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 不像香港的那麼絕望呢?

2017/6/20 — 12:21

描繪英國布里斯托青年生活的青春劇《Skins》第三代演員合照。

描繪英國布里斯托青年生活的青春劇《Skins》第三代演員合照。

上文《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提到,保守黨過往七年的執政劣跡斑斑,加上其將黨派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和 Theresa May 在競選期間的可笑口號,令年輕一代其實有很多可以絕望的理由。

那麼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不像香港的那麼絕望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看到了盼望,而他們看到了盼望,因為他們看到了改變的可能。

廣告

今次大選勝利是屬於年輕人的

這要由 Theresa May 在四月中宣佈大選時說起。當時民調顯示保守黨即將取得壓倒性勝利時(大選初期,保守黨曾大幅度領先工黨二十四個百分點),但最後保守黨不但沒有大勝而回,反而喪失議席,失落國會大多數的議席。

廣告

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年輕人促成這次工黨的勝利。

在過往英國的大選中,年輕人的投票率向來遠低於年老的一群,以至某程度上,年輕一代的聲音往往在國會中得不到充份的代表 (under-represented)。去年的脫歐公投中,在絕大部分年輕人支持留歐的情況下,仍然得出 52:48 支持脫歐的結果,就是其中一個清楚的例子。

但這次的大選拉票期間,卻不斷有不少年輕人登記做選民的新聞。而在大選當日,不少鄰近大學的票站,更見到不少年輕選民排隊的人龍。最後結果顯示,年輕人在今次大選的投票率,的確創了新高。根據 BBC 的報導,在宣佈大選直至截止登記期間,總共有超過一百萬二十五歲以下的年輕人登記成為選民。而據估計,在此次大選中,二十五歲以下的選民投票率高達 72%。而在兩年前的上次大選中,這個年齡段的投票率僅為 43%。

而且不單只是投票,Jeremy Corbyn 也仿效美國去年總統大選時的民主黨初選候選人 Bernie Sanders 的方法,吸引不少年輕人報名成為義工,從而接觸不少選民(特別是和他們年紀相仿的)。這個方法的厲害之處在於它能發揮一般競選廣告達不到的效果:試想像,你寧願對著冷冰冰的電腦或電視觀看一則競選廣告,還是聽你一個朋友和你解釋政綱?明白兩者的分別,你就明白後者的影響力可以非常巨大。

當然為何年輕人在今次大選如此積極參與尚有待探索(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應該包括一直被視為不可選 (unelectable) 的工黨黨魁 Jeremy Corbyn 對年輕一代的感染力,和工黨的政綱說中不少年輕人的心聲),但這一次是年輕一代的勝利,應該毋庸置疑。BBC 甚至以 “Youthquake” (年輕人的地震)來形容是次選舉。

他們看見了改變

所以在 Theresa May 宣佈大選的一刻,英國的年輕人就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他們知道,如果他們肯出來投票,甚至出來動員,他們就能看見改變保守黨為所欲為的可能,亦因為如此,他們才積極的投入競選的工作。事實證明,他們的盼望是合理的,他們的確促成了政局的轉變。

由於掌握這種左右政局的能力,和看見改變的可能性,他們才明白,無論眼前的政府是如何的不堪,它都有被推下台的一天。基於此,英國的年輕人不必感到絕望,他們反而會將他們的不滿化作推動改變的力量,令社會朝著更好的方向前進。

事實上,執筆的時候,不少政治評論員都預算,在如今懸峙國會這個亂局中,隨時在年底就或明年初就會有另一次大選,隨著近日工黨和 Jeremy Corbyn 如日方中的聲勢,屆時年輕人要推工黨上台執政,其實並非不可能的事。

徒勞,無功

回首看看香港的年輕人,圖畫立即變得暗淡得多。試問香港的年輕一代有多久沒有經歷過這種激情和勝利?我們看得見改變的可能嗎?

2014 年雨傘運動,結果以清場收場。2015 年,努力抗爭下也只能爭取到民主派議員不再賣港,否決假普選,但真普選依然遙遙無期。2016 年,本土自決運動抬頭,但正當大家看見一些希望時,本土自決派議員則相繼被無理 DQ(後來再加上如長毛等一般的民主派議員)後,然後在 2017 年,不少本土自決派的中堅分子都作鳥獸散,整個運動彷彿再也無以為繼。與此同時,即使不少天真無邪的所謂民主派竭力為建制派的曾俊華拉票,有「689 2.0」的林鄭一樣在北京護航下成為下一任特首。

香港年輕人面對的,是一個不顧一切蠻幹的北方政權:一個在掌握行政立法大權甚至人大釋法的強權,選舉制度的設計更是一面倒的向建制傾斜。更甚的是,他們甚至似乎有無限資源去透過司法程序去拖垮任何他們不滿意的人,最後就算你能贏出官司,都在身心以至金錢上被拖得筋疲力竭。

無論年輕人多麼的努力,最後一切似乎也是必然徒勞。香港只會像一個身罹絕症的病人一樣,只會一天比一天差,問題不是能否治癒(因為不會),而是到底何時斷氣而已。

面對這樣的困境,試問我們怎麼能不絕望?

結語:看似混亂,但其實是希望所在

這種將絕望的現實改變的可能和能力有個名字,叫做「民主」。不少隔岸觀火者可能會覺得現在的政局一片混亂,整個國家彷似前路茫茫。但事實上,英國的年輕人卻在這一片水火竹看見希望,因為民主令再橫蠻無理的人也要接受權力的制衡,而且總有一天他們會倒下來。因為這樣,英國的年輕人看到了改變的可能,所以不必對前路感到絕望。

香港某些無恥之徒經常將民主標籤為混亂和沒有效率,但事實上,沒有了民主,加上一個大權大握生殺予奪的獨裁者,扼殺的不只是一個城市的未來,更摧毀了今天年輕一代的盼望。今天不少所謂的年輕才俊甚至年輕家庭決定拋下一切遠走他方,不是無因。

自從林鄭「當選」以來,似乎一直都想擺出一個善意和和解的姿態。先不論她到底是否真誠,或她是否能繞過北京有能力「釋出善意」(對我來說,兩者皆是否定的),就算她是,我覺得她也必須認清,一些所謂的小恩小惠,例如安插幾個看似開明的年輕人進中策組等,並不會解決香港問題的根源。倘若她真的有心有力去緩和香港的局勢,重啟政改,給予香港人真正的民主機會,才是惟一的出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