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痛陳劍橋中國事務會之流弊

2017/8/7 — 11:49

劍橋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劍橋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文:劍橋大學香港時政關注組】

作者前言:作為曾經活躍於劍橋大學香港學生組織運動的學生,感世道蒼蒼,只求藉此文章讓大家窺探劍橋大學主要香港學生組織「香港及中國事務會」(University of Cambridge Hong Kong and China Affairs Society,學生們一向通用簡稱CAS,即中國事務會) 的近況及流弊,以此側面反映一個又一個極親建制的家庭 (包括前任及現任特首的子女)  跟這裡扯上關係,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英國大部份大學都有一個香港人組織(Hong Kong Public Affairs and Social Service,簡稱HKPASS)。劍橋不但沒有同名組織,而且兩個香港留學生組織皆以China/Chinese命名。組織內部直接承繼八、九十年代「民主建設中國」思想者,則以當中的中國事務會為更重。中國事務會成立於中國社運風雨飄搖之際,正是天安門事件催生。當年一班勇敢的香港留學生在劍橋市內籌款,希望推動中國民主事業。然而,事過境遷,今日的中國事務會已然渾忘前輩們當日的勇慨,以犬儒對抗極權,淪為一個純粹的社交團體,令人失望。梁振英三女兒梁頌昕是舊生,近年曾牽涉行李門、以中學生身份到大機構實習等特權事件。2012年國教風波時,便是由梁頌昕領導中國事務會。事實上,中國事務會與一般組織不同,憲章訂明目的之一為推廣人權及民主,保持政治中立或容讓建制派把持該會,皆是明目張膽的違憲行為。

廣告

常說國教事件是這年代大型社會運動之始。兩年後,雨傘運動爆發,中國事務會背棄初衷,渾忘一眾前輩當年不管拋頭露面公開籌款的勇氣,於整場運動中沒有做過任何實質支持。至去年,方發現原來當年六四籌得七千英鎊款項,至今絲毫無動用過。事實上,就算維持中立及因地理原因未能前往,如果可以以人道立場將當年善款用於雨傘運動當場的急救工作及法律支援,出一點綿力,確是合情合理。況且,1990年的七千英鎊,封塵至今,損失的投資收益亦是驚人。當被追問為何雨傘運動時堅持「按兵不動」至完場,中國事務會一眾委員從未有完滿解釋。一個組織,由一開始關注六四事件,以推動民主為憲章綱領,廿載過後,居然變得以政治中立作擋箭牌掩飾碌碌無為及明哲保身,不做不錯,更令人看到特區政府官員的影子,更唏噓的是,這正正是發生在象徵香港未來的年青人身上。

說到影子,便不得不提滲透活動。中國事務會成立的起源事件現在已經成為大陸的敏感話題,亦很難想像在一間外國的精英知識份子院校會找不到任何滲透痕跡。去年中國事務會內發生一場修憲運動,力求撥亂反正,目的是將會員基數將近100%為香港人的「香港及中國事務會」正名為「香港事務會」,正如前文提及的HKPASS或牛津的Hong Kong Society一樣; 並因應中國事務會作為一個海外學生組織,實際能力有限,將推動民主議程由幅員廣大的全中國重新聚焦香港。修憲運動在劍橋的香港留學生群體內引起軒然大波及廣泛討論。除了有一部份親中委員力阻並中傷,更可疑的是,在投票日有人前來參與投票,卻被發現會員名冊中根本沒有他們的入會紀錄。同時,因為憲章沒有明文規定入會人士的資格及程序,這批沒有紀錄的人士居然獲容許走灰色地帶在投票前十五分鐘即時入會及投票。如此一來,邏輯上,要干預中國事務會所有活動,甚至染紅染黑要求絕對政治正確,只要提前準備足夠數目的外來人士,即可輕易操控選舉結果。事實上,當日的投票,修憲草案便以一票之差落空,巧合的程度加上沒人需負上責任的違憲行為,惹來配票造票的嫌實非空穴來風的無稽之談。

廣告

劍橋上空的無形之手,同源於現時籠罩香港的陰霾,致使我校校訓 “Hinc lucem et pocula sacra” 黯淡無光。子曰:「君子不憂不懼。」在不公義面前,我們絕不可以退讓。聖賢雖說不器,但不磨不成器,撰文出發點原為善意。敬希各方垂聽。

作者為一班關心時政的劍橋大學學生及校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