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中俄新和解》

2018/4/29 — 19:11

Alexander Lukin是研究中國的俄羅斯學者。他的新書以《中俄新和解》為題,講述後冷戰時期的中俄關係發展史。他指出中俄新和解是建基於地緣政治和經濟利益,而烏克蘭危機是催化劑,最終將促成以非西方國家為核心的「大歐亞」。

書中指出俄中和解要追溯1980年代,而烏克蘭危機只是催化劑。早於1980年代,蘇聯已經希望重建與中國的關係。在蘇聯解體時,戈巴卓夫曾構想中美俄並立的多極世界新秩序。在千禧年代,由於亞太地區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和發展俄遠東地區的需要,俄羅斯跟美國一樣訂立重返亞太戰略。根據以上的發展,他指出俄中和解早於30年前發生,而烏克蘭危機加快兩國建立更緊密關係。烏克蘭危機的重要性在於改變俄羅斯執政精英的心態。對俄國政要來說,與西方的對峙關係非能在短期內緩解。同時,傳統上較親西方的俄國商人需要冒更大政治風險維持與西方企業的合作。結果,烏克蘭危機合理化俄羅斯向東面亞太發展,特別是與中國建立全方面合作。

書中講述俄中新和解是國際關係結構內的自然發展。俄羅斯和中國在現時世界秩序中是較弱的國家,策略上需要倚賴對方。兩國擁有相同的地緣政治視野,希望塑造多極世界秩序和構建新的國際規則。換言之,俄中新和解某程度上是建基於對抗美國霸權。值得留意的是,他強調中國不對俄羅斯構成安全威脅,因為俄中關係中不存在意識形態上的矛盾。同時,中國在對俄關係中有地緣政治考慮,願意在經濟合作上作出妥協,大原則是對雙方都有利。

廣告

書中有提到俄中新和解將促成「大歐亞」。「大歐亞」是由俄學者提出的概念,以俄羅斯和中國為核心,其他潛在成員包括非西方國家和組織,如東盟,歐亞盟和上合組織的成員國。由於俄羅斯和中國都要在多極世界中成為獨立勢力,「大歐亞」並不代表俄中軍事同盟。俄羅斯的重返亞太戰略同時加強與其他亞洲國家的關係,如印度、日本、南韓和東盟,避免過於倚賴中國。同時,中國看重與西方的經貿關係,盡量防止與西方國家構成軍事衝突。

俄中關係的挑戰包括內在和外在因素。首先,儘管中國文化和漢語在俄國日益受到重視,但俄羅斯人對中國仍存在認知不足的問題。書中提及俄羅斯人對中國有不合理的期望,結果換來對俄國重返亞太戰略的失望。俄國人曾認為亞洲可全面取代歐洲的重要性,但亞洲國家在談判桌上展現出強硬態度,使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的經濟表現遠遜於預期。另一方面,俄中關係將受到美國政策的衝擊。即使他相信俄羅斯和中國具備足夠互信抵抗美國的干擾,但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分別向俄中示好便觸發了兩國之間的猜疑,擔心被對方出賣。

廣告

作者Facebook專頁

推介書籍:Russia and China: The New Rapprochement (Alexander Lukin, 2018), Cambridge, UK: Polity Pres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