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法證實真偽的「新聞」應否出街? 特朗普情報密件引發美媒大辯論

2017/1/12 — 16:46

特朗普

特朗普

上週五,聯邦調查局(FBI)向現任總統奧巴馬及候任的特朗普,進行了一次機密匯報,匯報中包括一份由前英國特工擬備的文件,當中提及大量特朗普與俄羅斯秘密接觸,以及俄羅斯當局掌握特朗普性愛影片等黑材料的消息,但均未經證實。網媒Buzzfeed刊出了該份文件全文,引發美國傳媒界一場大辯論。

事件首先由CNN揭發。CNN引述多個消息,報道了該次機密匯報,當中FBI指俄羅斯可能掌握了特朗普的黑材料,但由於指控均未經證實,CNN並無提及針對特朗普指控的具體內容。在CNN報道一小時後,網媒 Buzzfeed將有關文件全部公之於眾,文首註明當中內容未經核實,但這些文件近月在華府最高層流傳,「美國人可以自行判斷指控是否真確」。

Buzzfeed的決定引起新聞界極大爭議。《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及《衞報》等多間主流大報均表明,其記者手上有同一份文件,但由於不能獨立核實當中指控,決定不予刊出。

廣告

在有關報道被特朗普指責為「假新聞」後,CNN在發聲明強調報道真確的同時,亦明確與Buzzfeed「割蓆」,指Buzzfeed刊出的是「沒有證據支持的文件」,而CNN的報道是「經小心求證、關於政府運作(指FBI向奧巴馬及特朗普作匯報)的報道」。

對於CNN的批評,Buzzfeed 總編 Ben Smith表示不會回應,因為不想參與「分化傳媒,令各傳媒機構彼此對立」。但他在向員工發表的公開信中強調,刊出全份文件的決定「反映我們如何看待當前記者的真正任務」。

廣告

正方:奧巴馬、特朗普、麥凱恩、各大報記者可看 美國人就不可看?

全美首間獲頒普立茲獎的網媒、調查新聞媒體 ProPublica主席 Richard Tofel,就質問批評 Buzzfeed的論者:如果你覺得Buzzfeed刊出文件的決定不對,你需要解釋,為甚麼美國國民不可以看這份文件。

而包括Buzzfeed總編在內的論者均指出,事實上,除了美國政界、情報界高層,各大媒體也早已掌握該文件;他們反問,為甚麼記者可以閱讀,一般國民就不可以呢?

學術期刊《哥倫比亞新聞評論》總編 Vanessa M. Gezari,直接以〈Buzzfeed刊出特朗普文件是正確的〉為題刊文,支持Buzzfeed的決定。 該文強調,不少媒體手上均有該文件接近兩個月時間,但仍無法就當中內容作任何核實,質疑應否無限期拖延,「如果媒體手上掌握重大新聞,卻無限期束之高閣,又是否值得公眾信任?」

Tofel另強調,FBI認為該份文件重要到應向奧巴馬及特朗普匯報,而CNN已經報道了FBI此一判斷及文件的重點內容,該文件必然會成為公共討論的焦點,那麼參與公共討論的人,是否應該知道他們正在辯論的文件的具體內容?Tofel又相信,將文件公諸於眾,有助加快核實當中的指控。

曾與斯諾登合作,爆出美國情報機構監聽醜聞的知名記者 Glenn Greenwald持類似看法。他首先指 Buzzfeed刊出的文件,只是「一個自稱為英國前特工的不知名人士,聲稱有幾個不知名人士告知他的指控」,當中一些指控亦已證實為偽。不過Greenwald認為,既然情報人員透過CNN,將這份文件的存在公諸於眾,Buzzfeed刊出全份文件,事實上是重要的新聞,因為若非Buzzfeed這樣做,輿論與主流傳媒之後肯定會陷入對文件內容的無盡揣測。

Greenwald另強調,公眾不應無條件相信所謂的「情報人員」,強調中央情報局(CIA)本身也經常放流料,而Buzzfeed放出這份文件,也能給公眾一窺文件本身有多不可信。

亦有論者則認為,這些媒體對Buzzfeed的批評有雙重標準之嫌,因為媒體的一貫做法是只有消息來源可信,不論其說法是否可證也會刊出,而今次的消息來源是FBI向總統作出的簡報。另外亦有人指出在維基解密披露民主黨內部電郵時,傳媒刊出當中提及的細節時也沒有經核實;甚至有網民揶揄,如果文件關乎的是希拉莉而不是特朗普,即使在選舉期間也會登上主流大報A1。另有網民重提《紐約時報》當年大篇幅狂報伊拉克「大殺傷力式器」的黑歷史

CNN主持 Brian Stelter則指出,CNN報道之後,即使 Buzzfeed不刊出,該文件或遲或早也終究會在網上曝光。

反方:指控未經證實 讀者無能力「自行判斷」

但有不少傳媒人就認為,記者工作是找出事實並報道事實,而非傳言,因此批評Buzzfeed的決定。《衞報》報道指出,FBI為何選擇在未完成調查之前,就向奧巴馬及特朗普匯報該份文件,其原因亦存疑,不能肯定情報人員認為文件可信。

《紐約時報》執行總編 Dean Banquet解釋不刊出文件的原因時就指,《紐約時報》不會刊出任何《紐約》不確信為真確(stand by)的訊息。

對於 Buzzfeed指刊出文件是為了「讓美國國民自行判斷」,《紐約時報》前執行總編Bill Keller 就認為,刊出文件此一動作本身,已令文件在公眾眼中變得更可信,因為讀者會認為「如果不信納為真,Buzzfeed就不會刊出」。Keller又強調公眾並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對這份文件自行作出判斷。

《華盛頓郵報》評論員 Erik Wemple就揶揄Buzzfeed,指只有掌控大型情報機構、派出大量情報人員在俄羅斯及東歐收料的美國人,才有對此文件作「自行判斷」的能力。他強調「讓讀者自行判斷」這個講法,只可以在媒體已經向讀者提供全面事實的情況下成立,而非刊出一面之辭後就要求讀者自行判斷。

前《紐約時報》公眾編輯 Margaret Sullivan則撰文直指〈Buzzfeed過了界〉。她同意媒體不應把讀者視為未成年人,不應該自行判斷收起甚麼新聞,但刊出未經證實新聞本身就是錯誤的:不論該宗新聞本身有多重要,刊登傳言永遠都不可接受。

Sullivan指出,Buzzfeed刊出文件全文後,當中一些指控已隨即證實為偽,特朗普亦迅即狠批傳媒在發放假新聞。她憂慮,今次事件將會再令公眾覺得,美國傳媒確實蓄意針對特朗普。

針對各大媒體早已掌握該文件逾月,《紐約時報》著名國安記者 Adam Goldman就批評CNN,揶揄 CNN報道該次「簡報」,只是找個藉口報道該份文件的存在,然後 Buzzfeed就以 CNN已揭示文件存在為由將其全部公開。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