武與洲際飛彈,區區數千萬的收入,只是杯水車薪,根本難以支撐整體武器計劃。可是,反過來說,這數千萬美元的利潤,卻成為了北韓推動旅遊業發展重要的種子金,讓更多人材投身該產業之餘,甚至在民生生活上,雖說不上帶來極大改善,但至少卻是在一點一點地,讓部份人感受了生活上微妙的變化。

廣告

這一趟北韓東北之旅,途經多個位於北韓咸鏡北道的城市,大多在發展水平上,都是大大落後於首都平壤。首先最為落後,且惡名昭彰,擁有北韓國內最大量集中營的會寧市,原來它的所謂市中心,其實只是一條車程約 5 分鐘的直長大街而已,而酒店卻就在大街最尾的位置。晚上有幸在北韓導遊的批准與陪同下,可以在這條會寧大街上走走逛逛。但其實也沒什麼好看,因為那一條長長的直街上,商店欠奉,不只連一盏街燈也沒有,甚至連附近的民居,也只有蓼蓼可數的家庭,能開著極微量的燈光。在伸手不見五指又不平坦的路上,只能靠月光引路。在漆黑的遠處看到有一座正在冒煙的煙囪,那一刻心寒的畫面,我只想到會寧是一個異域城市。

離開會寧,花了接近 3 小時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中顛沛流離,便進入北韓的第三大城市清津。與會寧不同,清津市內雖然仍有大量看起來極貧窮,而且只靠柴火煮食的破爛屋舍,但市中心較為發達的區域,畢竟比會寧更早發展,範圍已擴展至佔了 10 數分鐘的車程。而且,從街頭上散步時所見,衣服店、食物店與麵食店,都散落在大街的不同角落,可見市民的生活選擇,已比會寧多。另外,清津市的國際酒店,說條件當然難以與平壤的羊角島相比,熱水每天只能極勉強地供水一小時,但往酒店望向隔對的民居大廈外,看到一枝又一枝的街燈豎立著,晚上時也有微弱的街燈,照亮著偶然見到的清津計程車,相比從團好友王劍凡老師說到他三年前曾經住在同一地方時,根本連燈光也沒有的環境,可見圍繞著旅客出沒的地區,附近民居的生活條件,今天也慢慢出現了改變,為他們帶來了電力供應。他朝,若然有更多的旅客參觀當地一帶,隨著電力以後,供水的問題也有可能逐步改善。

廣告

進入下一站羅先經濟特區以後,從市內的發展環境觀察,有市集、按摩店、時裝店、港口與工廠,市容面貌發達程度明顯遠超清津數倍以上,給人一種已慢慢有類平壤的影子。遊覽途中,曾經有機會偷偷地走進當地一間賣衣服的小商店,一般在清津的商店內看到外國人單獨走進商店時,鮮有機會接觸國外人的店主,多會忽然緊張起來,擺出惶恐不安的表情。但在羅先裡,也許因為當地作為經濟特區,且鄰近中國與俄羅斯邊境,大批外國人經常進出通商,甚至不少外國人在當地長期生活,當地店主因而也看我們外國旅客貿然闖進見怪不怪。可見正是有了這樣的生活與商貿條件,羅先人民的普遍生活,不論電力與供水,也已比清津再成熟一些。

但說到底,最叫當地導遊最感到欠缺國家面子的,卻是整遍北韓東北部發展落後的交通環境。從北韓邊境陽州市開始,進入會寧,繼而再到清津,走上七寶山,最後到達羅先市,那一段又一段數十公里的山路,除了路面起伏不定,更是沙塵滾滾,只能靠每一區的居民「自發」地走上山中,把山邊的泥土一鏟一鏟鋪在沙地之上,減少車輛駛過時引起的震盪。倘若將來隨著北韓東北部旅遊業逐步開放發展,出於面子也好還是為了方便遊客也好,山與山的路面狀況,必定成為政權肯下資源改善的重點旅遊投資。屆時,受益的除了旅客,當然也有在附近生活的民居。

而且,除著旅遊業的帶動,當中在北韓旅遊業界工作的導遊與工人,也能從中在發展的好處中分一杯羹。這一次負責帶領我們一行十數人的北韓東北「七寶山旅行社」,原是一家遠比平壤的旅行社規模較少的公司。我們曾經向導遊問到他們每一個月的薪金是多少,結果得知原來他們導遊平均每月只得 $30 人民幣,遠低於平壤的大概十數倍。當然,在北韓旅遊中,給導遊小費既是習慣,也是他們收入的另一部份。看著他們每一位導遊,雖然帶團手法仍有點俗套,未必樣樣稱心如意,但用心滿足訪客需求,也是他們的誠意所在。因而,能夠給他們多一點小費,讓他們可以改善一下生活環境,也算是外遊旅客可以為北韓人帶來的善意改變之一。

望見今天的羅先與清津市,我們想起了十年前的平壤,也是類似的模樣;希望不出十年,一層接一層的城市,越來越多的北韓人民,能夠受惠於旅遊業為他們的生活條件帶來的改變,讓電力與供水成為他們生活的基本,不再是奢侈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