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收留斯諾登 三難民家庭或被港府遣返 人權團體籲加國收容

2018/6/22 — 21:01

【新增加拿大人權律師回應】

美國中央情報局前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五年前揭露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跨國監聽計劃「稜鏡」,爆出美國史上最大洩密事件,震驚全球。斯諾登當時遭包括美國在內多國通緝下,曾落難香港,獲三個在本港申請酷刑聲請的難民家庭收留,始避過追捕。

這三個來自斯里蘭卡和菲律賓的家庭,已滯港逾十年,他們向港府申請酷刑聲請,但去年5月11日被拒申請上訴,除了一人外,其餘六人都在等待判決,一旦失敗,便有機會遭遣返原居地。以紐約為基地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去信呼籲加拿大政府,批准三個家庭共七人到當地居留,又有關注難民組織發起網上籌款,支援這三個曾經幫助斯諾登的家庭。

廣告

「人權觀察」周三(20日)再次向加拿大政府發信,指三家人若被迫回國的話,會因為曾收留斯諾登之事曝光,而增加被酷刑對待的機會。組織要求加拿大移民、難民及公民部部長Ahmed Hussen考慮收容,讓他們在加國開始新生活。去年5月,本港入境處拒絕三家人的酷刑聲請後提出上訴,當時「人權觀察」亦曾去信加拿大政府。

廣告

加拿大人權觀察總監Farida Deif在信中特別提到45歲、來自斯里蘭卡的前軍人Ajith Debagama Kankanamalage的情況。他在斯里蘭卡軍警手中曾遭毆打、強姦和受酷刑對待,令他精神受創。該國警方刑事偵緝處又曾到Ajith居住的鎮上和到香港追緝他。他向港府作酷刑聲請被拒後上訴,是七個人中,唯一一名尚未進行上訴聆訊的,其聆訊將於6月25日早上在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進行。不過他的律師和精神科醫生擔心,Ajith因擔憂將被遺返、重新落入施虐者手上,令他的創傷後遺症(PTSD)和抑鬱症病情日趨嚴重。Deif指,在加拿大有贊助人已準備幫助他們,離開滯留多年的香港,在魁北克省定居。

人權律師:擔心斯諾登難民

當年有份幫助斯諾登脫險的加拿大人權律師提普(Robert Tibbo)接受《立場新聞》記者訪問,提到斯諾登並沒有忘記這班「恩人」,一有機會就會在不同場合,以他的知名度喚起其他人對帶他們困境的關注。「他極為擔心他們,並對於『斯諾登的難民』在香港要面對這樣的司法制度,感到失望。」

他指,向加拿大政府「求救」,是因為相信這個北美國家對人道主義的尊重和往績,「不像香港,加拿大尊重人權和人道主義法律,並且願意實踐這方面的承諾。加拿大同樣特別容許尋求庇護者在國外申請難民身份。」

他指,本港政府的當值律師服務,幫了Ajith申請酷刑聲請六年後,在他的聆訊舉行前一星期,突然通知不會再代表他,他急需有律師費用上的支援。「Ajith目前情況很差,他現時的健康狀況,不容許他參與任何法律程序。」他認為,上訴聆訊應押後,直至他身體狀況好轉才能夠參與。
提普指,三家人幫助斯諾登,被他們國家政權視為政治上支持斯諾登的舉動,一旦被遣返回國,情況會更危險。

魁北克願收容仍須加國批准

人權觀察法律顧問Dinah PoKempner指斥,加拿大政府在拖延時間,令這些家庭在精神上承受巨大壓力。他又指,在斯里蘭卡飽受虐待、現仍被追捕的Ajith,目前更因曾幫助斯諾登,而進一步曝露在危險之下。他解釋,Ajith當時他只以為斯諾登如他一樣,是個尋求庇護者。

一直協助這三個家庭的加拿大關注難民組織「For the Refugees」(FTR),把這三家人稱為「斯諾登的守護天使」,除了Ajith,其餘四位成人是 Nadeeka、  Supun和Vanessa,以及他們的三名小孩。

FTR在當地時間周五早上將發起網上籌款,目標為25萬加元,為他們籌措生活費和作酷刑聲請上訴的律師費;若成功遊說加拿大政府同意收容他們,款項會用作他們的旅費和在加定居的洗費。FTR指,魁北克省政府經已批准他們留下,現在是「與時間競賽」,要在港府把他們遣返前,得到加拿大政府批出居留申請。

斯諾登亦呼籲捐款支援

斯諾登周四(21日)轉發FTR的網上籌款消息,並作呼籲。「請幫助這些勇敢的家庭到安全的地方。若你能捐款,就請捐款吧。如果不能,請幫我們把這消息傳開。」他在文中說。「你的支持能幫手把這七個人的生命變得更好。」

FTR指,在港尋求庇護人士生活十分艱難,案件處理周期可能長達十多年,成功率更低於1%,申請者又不得工作,每月只能靠領取微薄津貼過活。根據入境處資料,截至去年年底,尚待審核酷刑聲請個案共有5899宗,較前年年底的9981宗,下降逾四成。

目前獲准在俄羅斯暫時居留的斯諾登,去年5月當三個家庭酷刑聲請被拒後,曾錄下影片在《CNN》獨家播出,呼籲致電香港政府、加拿大移民、難民及公民部部長Ahmed Hussen或加拿大領事館,要求重新審視他們的案件。「不要害怕致電,因為如果我們再等或覺得不太肯定的話,我們將會後悔為何沒有做得更多。」他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