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芬蘭的創新圖騰

2017/4/5 — 17:49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訪問芬蘭。 他在昨天的《赫爾辛基時報》上發表的署名文章裡,文章開頭就提到“這裡孕育了交響樂大師西貝柳斯,研發出享譽世界的Linux操作系統” 。 文章這樣說Linux,也對也不對。 今天本桑就向大家介紹一下Linux 的意義和來龍去脈。 

Linux 作為一個計算機操作系統,用“享譽世界” 這個詞來描述,不夠深刻也不夠隆重。 上海小籠包和北京烤鴨也都享譽世界,但是,假如沒有她們,人們還是有不少別的美味可以選擇。 Linux 不僅僅是個名聲而已, 而是今日人類生產生活中最為essential 的軟件,沒有之一。 

我現在正在blogspot 上寫網誌,blogspot 的服務器在Linux 上運行。 大家分分鐘用到的各種Google 服務,比如Google 搜索,gmail, Google 地圖, Google Photo 等等等等, 後端服務器也是在Linux 上運行。 你手中的手機是運行安卓系統? 安卓用的也是Linux 內核。 現在慢慢熱門起來的物聯網,誕生了許多微小的計算機比如Raspberry,可以接入或者安裝在各種家電中。 這些微小的計算機,操作系統也是Linux。 Linux 就好比軟件界中的空氣或者水,你不一定看得見她,而她卻無處不在。 沒有她,今日世界會是另一個樣子;或者,今日的許多便利,要等多年以後才能實現。 

廣告

說起芬蘭籍的創新,諾基亞或者憤怒的小鳥,意義和地位都遠不能跟Linux 相提並論。 儘管措辭很不到位, 習近平的寫手選中Linux 作例子,還是有眼光有sense 的。 芬蘭自2008 年開始,每年冬季都會舉辦創新大會Slush。 Slush 會場里永遠可見本文開頭圖中的企鵝Tux, Tux 就是代表Linux 的吉祥物。 

我說Linux 是芬蘭籍,其實也是稍稍有點勉強。 這要從頭說起。 1969,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廣告

西元1969 年,一對年輕的芬蘭夫婦Nils 和Anna Torvalds 在赫爾辛基誕下了兒子Linus Torvalds. Anna 和Nils 的職業都是記者,Nils 的祖父母是統計學家和詩人。 Anna 和Nils 在風起雲湧的1960 年代都是學生運動中的激進分子,據說Nils 曾經信奉共產主義。 

同時,在大西洋彼岸,年輕的Andrew Tanenbaum 在幾年前完成了MIT 物理系的碩士學業, 正在加州左派運動大本營UC Berkeley 攻讀天體物理博士學位。 這位物理學家畢業以後曾經做過職業說客,但是後來卻投身計算機科學的教學事業。 他娶了一位荷蘭太太,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找到一個教職,以美國公民身份定居阿姆斯特丹。 Tanenbaum 其實是一個德語詞,意為樅樹,又叫冷杉。 本文下面就把Tanenbaum 稱作冷杉教授。 

也是在1969 年, 美國一位富有數理天分的年輕人Richard Stallman 在IBM 紐約科學中心第一次接觸到計算機。 第二年他就受僱用Fortran 編寫數值處理程序庫。 

1970 年代的計算機操作系統,以美國貝爾實驗室研發的Unix 為主流。 1979 年,在Unix 第七版推出之後,AT&T 發布新的使用許可協議,將Unix 源代碼私有化,禁止大學使用Unix 源代碼。 

1983 年,Richard Stallman 開創了GNU 項目, 這是一個自由軟件集體協作項目。 Stallman 為項目撰寫了通用公共許可協議(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籍此推廣軟件的自由使用,傳播,和教學。 很快,這個項目旗下就聚集了足夠多的公共程序,這些程序足以拼湊出一個計算機操作系統, 但是還缺一個用來協調指揮這些軟件共同工作的內核(kernel)。 

在自由大學任教的冷杉教授就自行開發了派生於Unix 7 的操作系統Minix,用自己寫的代碼捍衛教學自由。 1987 年,Minix 第一版發布。 但這Minix 也不是完全免費。 學生只要購買Minix 的磁盤, 就可以獲得她的全部源代碼。 後來軟件開源運動高潮迭起,Minix 在2000 年也從善如流加入真正開源軟件行列,但這是後話。 

1990 年,21 歲的Linus 服完了芬蘭的兵役,回到赫爾辛基大學繼續攻讀計算機學位。 他買了一本冷杉教授的名著《操作系統:設計與實現》 ( Operating Systems: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卻對Minix的以下幾點大感不滿:1.軟件錯誤太多,而且很多周邊設備無法接駁使用。 2. Minix 不是免費。 於是他開始自己動手寫操作系統。 1991 年8 月25 日,他首次在當時的Minix 網上社區發文宣布Linux 內核的誕生。 這裡有Linux Kernel 0.01版源代碼的歷史存檔 。 

1992 年1 月29 日,冷杉教授在Minix 網上社區首次回應Linus,表示Linux 的單核架構跟Minix 的微核架構相比是先天不足,所以Linux 一出生就已經是明日黃花(obsolete)。 年輕的Linus 怒不可遏,自此,minix 社區中一場名垂青史的罵戰轟轟烈烈展開。 Linux 一開始就是開源化運作,也有吸引到別的程序師加入開發。 那場罵戰中,也有別的Linux 開發者發表意見。 Linus 措辭火爆極富攻擊性。 在發言中除了痛嘲冷杉教授雙腳離地,還無比堅定地表達了推行自由免費軟件,服務廣大計算機用戶的決心。 這裡可以找到1992年那場罵戰的歷史存檔 。 

岔開一句。 冷杉教授的Operating Systems: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我在德國念大學時也讀過。 該書深入淺出,內容組織嚴謹,文字優美,是教科書中的經典名著,向所有計算機專業的學生強烈推薦。 後來Linus 自己也有承認,冷杉教授的那本書,把他對計算機的認識帶到一個新高度。 我大學時因為維基百科上的一個條目向冷杉教授寫電郵討教過。 萬萬沒有想到十分鐘內就收到他的親自回覆:Wikipedia is way off。 冷杉教授也不是沒有血性。 :-) 

話說1992 年罵戰以後,Linux 並沒有像冷杉教授預言的那樣很快自生自滅。 恰恰相反,Linus 在usenet 上開起自己的Linux 社區,積極把Richard Stallman 他們寫的周邊設備驅動程序整合到Linux Kernel 中,Linux 自此蓬勃發展,一發不可收拾。 

Linux 的壯大沉重打擊了微軟的Windows 霸權。 比爾·蓋茨曾經說過,開源軟件是共產主義,以表達對Linus 們的鄙視。 (註釋:開源,即源代碼公開) 但是自由開放的Linux 越被鄙視越強大,今日在服務器端的統治地位已是Windows 望塵莫及。 在手機操作系統中,也是最為廣泛使用的操作系統。 Linus 說過:“開源化運作是製作軟件的唯一恰當方式” (“open source is the only right way to do software”)。 1990 年代,閉源的商業軟件還是軟件界的主流。 二十多年後的今日,許多重要且知名的軟件項目,都是用開源化的方式來運作的。 比如Linux,Android,Git,Angular,等等等等。 所以,Linux 的成功,不僅僅是一款軟件的成功,更是一種工程組織方式上的重大革新,也與自由派意識形態在全球擴張互為因果,是一場不見硝煙的革命。 

從上面所講的,大家可以看到,Linux 其實從一開始就有遍布全球的自由開發者直接貢獻代碼參與項目。 內核項目領袖兼主力程序師Linus Torvalds 恰好是個芬蘭人,但是如果沒有美國Stallman 他們的周邊驅動程序,Linux 內核也是跟Minix 一樣的“雙腳離地” 很不實用。 軟件界,無論是開源軟件還是閉源軟件,大概是當今全球化最為徹底的行業了。 在這個行業裡,世界大同幾乎已是現實,很難給某款軟件算國籍。 業內人士也都避免說某國的某某軟件,至多說,某公司的某某軟件,通常都是叫軟件名稱就算。 

那麼Linus Torvalds 為何後來跑去美國? 許多其他歐洲土生土長的領袖級軟件工程師,為何後來跑去美國? 這是另一篇網誌的內容了。 這裡只能過分籠統地提幾個因素:歐洲的“過度平等” 有點嚴重,我曾經在slashdot 上聽一位從北歐移民到美國的程序師吐露,他小時的學校裡,甚至不允許個別孩子的進度超過同學太多。 然後,各種官僚制度,漫長的審核,許多民眾因循守舊, 對新事物持懷疑和拒絕態度,桎梏天才們的創意發揮。 歐洲人不是沒有意識到這些。 諸如Slush 那樣的大會,倡導新的社會風尚,在我看來多少有點亡羊補牢的意味,跟美國爭奪人才和資源。 

講了那麼多,所以習近平的那篇署名文章怎樣改一下比較合適呢? 這裡是我的修改建議:生長在芬蘭的傳奇程序師Linus Torvalds 帶頭開發了Linux 操作系統, 極其深刻而廣泛地影響了全球軟件業界的生態,在全球範圍內大力推動了自由開放的精神風貌,大力推動了人類文明進程,功勳彪炳史冊。 

習近平此行據說宗旨也包括向芬蘭學習創新。 說到底,創新要求一個十分寬鬆的思想和言論環境,而且,出發點不能僅僅是逐利,更為終極或者純粹的追求才能對這個世界上無關直接金錢利益的各種缺憾作出改進。 所以創新其實是一個系統工程。 作為一個國家的政府,能夠,且應該做的是,制度上與時俱進見賢思齊,逐步引入先進的民主機制,從政制和法律上切實保證每個公民的權利和尊嚴,保證公民的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 同樣重要的是,積極倡導社會風尚的移風易俗,鼓勵民眾不再萬事向錢看,鼓勵更為多樣的人生追求。 Linus 寫過一本類似自傳的書, 書名就是《好玩而已》(Just for Fun)。 在中國有多少人寫代碼是just for fun? 又有多少人靜不下心來學點技術卻營營役役去研究“商業計劃書寫作大法” ,找個項目,圈到投資以後一心想著日後賣掉賺錢? 

最後說點八卦。 Linus 的太太Tove 曾經六次獲得芬蘭國家級跆拳道比賽的冠軍。 Linus 本人性格強悍脾氣火爆,娶到一個擅長以暴制暴的太太真正天作之合。 XD 不禁又聯想,在中國,對女朋友/妻子的標準還是比較單一。 一般而言,要求女方性情溫婉,小鳥依人,社會上的審美也普遍偏愛纖細的身材,據說可以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現在是21 世紀,醒醒吧。 記得一位十分西化的朋友梁超明先生曾經轉發一句名言: 你需要的不是一位等待保護的公主,而是一位可以並肩戰鬥的女皇。 祝各位中國男士早日找到自己的女皇。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