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罪犯應否獲救?

2017/11/1 — 18:20

© Luca Sola
無國界醫生的醫護人員為一名在囚病人檢查。馬拉維利隆圭(Lilongwe)莫拉監獄的環境惡劣,導致囚犯的身體狀況欠佳。

© Luca Sola
無國界醫生的醫護人員為一名在囚病人檢查。馬拉維利隆圭(Lilongwe)莫拉監獄的環境惡劣,導致囚犯的身體狀況欠佳。

醫生的天職是救人,相信沒多少人反對。但如果獲救的人曾殺過人,你會反對醫生救他嗎?

在津巴布韋,斯蒂芬有一天聽到有聲音叫他與家人盡快離開家園,他相信這聲音來自當地軍方。家人沒有理會。斯蒂芬聽到那聲音逐漸迫近,並告訴他若他一家不離開,他必須在軍方來到前殺死其家人。之後,他就成為了首都哈拉雷一個高設防監獄的階下囚。他真的殺死了他的妻子和三個孩子。

斯蒂芬行兇主要是受到精神病影響,他在監獄接受無國界醫生的臨床心理學家戈農(Emmerson Gona)治療時,才意識到自己犯下大錯。戈農說:「當你是專業時,你會意識到這些病人因為精神健康問題而犯罪,他們需要支援。不論他的罪行有多令人髮指,他們仍然需要幫助──他們也是人。」

廣告

或許你會說,這些人是因精神病才殺人才犯罪,固然應該救。其實,在另一非洲國家馬拉維,無國界醫生亦在兩間監獄內工作。馬拉維的監獄是全世界最擠迫的監獄之一(排名12)。在最擠迫的其中一個牢房裡,囚犯只能坐著睡,並有多種疾病傳播(結核病、肝炎、瘧疾和愛滋病),以及其他與獄中衛生環境惡劣有關的常見疾病(疥瘡、皮膚感染、皮疹等)。由於馬拉維政府分配給監獄系統的財政預算很有限,大部分囚犯每天只能吃一餐,以致營養不足是囚犯另一個主要健康問題。

無國界醫生為患上嚴重和中度營養不良的囚犯提供營養治療補充食品,並為囚犯和監獄職員提供基本醫療服務。無國界醫生亦協助治療在獄中備受忽略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結核病患者。

廣告

剛在當地工作回來的醫療隊長景欣祖坦言,她身邊的朋友會覺得為何要幫曾殺人、曾強暴婦女的囚犯,他們罪有應得,但她說︰「不論這些被困著的人犯了有多暴力或不太暴力的罪行,他們都是人……他們都應該得到作為一個人應該得到的醫療護理、食物和棲身之地。」

事實上,醫生的基本責任是救治病人,而不是做調查人員、執法人員或者判官,其救人的天職,也正好反映在醫生的誓言《希波克拉底誓詞》裡,就是對病人負責,不因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治或地位不同而有所差別。

作為一個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向身處危難的人伸出援手,在提供醫療援助時所考慮的,只是病人的醫療需要,而不是他/她的身份、做過甚麼好事壞事,是否認同他們的政治理念等等。

在衝突地區上,這一點尤其重要。要能夠在戰區裡得到參戰各方的接受,令我們的醫療隊能夠接觸參戰各方所屬控制範圍上的傷病者,我們倚靠的正是這不偏不倚的原則,以及保持中立,不偏幫衝突任何一方。不論傷病者是來自衝突哪一方或是支持哪一派,只要遵守我們醫院「禁止武器入內」的守則,先把武器放在醫院外,便可入內求醫,以確保醫院的中立性,以及保障醫院內病人和工作人員的安全。

在很容易立場先行、非友即敵的環境下,我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一些很基本的東西,包括每個生病或受傷的人都擁有獲得醫療護理的基本權利。無國界醫生始終堅信「救人,不分正反」。我們希望喚起大家對這個議題的關注,和支持我們的人道救援理念。如要了解更多我們的工作及其原則,請瀏覽:takenoside.msf.hk

©MSF

無國界醫生推出主題活動「救人,不分正反」,向公眾解釋其不偏不倚提供中立醫療護理的原則。

©MSF

無國界醫生推出主題活動「救人,不分正反」,向公眾解釋其不偏不倚提供中立醫療護理的原則。

©Rachel Corner/De Beeldunie
無國界醫生的臨床心理學家在津巴布韋其一個監獄向囚犯提供精神健康護理。

©Rachel Corner/De Beeldunie
無國界醫生的臨床心理學家在津巴布韋其一個監獄向囚犯提供精神健康護理。

©MSF

無國界醫生在也門支援的一間醫院閘外,掛上嚴禁攜帶武器內進的橫額。

©MSF

無國界醫生在也門支援的一間醫院閘外,掛上嚴禁攜帶武器內進的橫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