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知當有知

2017/10/20 — 7:2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西藏有個說法,馬年轉山,羊年轉湖,羊年轉湖的朝拜者尤其多。記得上次羊年(即 2015 年),我遇到一名剛畢業的香港旅人,他說想逗留西藏兩星期,但財力不多,問我有何行程建議。我看了他 Instagram 上的照片,猜他體力應該不錯,便建議他去轉湖,一來所費無幾,二來也可以趕在十二年一遇的機會,了解西藏獨有的宗教體會。 

這位香港年輕人回到他所住的旅館,跟同店的老闆及職員提到轉湖計劃,眾人一聽,立即說:「絕對不可能!」「太冷了!」「你會死在路上的!」「裝備不夠!」這些反對的人,當然也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從沒任何轉湖經驗,他們是基於自己的猜想,或是個人的無知,去否定別人的行事。

香港年輕人聽了一大堆反對意見,有點猶豫,回來咖啡館問我意見。我其實也沒轉湖,不過我聯絡上一位剛從納木措轉湖回來的藏人朋友,提供的資料十分準確,連公里數的小數位也寫給我,他說:「我自己算了一下轉湖時的總長度,共是 328.66 公里,每天早上 8 時日出後走,到晚上 7 時半停下。當地牧民腳力好,走五天就轉完,其他人可能七至九天,我走得算是慢,用了十天半,沿途也有食住供應。」這位有親身轉湖經歷的朋友,知道一位香港年輕人要轉湖,非常鼓勵,還說如果需要任何資料,隨時樂意跟我們分享。

廣告

現在有兩類人,我們姑且稱他們為推論負面人,以及實戰積極人。前者靠想像甚至虛構出來的危險來打擊你的計劃,後者靠自身經歷去鼓勵你的行動。換了是你,你又會相信哪一類人?

我在拉薩經常遇到踩單車的旅客,跟一些騎行者聊起,有人說出發之前,家人及朋友都反對,有些沒踩過車的人更聲稱自己「坐車進藏都高反,何況踩單車」?我記得以前我在某旅遊論壇上提供一些踩車資料,有人還居然說我不顧他人生死。其實踩車入藏的適應時間極長,如果過程中沒有偷偷坐順風車,肯定會有足夠時間適應。反過來說,坐火車或飛機入藏,適應時間相對較短,患上高反的機率較大。

廣告

又例如去過伊朗的旅客都知道,這是普遍安全的國家,當地人友善到不可思議,大家都極力推介此國,但當你跟身邊朋友說去伊朗,大概會有些人出來大力反對,又或是聲稱伊朗很危險或有恐襲,但仔細再問,對方連德黑蘭在哪裡都搞不清,難免就缺少了說服力。

再說另一個案,我在冬季時安排一個香港團隊前往珠峰大本營,有些從沒試過冬季遊藏(甚至連西藏都沒來過的人),立即批評冬季去珠峰很危險,說得好像這時安排旅客前往大本營等同犯罪。我在西藏長居,經常遇到冬季去大本營的遊人,而且數目不少。如遇大雪封山,臨時改動行程,見機而行,誰也能理解。如果硬要說以前過去,珠峰在冬季曾經短暫封山,所以不應冬季前往珠峰,這些批評者可能不知道,珠峰及納木措的路段,就算在夏季也曾因突變天氣而封山,難道以後也不應該在夏季去珠峰?這好像在說,獅子山隧道塞車一次,你以後都不敢再走。這不是有遠謀,而是愚昧。

敬請諸君小心在意,身邊少不了這種把無知當有知的意見者。有些人可能會說,那些基於無知而勸你不要行時的人,也許只是出於善意,或關心你,或擔心你而已。當然,也不排除部份人純粹出於惡毒的心思。不過,這些建議無論出於何種心腸,若把蒙昧當見識,始終就是故步自封,為自己增添無謂的局限。

可悲的不是身邊有這種愚昧的人,而是你本來合理及有創意的計劃或挑戰,卻被最不應該及最沒資格的人干擾打亂,這是最應該避免的結局。

對了,至於那名想轉納木措湖的香港年輕人,名叫黃卓賢,最後真的開展了行程,花了四天時間轉湖,雖然沒有轉了整個納木措,但總算走了跟其他旅客不一樣的路。他的 Instagram 是 http://instagram.com/yin321 ,照片拍得很出色,大家不妨看看。

照片:納木措一角,不過照片中那個影子,是我,而不是阿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