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帝汶的語言政治

2018/4/26 — 16:43

圖片來源:wikipedia

圖片來源:wikipedia

【文:陳丹尼】

在香港,教學語言向來是敏感議題,由回歸初期的母語教學爭議,到近年「普教中」與「廣教中」之爭,爭拗一直不斷。近來浸會大學學生對普通話考試程序的質疑,更迅速演變為中港矛盾之爭,甚至上升到「去中國化」、「港獨」的層面。可見語言與政治,是一個硬幣的兩面,關係密不可分。東帝汶在2002年方才獨立,是亞洲最年輕的國家,其語言政策,正可凸顯這種「語言vs政治」一體兩面關係。

東帝汶雖然只有一百二十萬人,但語言卻有十六種之多,而多樣紛呈的語言狀況,又因長久的殖民歷史,變得更形複雜。1975年以前東帝汶受葡萄牙殖民統治二百多年,期間葡語理所當然為官方語言。

廣告

其後東帝汶經短暫獨立後,隨即遭印尼入侵兼併,直到2002年方才再次獨立。長達二十四年的佔領期間,印尼強制東帝汶人使用印尼語,並嚴厲打壓其他語言的使用,令新一代轉為使用印尼語,影響深遠。因此,新獨立的東帝汶到底以何種語言為官方語言,並非一個簡單問題。最後,東帝汶的獨立領袖決定葡語和德頓語為官方語言。

德頓語是東帝汶最常用的本土語言,是各族之間的共通語,全國近八成人會說,因此被選為官方語言是無懸念的,但葡語呢?

廣告

以葡語為國語,一開便受到國內外的廣泛質疑。因葡萄牙統治東帝汶時間雖長,葡語亦是唯一官方語言,但殖民當局卻沒有大力推廣,通曉葡語者,只限於一批社會精英。加上1975年後葡語教育斷絕,因此現在葡語人口只佔全國約5%,且大部分為年長富有一輩。

因葡語並不普及,因此葡語教育的推廣面對巨大困難,首先是師資不足。1970年代後出生的東帝汶人,對葡語可謂完全陌生,他們通曉的是自己的本土母語和印尼強制推行的印尼語。後來葡萄牙和巴西紛紛派來教師協助,但因不諳東帝汶的本土語言,教育成效亦不佳。

再者,即使精通葡語,因國內缺少葡語語言環境,對找工作也不見得有幫助。

而東帝汶與其他主要葡語國家,例如巴西和葡萄牙,亦遠隔重洋,要出國就業也相當不易,這進一步削弱了人們的學習動機。因此不少年輕人覺得,葡語只是老一輩精英的小圈子語言。

東帝汶因地理上和主要貿易對象印尼接壤,文化上和帝汶島西部的人亦相當接近,國民的印尼語水平亦不俗,因此如果以「錢途」而言,其實應選用印尼語為國語。

但印尼二十四年的高壓血腥統治,造成近二十萬東帝汶人非正常死亡的記憶猶新。而當時強制東帝汶人使用印尼語,目的就是消滅他們本身的身份認同。所以剛得擺脫夢魘的東帝汶,自然希望與這位舊敵保持距離。因此印尼語在國內雖然普及,卻被視為「佔領者」的語言,地位相當尷尬。

而澳洲則是協助東帝汶獨立的最大「恩人」以及主要的安全保障,英語又是國際商務語言,因此獨立初期就有意見指,東帝汶應效法新加坡,選用英語為國語,與國際接軌。

但現實是,當年印尼入侵時,澳洲非但沒有阻止,更成為全球唯一承認「東帝汶是印尼一個省」的國家,其後更與印尼劃定海上邊界,聯手瓜分了東帝汶近海的油田。這些「往事」,東帝汶人是不會忘記的。

雖然後來澳洲「從良」促成東帝汶獨立,但海上油田的劃界亦造成兩國長期摩擦。2012年,一名澳洲前特工爆料,透露澳洲曾派特工到東帝汶竊聽,以取得領海劃界談判的優勢,令兩國關係一度緊張。因此東帝汶亦始終對澳洲抱有戒心。

如此再看東帝汶的官方語言選擇,就不難明白何以要選擇葡語。東帝汶國小力弱,長期受外國勢力殖民及佔領,與兩大鄰國印尼和澳洲的實力,強弱完全不成比例,因此稍一不慎,即可能被其中一方同化或操控,淪為附屬國。因此東帝汶獨立後的首要目標,就是要建立自身的身份認同,避免再重蹈被外力支配的覆轍。

主要葡系國家都與東帝汶相距極遠,對本國不存在安全威脅。而相比近代的動盪,在漫長的葡殖時期,東帝汶局勢卻反而相對平穩,葡萄牙文化亦深植每一個角落,今天超過九成東帝汶人依然信奉天主教,就是最明顯的葡殖遺產。恢復葡語為國語,雖然困難重重,但卻可上接本國的悠久歷史,又可發展出與周邊國家迴異的獨特文化,對建立「東帝汶人」的身份認同至關重要。

東帝汶建國時間尚短,一切還是現在進行式,語言政策的效用,以及能否長遠堅持,還有待觀察。但東帝汶的例子,充分體現了語言與政治的密切關係,用什麼語言,不用什麼語言,實則茲事體大。一葉知秋,對語言問題亦是現在進行式的香港,可能會帶來點啟發。

 

作者簡介:陳丹尼,廢青也。文學、語言、旅遊、東瀛文化、國際政治無一不歡,喜研究各類九唔搭八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