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絞索(一) 特朗普絞索

2017/8/23 — 11:25

特朗普

特朗普

特朗普風暴席捲中國,變成無聲無息的特朗普絞索,套在中國體制的脖子上。特朗普絞索主要包括四部分:美聯儲加息縮表、匯率操縱國、貿易平衡和招商引資。四個因素疊加發力彼此促進,不斷勒緊。

特朗普絞索剛啟動,中國體制就不得不進行政策大逆轉。特朗普絞索的四股力中,目前只有兩個啟動,實施都還不到一半。首先,美聯儲剛進入加息週期,距離3%的利率目標尚遠,且預期縮表還未執行;其次,特朗普一直叫嚷中國是匯率操縱國,迫使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還未對中國進行實際制裁。僅此,中國金融系統已陷入全面危機,體制被迫高喊“守住底線”。

特朗普絞索快速推動中國體制瓦解。過程大概是,特朗普絞索→中國體制面臨絕境→政策大逆轉→守住底線的驚呼→絞索下的各種政策→經濟崩塌→體制內爆→守不住的底線→多米諾骨牌效應。如果特朗普突然發力,那麼上述過程同時發生。

廣告

中國體制在特朗普絞索下完全失去掌控權。中央、地方、企業和個人,目前在同一起跑線上,誰先跑跑的對跑的快,誰就能保住更多利益。中央的技術官僚系統率先啟動自保程序,政策大逆轉,企圖幫中央守住底線;大部分地方政府仍然不知不覺,將在自謀出路求生存的過程中大規模倒掉;企業和個人則嚴重兩極分化,極少數獲得生機,大多數對政府抱著信心耗到最後,成極權體制的陪葬品。

特朗普風暴

廣告

特朗普風暴的起點是美國國內利益的大對決。我在《特朗普風暴》中反复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是決定世界經濟方向的大選,決定未來各國和個人的命運。在對美國的分析中也多次強調,美國國內的主要矛盾,是美國聯邦大政府與各州的矛盾,特朗普風暴代表的是地方保守勢力,與美國大政府的決戰。美國大政府通過推動全球化,把美國利益轉到國外分肥,美國國內除少數幾個州,大部分州的利益都遭到嚴重損害。特朗普代言的地方保守勢力,發誓要奪回權力,重新穩固各州的利益,即開啟逆全球化的進程。

特朗普的形像被塑造成跳梁小丑。在美國主流媒體的熱炒和帶動下,根本利益的大決戰被掩蓋,大選變成一出劇情各種狗血的戲,供全世界人民娛樂。在這齣戲裡,女主希拉里代表掌控世界的美國大政府利益集團,在各種優勢資源支持下躺贏,男主特朗普則是帶領一小撮跟班,上躥下跳的小丑、瘋子、種族主義者和男權主義者等。中國作為世界的一員,上下都是吃瓜群眾,圍觀特朗普被吊打。

特朗普最終獲得壓倒性勝利。民意與實際結果的巨大反差,反映出經濟機制的巨大力量。在美國,政治經濟機制起主導作用,民意能影響政經機制但無法決定機制,政經機制則以決定性的主導力量決定民意的方向。我在《特朗普風暴》系列一開始就從美國政經機制著手,分析美國的政治經濟社會外交的全面崩潰局面,特朗普的競选和當選是拯救美國的最後機會。人們如果能深刻認識到政經機制的作用,就會知道特朗普必然獲勝,如同我從不同角度分析並強調特朗普必勝而且是壓倒性勝利。當然,絕大部分人都拋棄機理不要邏輯不看現實,白痴到只會看數看圖說話,徒然人本主義意淫。

特朗普就職總統後,通過經濟操作推動整個美國政經系統轉型。特朗普不是出色的甚至不是合格的政治家,但絕對是優異的國家級推銷員。特朗普上任後,沒有實施雷厲風行的政治變革,政府裡充斥著奧巴馬的嫡系,分分鐘添亂,而政治家會首先進行大清洗。特朗普更多精力是做生意,延續自己的生意模式,不斷嘗試與各國做各種交易。特朗普取消大量奧巴馬時期反商業的總統令,使美國營商環境變得更友善,尤其是退出奧巴馬非法簽署的全球氣候協議,獲得普遍支持。總的來說,特朗普的交易都不大,取消的每個總統令也都是小事情,但這些小生意和小事情積累起來撬動美國經濟運行,讓經濟系統自身發揮出不可阻擋的力量。

特朗普絞索

特朗普風暴抵達中國後變成特朗普絞索。風暴和絞索的共同點在於,政經機制的力量不可抗拒。無論美國主流媒體如何攻擊特朗普,如何無中生有小題大做博眼球,隨著特朗普經濟運作走上正軌,強大的經濟系統啟動,美國企業都信心爆棚,民眾切實感受到經濟好轉,信心增強。在經濟發展面前,所有主流媒體的反特朗普炒作都變得蒼白無力,越來越被民眾唾棄。特朗普風暴席捲中國,同樣通過底層的經濟運轉機制,鎖住中國經濟的咽喉,形成特朗普絞索,而且越收越緊。

特朗普風暴在中國靜悄悄變成絞索,民眾毫無知覺。在美國,主流媒體每天把特朗普放頭條,各種醜化以吸引眼球,反方則利用發達的自媒體和民眾組織系統的傳播,全力支持特朗普。兩個戰隊攻防之間熱火朝天,以至於關於特朗普的哪怕芝麻小事,都能變成颶風傳遍網絡傳遍全世界。而在中國,除了特朗普對中國示好的消息,除了主流媒體對特朗普的譴責,其他都不存在。中國民眾只看眼前,專注於房價股市的漲跌和生二胎這樣的人生大事,不在乎特朗普的遙遠小事。無論絞索怎麼運作,只要人們還有一口氣,都會繼續奮鬥。

特朗普絞索的強大力量源於中美的緊密關係。自從克林頓開啟全球化模式,過去20多年,中美利益完全捆綁,只不過經過中國體制各種操作,表面看中國利益與美國無關,甚至美國是中國的敵對勢力所在,中國民眾則乖乖的跟著喉舌轉。而從深層次的經濟運作機制看,美國對中國的主導作用清晰可見。更重要的是,美國的任何重大變化,都會放大後傳導到中國,比如美國感冒,中國很快就發燒。 2008美國次貸危機後中國實行4萬億刺激,當時的中國領導人直白的說,救美國就是救中國。

特朗普競選總統時,既抨擊美國政府的賣國政策,又抨擊中國搶走工作機會。特朗普在競選中,大力抨擊克林頓的北美貿易協定和讓中國加入WTO,批評得不償失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抨擊奧巴馬幾乎所有政策,對美聯儲大印鈔也極其不滿。特朗普的言論其實是重複他過去三十年一貫制的觀點和主張,只不過因為競選才備受關注。特朗普最終喚醒大部分美國民眾,美國大政府並不維護美國利益,而是出賣美國利益。不過美國民眾還沒意識到,中國是美國大政府系統出賣美國利益的中轉地。特朗普雖然抨擊中國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但沒有涉及中美經濟關係的細節。

實際上,在美國大政府的賣國政策中,中國起關鍵作用。從克林頓到奧巴馬,所有美國主要政經決策,中國都是最大的受益者。中國獲益後,通過金融資本市場,返還美國大政府利益集團。我在《特朗普風暴》中分析美國經濟的內在機制時,簡述過中美利益集團合作分肥歷史。比如,克林頓夫婦大肆收受中國賄賂,取消美國對中國貿易制裁,支持中國加入WTO,賣給中國關鍵高端技術。小布什上台經歷911恐襲,本來準備壓制中國,後來轉變為出兵伊拉克,美國控制伊拉克後,中國享受主要經濟成果。奧巴馬任上,美聯儲直升機撒錢,奧巴馬簽署各種金融和商業管制法案和總統令,導致中小企業難以生存,結果是,無成本美元主要流入中國,大量美國中小企業也逃離美國進入中國。這些中小企業不僅給中國帶去資金,而且被迫向中國轉移技術,支持中國生產的轉型升級。中國撈的盤滿缽滿,再通過各種金融渠道和手段,把利益返還給美國大政府利益集團。雙方合作愉快。

特朗普本人主觀上想與中國做夥伴。特朗普作為紐約地產商長期賣房子,很多豪宅都賣給了中國富人,他覺得中國遍地黃金。基於思維慣性,特朗普希望與中國搞好關係,中國少從美國賺點兒錢,同時多給美國返點錢。所以,特朗普在大選前後對中國的態度反轉:競選時,特朗普大肆攻擊中國,引發選民的共鳴;當選總統後,依然表現出敵意,希望中國主動示好;就職總統後,對中國示好;4月初弗州會面後,特朗普大贊中國元首和第一夫人。此後,又把中國元首和普京做對比,讚譽有加。

特朗普的立場和態度完全遵循國家利益至上的金錢導向。特朗普成為美國老闆後,所有行為只有一個目的,把資金吸引回美國,讓美利堅合眾國聯邦集團重新成為資金受益者。可以說,在MAGA和America first上,特朗普沒有個人尊嚴,也沒有明確觀點,金錢決定特朗普的尊嚴和觀點,給美國點利益,特朗普立刻陽光燦爛。 2016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眾所周知郭台銘捐巨資給希拉里。當郭台銘決定投資美國時,特朗普根本不計前嫌,直接打電話給威斯康星州長,令其飛到華盛頓參與會談,當面明確對郭台銘的土地和稅收優惠。在郭台銘正式宣布投資的新聞發布會上,美國總統、副總統、議長、州長和州官員悉數出席,以前所未有的高規格和規模站台,熱烈歡迎和支持郭台銘。特朗普政府的所有人都像服務員一樣,為郭台銘到美國投資竭誠服務。

高傲的中國完全不買特朗普的賬。中國曾經全世界大撒幣,委內瑞拉幾百億美元,非洲幾千億美元,一帶一路預計幾萬億美元,財大氣粗直衝雲霄。中國有句話,抬手不打笑臉人,何況特朗普以美國總統的身份多次公開盛讚中國元首。按道理,中國起碼要比肩小日本,拿出幾千億美元聊表心意。然而並沒有。中國不僅不拿錢投資美國,還擴大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繼續從美國撈錢。中國元首承諾約束朝鮮,實際也沒約束,反而暗度陳倉實力支持朝鮮。中國更動用官媒發文抨擊特朗普。一句話,裡子和麵子,中國都一點不給特朗普。看不到期望的利益,特朗普很快晴轉多雲再轉陰,非常的不滿,越來越不滿。

特朗普風暴的經濟機制是美國經濟地位的重新定位,也導致中國失去經濟基礎。美國過去20多年在大政府的運作下,製造業加速流失,經濟空心化日益嚴重,失去對美國經濟的支撐。如同一棵大樹,樹幹中段接近被蛀空,即將轟然折斷。也正是基於美國經濟空心化,中國以血汗工廠承接美國訂單,獲得經濟增長的機會。而特朗普的政策導向是吸引資金回流,更新基礎設施,重振製造業,夯實美國經濟的主幹。隨著這一政策的系統實施,美國重新搶奪資金,重新奪回製造業工作崗位,重新控制各類知識產權,意味著要堵死中國經濟的出路。

特朗普絞索已經形成巨大的力量。從政治角度講,特朗普只是前台演員,拯救美國的旗幟。無論特朗普說什麼或者做什麼,美國政治經濟系統已完全轉向。特朗普的獨角戲表演,包括對中國態度的反复,僅僅是個人姿態,絲毫不影響大趨勢。美國政治經濟系統在幕後默默運作,對中國形成越來越大的壓力。而且美國盯准中國的關鍵部位,直打七寸。特朗普風暴在中國沒有轟轟烈烈的聲勢,變成沉默的絞索,時緊時鬆,日益勒緊。

特朗普掌控絞索的節奏。特朗普做交易的特點是先禮後兵,對中國,特朗普禮數已盡,耐心也耗盡。特朗普上台後,經濟業績突出,企業信心增強,創造大量就業崗位,工時和工資都有所提高,所以特朗普沒有急於對中國動手。一旦美國狀況惡化,特朗普隨時收緊絞索。

接下來從特朗普絞索的四個主要方面,詳細闡述特朗普絞索如何導致中國經濟陷入絕境。


2017年8月17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