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謬的年代

2016/12/5 — 15:23

特朗普、希拉莉

特朗普、希拉莉

過去近三十年,經濟全球化造就一批所謂的新興經濟體,形成全球化權貴階層、投機發財的富豪階層以及依附權力的富裕知識分子階層。隨著特朗普風暴的持續來襲和滔天巨浪席捲世界,這些新興經濟體都將重歸窮困陷入災難,全球化造就的財富階層也將跟隨邪惡勢力一起覆滅,其中依附權力的知識分子集團的覆滅是人類文明的一個進步。

簡單的說,知識分子就是時時處處以畢業學校和學歷傲人而自居的人。知識分子自我標榜為精英,成全球化權力階層的代言人。知識分子喜歡強調出身名校強調高學歷,自認是知識的代表,真理和正確的掌控者。同時,知識分子代表強大的權力階層藐視低收入或無收入民眾,把低學歷、低收入人群視作無知愚昧的底層草根,而自己天經地義屬於統治階層。

美國知識分子最活躍

廣告

本次美國總統大選進程中,知識分子充當了主角。美國大選本是兩黨之爭,具體本次大選,是共和黨代表特朗普和民主黨代表希拉里之爭,但是邪惡的知識分子集團越俎代庖,成為狙擊共和黨代表特朗普的先鋒兼主力。知識分子在“團結就是力量(Stronger Together)”的共產主義口號下,聚集到一起變成強大的機器,對特朗普無情碾壓。

在金融界,以華爾街為代表的各種金融機構,以索羅斯巴菲特為代表的金融個體,除了給希拉里提供巨額政治獻金外,索羅斯還乾脆親自上陣生產投票機,為大選做假票做足準備。美聯儲想方設法拖延,遲遲不加息,為希拉里創造有利的競選條件。高潮是在大選投票前夕,全美400名經濟學家寫聯名信抵制特朗普當總統,其中包括所有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廣告

在高科技領域,以穀歌和臉書為代表現代網絡媒體,全力為希拉里造勢,屏蔽和掩蓋希拉里的負面新聞和郵件門等相關大量醜聞,同時屏蔽特朗普的相關詞條和熱點,放大特朗普的負面新聞。矽谷的高科技精英,為希拉里量身打造各種競選軟件以及設計各種網站APP,為希拉里拉人氣,拉選票,募集政治捐款,包括製造水軍。

在教育界,全美高校和高中學校,除極少數學校和教師,絕大部分教授和教師都支持希拉里和桑德斯,把特朗普描述為自大粗魯的底層流氓代表,他們通過校園和課堂推動學生投票給希拉里,同時語言和人身攻擊特朗普支持者。優越感十足的金融教授給學生灌輸特朗普是經濟文盲的信息,考試前要復習嗎?隨便,反正你們都比特朗普懂的多。他們刻意無視特朗普畢業於沃頓商學院修讀過金融專業的經歷,而沃頓商學院多年來低調的位於美國商學院首位。文學院的師生寧願給小說《老人與海》裡屢敗屢戰終無所獲的老漁夫真誠的讚美,卻不願給現實中一位屢敗屢戰永不言棄最終取得巨大成功的老鬥士一點點尊重,因為這位老鬥士觸動了他不該觸動的奶酪。統計係為希拉里設計出遙遙領先的民調,意味著希拉里登台在即,感動的連他們自己都信了。

主流媒體是本次大選的主力打手。主流媒體一開始就忽略競選口號和政策,把特朗普定位成挑戰高貴女神希拉里的小丑,特朗普的髮色、髮型、嘴巴、雙手到生殖器,無一不是主流媒體的攻擊目標。每當希拉里被曝出叛國或嚴重犯罪的醜聞,主流媒體都立即把特朗普拉出來示眾,千方百計找出特朗普語言或行為上的瑕疵大肆宣傳,轉移視線。主流媒體的各種民調都顯示特朗普大幅落後於希拉里,想贏是癡心妄想,若有人質疑民調真實性,主流媒體立即輕蔑反問,一個民調可能有問題,難道所有民調都錯?主流電視台主持人更不用說,下作手段層出不窮,用完全沒有下線的各種黑特朗普來吸引眼球。主流媒體和大學是好夥伴。

還有「女權婊」。女權婊通常也是雙標婊,隨時隨地全自動切換雙標模式。女權婊把希拉里當做女權的旗幟,同時對希拉里支持中東那些女人蒙面做性奴的穆斯林國家視而不見,對克林頓玩弄強姦女性視而不見,卻對特朗普的一段更衣室音頻窮追猛打不依不饒,代表人物Fox主持人梅根•凱利把特朗普稱為性猛獸。女權婊的口號是,是女人就該投票給希拉里,男人不投希拉里就是歧視女性。這個僅以性器官差異來判定和劃分世界的群體,完全不存在價值觀和基本邏輯,純粹停留在動物級別,連黑人都不如。

其實很多事根本就是常識,只要有腦子就能做出正確判斷。比如教育界有句名言,孩子是父母的影子,知識分子深以為然,通常認為自身也是子女楷模。然而到特朗普身上就變了,連特朗普的死磕對手希拉里在全球直播的第二場總統電視辯論上都公然由衷的讚賞特朗普子女非常優秀,知識分子精英卻一口咬定,這幾個優秀孩子的父親是個「渣男」。

還比如,特朗普全國巡迴演講中,有彭斯、朱利亞尼、Flynn將軍和參議員Sessions等陪同(起初還有Bannon,他是特朗普的競選經理,被民主黨質疑與俄國人有關係,為不影響大局退出競選隊伍,但一直屬於特朗普核心團隊成員;金里奇負責運籌帷幄,不參與巡迴演講),這些人都是列根時代傳承下來的寶貴政治遺產,是真正的政治精英,知識豐富、智勇過人、政績突出,加上地方豪強助陣,特朗普集會場面一向壯觀。

而希拉里雖然受到知識分子的傾情支持,但沒有哪個知識分子能拿得上檯面,從沒強有力的人物與她共同巡迴演講,地方接待者能力也很弱,集會現場民眾寥寥無幾。在電視台政治評論中,共和黨評論員和特朗普支持者講話都有理有據,據理力爭;希拉里陣營則大都是年輕人或女人,尤其不少女權婊,拋棄基本事實和邏輯,反駁完全靠噴,“希拉里受賄、支持恐怖分子、賣國有什麼所謂,特朗普可是侮辱了女人啊”。

特朗普的集會演講把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放在首位,反复講述國家安全和利益受損的嚴重後果;希拉里的集會則請歌星和球星助陣,把高端嚴肅關乎國家命運前途的政治活動,變成廉價的娛樂項目。這是兩個從品味、格調到操守、能力都天壤之別的團隊,孰優孰劣,一目了然,然而邪惡的知識分子堅持顛倒黑白。

還有一些簡單統計對比更說明問題。希拉里的競選團隊多達萬人,大部分是專職運營競選活動;特朗普競選團隊才數百人,參與核心運作的則不足百人,大部分還是兼職。希拉里競選資金都是募集,沙特貢獻最多排第一,其次中國,而且僅中國提供給希拉里的政治獻金都比特朗普全部競選資金還多;特朗普的競選資金大部分自掏腰包,特朗普和共和黨共同募集的政治獻金被共和黨拿走,完事共和黨建制派還出其不意用音頻門捅特朗普一刀。希拉里競選花費逾二十億美金,以失敗告終;特朗普花費競選資金2.7億美金,創下美國總統競選資金差距最懸殊記錄,還取得壓倒性勝利。那麼,誰更配做總統難道不是顯而易見?

中國知識分子最自信

中國知識分子的自信有深刻歷史原因,要從商鞅說起。

春秋戰國是中國知識分子的最美好時代,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滿腹經綸志得意滿的飽學之士們沒有國家簽證的桎梏,像千里馬一樣自由奔走,為自己尋找伯樂。商鞅是其中一員,他成功找到自己的伯樂秦孝公。秦國在商鞅的變法下發展成虎狼之國,後來統一六國,開啟中國專制統治模式。商鞅是為君王服務的知識分子代表,也是對民眾實施洗腦的鼻祖。商鞅的定位後來成專制制度下知識分子的定位,以為體制服務為宗旨,對民眾進行洗腦和壓榨。一部道盡專制治國術的《商君書》,做為歷代帝王枕邊書,經過歷朝持續加強鞏固,一直使用到今天。

民眾在歷代洗腦中,形成對權力和知識的極致崇拜。帝王是世襲的,進入權力階層的知識分子是平民通過科舉上升的渠道,所以知識分子距離民眾的夢想更近,一旦金榜題名就雞犬升天。知識分子的權力化,讓知識分子贏得愚民的雙重膜拜,知識分子因此獲得極大滿足感和極度自信。這個思維和模式同樣延續到今天,比如學而優則仕,比如各級官員擁有官職的同時,都熱衷於學歷造假,加持博士文憑後光環倍增,儘管那張文憑眾所周知水淋淋的。這些展現的都是知識與權力捆綁起來的魔力,也是中國知識分子極度自信的源泉。

在知識分子為體制服務的過程中,其身份是介於帝王和民眾之間的中間層,一方面對民眾傳達帝王旨意,一方面向帝王傳遞民眾心聲。由於帝王和民眾完全割裂,這個中間層成灰色地帶,因而擁有極大的權力尋租空間。知識分子在灰色地帶裡游刃有餘,在帝王利益和民眾利益之間肆意攫取個人利益,這個模式也延續到今天。

中國兩千多年專制史上,知識分子在朝廷大都舉足輕重,唯在毛澤東時期地位異常低下,或者說最為低下,沒有之一。原因很簡單,自古以來,開國帝王都是流氓加文盲,馬上建國後,必須馬下治國,對知識分子格外依賴,而毛澤東是唯一的知識分子開國皇帝,他深知知識分子的德性,治國不僅不依賴知識分子,更不信任知識分子,而且非常鄙視“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毛澤東熟讀《商君書》,屢屢拍案叫絕,他深刻領悟商鞅的洗腦術,並應用到實際鬥爭中,充分發揮最廣大的愚昧農民的力量,最終成功建立紅朝,回歸專制道路。

基於自身經歷,為了自己的成功不被複製,確保江山穩固,建國後毛澤東即展開對知識分子的殘酷鎮壓,無論是一直待在國內的土鱉,還是解放前夕跑回大陸的無腦海歸,夾邊溝伺候。文革屬於鎮壓後期,更加登峰造極白熱化,從精神上肉體上雙重摧毀知識分子。毛澤東在位近三十年,鎮壓和飢餓貫穿始終,他的最偉大功績就是革了文化的命。有頭腦有能力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大都被消滅,碩果僅存的一小撮在1989被徹底碾壓,自私懦弱功利的邪惡知識分子則得以存活,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三十年後,這批卑鄙者帶領他們的學生成為中國主流知識分子群體,把持話語權,幫助專制把壓榨和洗腦進一步發揚光大。

1970年代末,中國經濟再度崩潰(參考我以前的文章《中國近現代經濟發展史:打土豪分田地的輪迴》),改革開放不得不提上日程。改開需要懂外語的人,需要懂技術的人,曙光照進知識分子的黑暗世界,被毛澤東痛打過的落水狗開始從水深火熱裡爬上岸。 1990年代克林頓上任美國總統開啟全球化模式,21世紀初在克林頓的大力幫助下中國加入WTO,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後,中國實行4萬億刺激,創出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蹟。在此期間,中國經濟發展從進口替代到出口導向再到外資依賴,以經濟學家和大學教授為代表的知識分子地位提升到無以復加,個人財富也如滾雪球不斷壯大,如昨日文革重現,人格越卑鄙,活得越滋潤,形象越光輝。

經濟學家和大學教授都為體制服務(二者身份部分有交叉),前者主力忽悠民眾為體制供血,後者主要負責為民眾洗腦。和歷史上一樣,他們遊走在灰色地帶,首先媚上,投君王之所好,無視真實經濟狀況,君王喜歡聽什麼他們就說什麼,更有甚者拿著西方財團的錢,直接參與或誤導中國經濟政策的製定,為財團謀利。其次瞞下,利用愚民對知識分子的極致崇拜,充分發揮自己的權力,在專制的支持下任意編造謊言,引導愚民進入各種金融陷阱和騙局進行洗劫。第三,傾軋和陷害同層,對同階層知識分子予以打擊和傾軋,對人傻錢多的富豪階層挖坑陷害,目的均為搶奪對方利益。總而言之,這個群體一切以個人利益為核心,對君不忠、對民不善、對友不義,披著精英知識分子的人皮外衣,實際是幫助專制吸血食髓的豺狼,順便大肆中飽私囊。

在經濟全球化里獲得無上地位和大量財富的精英知識分子,對反全球化的特朗普當然恨之入骨。特朗普一旦上任美國總統,立足美國本土實施地方主義,依附於全球化的知識分子將土崩瓦解,加上中國體制和權貴均與希拉里利益集團密切相關,所以中國權貴背景的企業和組織、個人為希拉里提供比特朗普全部競選資金還多的巨額政治獻金的同時,體制還發動知識分子大小五毛傾巢而出,加上野生的公知女權民鬥,帶領億萬愚民腦殘粉,浩浩蕩盪對特朗普和特朗普支持者展開圍剿。

和美國一樣,中國知識分子也慣於採用雙重標準,扛著他們一向標榜的“獨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大旗,一場特朗普的完整集會演講都沒看過,一篇英文原版的完整新聞都讀不下來,從立場歪到姥姥家的美國知識分子那裡弄點一知半解的信息,斷章取義,捕風捉影,閉門造車,添油加醋,連篇累牘攻擊特朗普,稱之為“獨立”。至於“自由”,就是只能他們支持希拉里,不能別人支持特朗普。

我寫《特朗普風暴》,是從客觀立場全面闡述美國大選背景和形勢,分析和預測特朗普從競選到執政的思路,以及特朗普上任總統後一些主要國家和重要市場受到的衝擊和後果,希望給人們籌劃未來以指導,但我“特朗普必將取得壓倒性勝利”的分析結論被認為何其荒謬,我的希望落空之餘,還給自己招來無數嘲諷和辱罵。這是個荒謬的年代,荒謬才正常,正常是荒謬。

三 歐洲知識分子最猖狂

歐洲知識分子很好解讀。歐洲政治高度精英化,知識分子與權貴融為一體,知識分子是權貴,權貴就是知識分子,所以歐洲知識分子極其猖狂,簡直肆無忌憚。

整個歐洲都有根深蒂固的貴族情結。二戰後,在美國的保護下,歐洲基督教逐步被邊緣化,政治正確成歐洲的主流價值觀,聖母遍地行走,而基督徒特朗普被美國知識分子黑成無知自大粗魯的野蠻人,竟然參與競選高貴的美國總統,這讓歐洲知識分子貴族情難以堪,怒不可遏。一個蓋房子賣房子的黃毛,還想登天?果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另一個原因是歐洲的白左思想也根深蒂固。 18世紀開始,從伏爾泰到黑格爾再到羅素,飽食終日無所事事整天泡在酒館裡談女人談人生談世界的哲學青年逐漸進階成歐洲白左,並且擴散鞏固,到今天他們已經成歐洲的晚期癌症,不可救藥。儘管德國科林性侵的傷口還未平復,法國尼斯街頭的鮮血還未風乾,面對特朗普對歐洲政治正確的價值觀的蔑視,白左勇敢的對特朗普予以猛烈痛擊,不求做對,但求捍衛!

縱觀2016美國總統大選整個進程,與其說是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競爭,不如說是特朗普和以美中歐為代表的邪惡知識分子集團的戰爭,全球化利益集團則充當邪惡知識分子集團的後台和金主,從幕後操控知識分子在一線衝鋒陷陣。本次大選中,邪惡知識分子集團的面目暴露無遺,反常識反邏輯反人類,迷信強權迷信金錢迷信洗腦,最後不僅誤導自己,更誤導金主後台對大選形勢做出無法挽回的誤判,以難以置信的慘敗告終。

在美國國內,知識分子加劇崩潰。美國有世界上最多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各類社會基金組織,強大的傳媒系統,深入滲透社會的高科技系統。本來正直而智慧的知識分子應該預見問題,發現問題,研究問題,再通過發達的傳媒警示社會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思路,借用高科技力量發動民眾,團結起來及時解決問題。但是當今美國的邪惡知識分子作為反美反人類集團,不但不引導民眾解決問題,還為了支持權力集團假裝問題不存在,同時禁止民眾主動解決,還給年輕人洗腦忽略問題的存在。知識分子依靠並迷信權力集團,掩蓋美國社會的真相,推波助瀾作惡,動搖美國的國本,加劇美國社會、經濟、外交和思想的崩潰。

知識分子的反美反人類面目在特朗普競選過程中逐漸暴露。特朗普提出任何包括美國民眾生命和財產安全的主張,知識分子不是就事論事探討,而是先給特朗普扣上種族主義、反移民、仇外、敵視穆斯林等帽子,讓關乎美國民眾個人和生命財產的議題完全得不到討論和關注,繼續壓制。面對美國經濟全面崩潰的嚴峻形勢,經濟學家不檢視實際經濟狀況,不就特朗普提出的經濟政策研討,而是反對特朗普本人,以達到通過攻擊特朗普個人,來掩蓋希拉裡試圖摧毀美國的一系列政策,因為他們可以跟著希拉里的政策獲利。

特朗普和邪惡知識分子集團的核心矛盾是利益矛盾。特朗普的根本執政思想是為美國爭取更多利益,民眾獲得更多工作機會和更高收入,同時政府開支減少,給民眾減輕壓力,讓民眾生活更好。知識分子的根本思想則是,以各種高尚的口號為藉口,慷國家之慨給外國人,慷他人之慨給寄生蟲,政府更多腐敗,對民眾徵收更多更重的稅,以便自己藉機渾水摸魚。如果美國文化轉向堅韌、勤勞和吝嗇,知識分子將失去優越的生活條件,甚至沒飯吃,所以知識分子堅決反對特朗普,力求美國留在自我割肉的文化中。

在中國,由於中國是經濟全球化最大的受惠國,中國體制整個都綁到全球化戰車上,中國權貴借助全球化撈取富可敵國的財富,邪惡知識分子也籍此獲得極高的社會地位和大量財富,他們都積極堅定的擁護全球化抵制特朗普,而無條件崇拜知識分子的腦殘粉自然跟著偶像無條件抵制特朗普。與此同時,希拉里作為中國公知女權民鬥的金主,這些群體也是不遺餘力為希拉里搖旗吶喊。這裡要指出一點,中國公知女權民鬥是中國維穩力量的一部分,他們屬於改良派,並不反專制體制,所以體制容許他們小打小鬧,並配合他們在國際上做出中國有人權的假象。

既然大家都愛希拉里,彼此就是朋友,所以在這場空前受中國人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中,中國展現出表面上八竿子打不著甚至有矛盾衝突的各群體卻一邊倒合力圍攻特朗普的曠世奇觀。

在歐洲,歐洲分兩個層級,統治階級痛恨特朗普顛覆歐洲的政治正確價值觀,擔心顛覆當下的執政政策和路線,導致右翼勢力的強大,顛覆他們的統治地位。普通階層則因為白左成癌,維護政治正確的價值觀之餘,對穆斯林難民充滿愛和憐憫的他們,也無法接受特朗普冷酷無情的反穆斯林政策,不愛就是傷害。所以即使歐洲在一天天綠化,歐洲白左卻方向一致集體抵制特朗普。

大選結束後,面對特朗普以絕對優勢勝出的結果,美國知識分子集團如喪考妣,精神崩潰,期望越高失望越沉重,主流媒體主持人和嘉賓目瞪口呆,氣氛如參加葬禮。各大學的眾多教授悲痛到無法上課,學生們則抱成一團痛哭流涕。痛定思痛後,他們首先埋怨社會,要求給心靈受傷的學生提供心理醫療,然後走上街頭遊行示威打砸發洩不滿。顯然,他們所謂的民主,只是有利於自己的民主,對自己有利就接受,不利就斷然拒絕。大選前,知識分子要求特朗普愿賭服輸,要求他承諾接受大選結果,但從來沒人對希拉里提出這個要求。這清楚的表明,一是知識分子愚蠢的認為希拉里勝券在握,二是他們所謂的民主是雙重標準。失敗沒能讓他們悔改,他們執著的選擇邪惡支持邪惡繼續作惡。

在中國,當特朗普勝出的噩耗傳來,兩岸三地的知識分子都陷入震驚和悲痛。他們多年互相口誅筆伐,但在支持希拉里上卻神奇的走到一起,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這個黃色種族的最過人之處就是,在每個歷史轉折點,總能做出最錯誤的選擇。在以本次美國大選為節點世界隨後面臨大動蕩的時刻,兩岸三地的權貴、富豪、知識分子精英集體選擇希拉里,都押錯寶。

至於歐洲,特朗普當選是如此荒謬,以至於歐洲從上到下都籠罩在震驚和慌亂中。對特朗普的無知,對未來的恐懼,一切變得無法預測,無力掌控。

歸根結底,史無前例吸引眼球的2016美國總統大選,就是一場依附於全球化利益集團存活的知識分子集團發動的對特朗普的全球化圍剿,一切源於特朗普競選提出的反全球化政策。邪惡的知識分子支持全球化利益集團對世界的奴役和洗劫,支持各種犯罪,幫助權力和犯罪集團對民眾洗腦。在全球化經濟擴張過程中,邪惡的知識分子成為重要的食利集團,為了維護權力集團和個人利益,知識分子不遺餘力的戰鬥。隨著特朗普上台推行一系列反全球化措施,全球化經濟將迅速全面崩潰,全球邪惡知識分子集團都無法逃脫覆滅的命運。

真正的戰爭從大選結束開始。競選時是宣戰,大選後是開戰,競選時是口頭威脅,大選後是刺刀見紅。腐敗利益集團不會坐以待斃,依附於全球化利益集團的邪惡知識分子集團也將繼續抹黑和攻擊,特朗普將面臨更多艱難更多危機,但這絕不影響特朗普的雄獅團隊勇往直前。特朗普風暴終將顛覆荒謬舊世界,埋葬邪惡,建立新秩序。美國必將再次強大,更加強大,這是神為他堅持正義和真理、無懼與邪惡戰鬥的子民們備好的甘美果實。

 

2016年12月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