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瑞:為人類未來的福祉著想 — 達賴喇嘛尊者與世界各國人士交流

2018/5/26 — 17:01

2018年5月19日,達蘭薩拉的外國人到祖拉康,拜見達賴喇嘛

2018年5月19日,達蘭薩拉的外國人到祖拉康,拜見達賴喇嘛

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

今天(5月19日),達蘭薩拉幾乎所有的外國人,都來到了祖拉康,等待拜見達賴喇嘛尊者。大家按照國家的不同,分出幾個大組:美洲組、澳洲組、歐洲組、非洲組,還有亞洲組等,因為達賴喇嘛尊者將分別與不同區域的人們合影。

祖拉康前面還有不少不丹人,女人的文久(襯衣)外面,翻著綢緞的內衣領,兩只衣袖的末端高高地卷著,讓人想起早期拉薩一帶的藏服,想起不丹與西藏那相依相連的歷史。蒙古人也來了,他們一字排開,合十的雙手之上,舉著一條長長的哈達,每個人都疑望著尊者的寢宮 … 讓人不能不想起,那幾個世紀以來,蒙藏兩族水乳交融的故事。

廣告

而那些來自西方的人們,大多穿著當代喜馬拉雅地區的衣服,女人寬筒長褲,絲棉的披巾,瀟瀟灑灑;男人中,有的穿著西藏的巴劄(短上衣),有的穿著粗麻上衣,他們是來自附近以色列莊村的嬉皮們(Hippies)… 總之,放眼望去,一片絢爛和明媚。

達賴喇嘛尊者的普世道德

廣告

達賴喇嘛尊者與大家合影後,坐了下來,看著大家:Hello,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  人們合掌,以不同的口音,齊聲回答尊者。

尊者首先談到人類的一體性

我們都是人類的一部分,你們每一個個體,都是七十億人口之一。你們的未來,與你們所居住的社區緊密相聯,而這些社區連在一起,就是一個很大的社會。

古時候,我們西藏人,在境內,就在這喜馬拉雅的那一邊,對於外面發生了什麽,並不在意, 印度也一樣,歐洲也不在意亞洲發生了什麽 … 但現在不同了,我們必須為七十億人類未來的福祉著想,因為我們共同面臨著人類的問題,比如氣候變化引起的自然災害等,都是沒有宗教界線、沒有國家界線的 … 

我們現在面臨的很多問題,事實上都是我們人類自己造成的。每天的電視中,都有許多殺戮信息,包括宗教和民族的原因。人類殺戮人類,不再是新聞。但科學家認為,人的本性中更多的是善。日常生活中,我們需要愛和被愛。比如我們看到笑容,就會感到平和。某個早晨,如果你看到一張憤怒的面孔,這一天裏,你可能都不再平靜 … 如果只想我、我、我,就會覺得你與他人不同,在意你與他人的不同,就不相信別人 … 作為一個利他的修習者,我有意識地培養慈悲心,總是餵那些動物,我感到,我與它們沒有什麽不同。

… 所以,善對我們來說很有意義,很有助於我們的內在的和平。有些人認為,善,只是對他人好,這是錯誤的想法。首先是你自己受益,而後才是別人。

雖然我們很難與動物、鳥兒等對話,但我們還是盡可能不去傷害他們。不過,在我們七十億人類之間,我們有共同的身軀,共同的大腦和情感,可以分享我們的經驗,這個主意,我的兄弟姐妹,希望你們去與親人分享 …

接下來,達賴喇嘛尊者談到宗教的和諧,說:

我是一個僧人,生活在印度近六十年了,我很是仰慕這個國家數千年的宗教和諧,在這個國家裏,很多宗教並存,當然,也會有點問題,這,我們可以很容易地歸咎於政治家們(笑)。總體來說,在過去三千多年裏,宗教是和諧的。在這個國家裏,存在很多宗教,耆那教、印度教、佛教、伊斯蘭教、錫克教等等,包括一個很小團體的宗教,他們都很幸福,沒有恐懼 … 共同傳遞著愛 … 這個國家證明了,不同的宗教是可以在一個國家共存的 … 

在過去的六十年裏,我一直在認真思考空性,四十年裏認真思考菩提心。慢慢改變了我的情緒和內心 … 現在,我們的生活裏,幾乎一切都是自動化的 … 但是,不要以為,你們的心也是自動化的、容易改變的,不,這需要時間,情緒的改變需要時間 … 但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去改變 … 無明是沒有理由的 … 透過對真相的認知,我們可以提升正面情緒。如果我們了知真相的話,負面的情緒就可以減少,正面的情緒就可以提升,再提升 … 我們的心是可以被培養的 …

達賴喇嘛尊者還談到:

佛陀是一位古印度科學家,因為佛陀自己說過:“我的弟子,無論你們是僧人還是學者,都不要先入為主地信仰我,無條件地接受我的話,應該透過對究竟的觀察和自己的實踐,再來接受我的教義。”從這一點來說,佛是有科學精神的人,像是龍樹菩薩,他就拒絕了佛親自所說的一些經典 … 我們應該要接受真理而不是信仰 …

在過去的三十年間,快四十年了,我們與現代科學家進行了深層的交流,開始,當我表達與科學家交流的願望時,一些西方佛教專家們告訴我,科學是宗教的殺手。但我想到,釋迦牟尼說的“觀察比信仰還重要”的話,就開始了與現代科學家交流。這包括四個方面的內容:

第一,宇宙學。有的佛教典籍談到宇宙學 … 提出在從微塵到空塵的狀態時,是沒有開始也沒有終止的 … 這是佛教的宇宙學。第二,神經學。佛教也談到我們身體的一些結構內容,比如透過瑜伽的方式,即透過呼吸的方式改變我們體內的元素等。第三,物理學,尤其是量子物理學。當我聽科學家解釋時,就覺得,噢,我們早就知道了,根據佛教的中觀和唯識理論,就說到了無自性 … 在古印度文化裏,尤其是婆羅門教,說到了有我(阿特門),但佛教反對了我(阿特門)的存在 … 第四,心理學。古印度的心理學,是非常先進和高度發展的心理學。他們很早就開始了解內心世界。提出以情緒世界為核,透過禪定的方式,對峙負面情緒,當我跟科學家們交流,談到古印度心理學時,我可以看出他們很想學習古印度高度發展的的心理學 …

雖然這些來自宗教典藉,但需要把這些內容獨立出來,做為學術研究,因為我們現代的教育只教我們如何保持健康,卻沒有教給我們對峙負面情緒的辦法 … 心靈的健康不是為了涅槃,而是為了今世的快樂和內心的平靜 …

回不去的家園

達賴喇嘛尊者是非常幽默的,他的談話,總會引起一陣陣笑聲。後來,在提問者的長隊中,走出一位女士,她說她非常敬仰達賴喇嘛尊者,喜歡他那現代開放的胸懷。她聽說尊者喜歡懷表,就特別從莫斯科為尊者帶來了一塊懷表。她拿起一個小小的盒子,說:“我今天的問題就是,您是否會接受我的禮物?”

尊者於是回憶起當年在拉薩時,在他的夏宮羅布林卡裏,就有一塊沙皇贈送的懷表,還帶著皇家的徽章。他一共有幾塊懷表,但1959年3月逃離時,都留在了羅布林卡。尊者還回憶起小時候,大約在1946年左右,收到過羅斯福總統給他的親筆信和一只手表,達賴喇嘛尊者幽默地說:“當時我只感興趣那只手表 …”

又回答這位俄羅斯女士說:“我樂意接受一切禮物 … ”便打開懷表盒,拿出手表,提著那長鏈,掛在了自己胸前,又把懷表揣在了懷裏,引得大家笑了起來。

直到結束時,人們還是依依不舍,眼看著達賴喇嘛尊者向他的汽車緩緩走去。上了車後,達賴喇嘛尊者還在向大家招手 …

不管達賴喇嘛尊者走到哪裏,都是一片笑聲、一片和平、一片幸福。但是,正是這樣一位帶給人類以福祉的人,卻無法回到自己的家園。六十年來,西藏境內的政治、經濟、宗教、文化等方方面面,每況愈下。而西藏人民那如火如荼的夢想,如泣如訴的塵怨,也日益高漲。

2018年5月19日

(原刊唯色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