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空,或者不空 — 獻給尊者達賴喇嘛82壽誕

2017/7/7 — 17:43

藏人畫家曲尼江白的繪畫。

藏人畫家曲尼江白的繪畫。

1 、空法座:修赤

修赤的意思是法座
林卡的意思是林苑
修赤林卡 [1] 在頗章布達拉 [2] 的前面
往昔蔥蘢,簇擁著虯枝右旋的老樹,水塘和小橋
稍遠有一座方柱形的石碑 [3] ,記載千年前的帝國事蹟
那法座,應該是用盡量平整的石塊壘成,從縫隙間長出
參差不齊的草,也會開花,而更多的花朵
是遠近走過的人們每日供放,香氣四溢
這一切都出自我的想像
卻也大致符合老人們的回憶。 數年前
有過俊美容貌但福報甚淺的貴冑公子,將我引至此處
從他微微顫抖的手指望去,已蕩然無存,更名為廣場
因此佈滿這樣的標配:紅燈籠、升旗台、紀念碑……
正播放著一首首讚歌的大喇叭、小喇叭……
讚歌:旋律如昨,卻更換了歌詞

那尊原本於 1959 年 3 月之前存在的
法座是如何消失的? 那尊
在樹木與花叢中的,總是虛位以待的
法座有著怎樣的故事? 我問過許多人:你聽說過
修赤林卡嗎? 在電視台工作過的退休幹部突然失聲哭泣
他說,你懂得懷念的感覺嗎? 你嚐過心碎的滋味嗎?
而當年,他是調皮少年,隨渴求祝福的人們由此經過
不禁仰頭,望見盤坐的嘉瓦仁波切 [4] 多麼年輕,笑靨如花
他再也無法忘記。 一生不會忘記。
我繼續低聲詢問:你知道修赤林卡嗎?
遇見一位青年 [5] ,他出生於偉大贊普 [6] 故鄉附近的農戶家中
天賦畫才,善於描繪不曾見過的失樂園
其中一幅,是的,那幅畫,在他不幸喪生前完成
翠綠的山巒重疊,潔白的雲朵翻捲,但房屋已變樣
空空的法座設於正中,裝飾華美,等待的心願如氣球飄飄欲飛

廣告

2 、空房間:甚穹

五支百合在深夜怒放
必須是深夜,才能及時目睹最美的瞬間
而我祈願這是一種奉獻:雖然這百合
只能放入簡單的玻璃器皿,供在一張照片前
有的房間,不,有許多房間,甚至連這張照片
都不容許出現。 真奇怪,這世上,會有人
連一張照片都害怕。 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呢?
強悍的唯物主義者不是無所畏懼嗎?
百合的盛開化作慰藉。 香氣氤氳,我伏身敬拜
至少這個房間不再空無

廣告

我見過多個空的房間
在大昭寺,在羅布林卡,在布達拉宮……
敬語稱為甚穹。 有一天,我找到一位結識多年的僧人
他又從一大串鑰匙中找到一把做了記號的鑰匙
四顧無人,低頭走入黃色窗幔遮蔽的房間
梵香濃郁,似乎掩護著另一種芬芳
我竭力分辨,如同尋覓往昔那不堪重負的纖細身影
沉默的僧人將我拉回現實,以眼神示意
那繪有菩薩和眾生的牆上,佈滿刺刀凶狠的划痕 [7] ……
空空的法座前,哈達潔白,幾張完整的章噶紙幣 [8] 意味深長

前些日子,傳來兩個安多青年唱的歌 [9] :
“陽光下,活蹦亂跳的,昨天的那個孩子,
把成群的行星磨成粉末,用彩粉繪寫出明天,他把所有的
問題都拋向別人,可世界又聾又啞,默不作聲……”
我想起康區北部的一座有名的寺院
打開不為他人所知的門,所見到的,你會淚下:
精雕細琢的檀木長椅上,彷若真人的照片
各種供奉,皆是精心挑選。 而裡面的那間
水晶燈散發著溫馨的光
一雙金色的拖鞋擺放在純白的浴缸前……

3 、空城:拉薩
站在這裡。 每一次站在這裡,會
“被一種奇異而衰頹的風景包圍” [10] ,內心
就有個聲音在拒絕,在反抗,要盡快去做
去實現一個個逆緣的轉變,不然真的來不及了

想起那年深秋時,哦不,是初冬時節
帶上幾串經幡和一小包叫做桑的植物碎末、
一些剛磨好的糌粑、一小瓶用青稞釀成的酒
緩緩走上四千多米的山脊,心跳加快
這是因為臨行前,仁波切 [11] 的叮囑:
“勿要說話,叫喊。要坐下,祈禱,就能看見未來。”

一面是陽坡,陽光照耀,賜予些許溫暖
一面是陰坡,被淺淺的白雪覆蓋
那狀如佛冠的聖湖,拉姆拉措 [12] ,恰在不遠的凹形之處
像明鏡,像幻境,像所有不真切的真切,充滿力量
周圍無人。 只有我和愛人。
先向班丹拉姆 [13] 奉獻桑的香味、糌粑與酒的美味
再將經幡系在石塊之間,以示一種代言
分開坐下,互不干擾,其實我已有幾分急切
盡量專注地凝視著:“請指給我看命運的樣貌。”

兩隻鴉倏忽而至
一隻落在我的右邊,一隻落在他的左邊
用不似鴉的叫聲使我回眸:有著黑色的羽毛、紅色的嘴與雙足……
“鴉是松瑪 [14] 的使者,不是凶兆是吉兆。”我似乎聽得有人說
鴉在踱步。 間或鳴叫。 那麼繼續凝視,一幅畫面從湖水漸漸呈現:
那是堅熱斯 [15] 在人世間的形象,熟悉的笑容寄予某個意義
就像一個奇蹟多麼明亮,一切盡在不言中

天色將晚,攜手返回那座已空了幾十年的城
途中,兩隻鹿輕盈跑過,猶如去往時輪金剛的壇城
是這個寓意嗎? 無論如何,與許多歸來的族人一樣
內心不空,傾注了愛與希望。


2017 年 7 月 4-5 日寫, 7 月 6 日改,於北京


註釋:
[1] “修赤”與“林卡”都是藏語。
[2] 頗章布達拉:藏語,布達拉宮。
[3] 石碑,即達扎魯恭記功碑,立於公元八世紀,記載吐蕃帝國時代的事蹟。
[4] 嘉瓦仁波切:藏語,藏人對達賴喇嘛的尊稱。
[5] 青年即西藏當代藝術家曲尼江白,拉薩墨竹工卡縣日多小學老師, 2011 年 3 月 29 日車禍遇難,年僅 30歲。
[6] 贊普,藏語,君王。 這裡指圖伯特歷史上的偉大君王松贊乾布。
[7] 佈滿刺刀凶狠的划痕:在拉薩大昭寺,往昔尊者達賴喇嘛在新年法會期間住過的日光殿(藏語稱甚穹),文革期間被紅衛兵、造反派和解放軍所佔。 牆上壁畫被刀刃亂劃,至今留有痕跡。
[8] 章噶紙幣:公元 1911 年,圖伯特噶廈政府即甘丹頗章政權所印製和發行的紙幣。 其他還有金幣、銀幣和銅幣。
[9] 兩個安多青年唱的歌:即西藏病人樂隊最新專輯中的歌曲《空房間》。
[10] “被一種奇異而衰頹的風景包圍”,為美國詩人雷蒙德·卡佛的詩句。
[11] 仁波切,藏語,轉世高僧,漢語又稱活佛。
[12] 拉姆拉措:圖伯特最為神聖的湖,為尋訪達賴喇嘛轉世的觀相湖,被認為是圖伯特、拉薩及達賴喇嘛的護法神班丹拉姆的魂湖,位在今西藏自治區山南地區加查縣境內。
[13] 班旦拉姆:藏傳佛教萬神殿中位居首席的護法女神,圖伯特、拉薩及達賴喇嘛的護法神,漢譯吉祥天母。
[14] 松瑪,藏語,護法神。
[15] 堅熱斯,藏語,觀世音菩薩,藏人通常用以代稱尊者達賴喇嘛。


(本帖為自由亞洲唯色博客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