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荷蘭版杜魯多」 可成歐洲極右勢力剋星?

2017/3/17 — 18:24

資料圖片:Jesse Klaver

資料圖片:Jesse Klaver

荷蘭下議院選舉塵埃落定,點票大致完成,首相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自由民主黨成績最佳,取得下議院150個議席中的31席;排第2有打正旗號反移民、反伊斯蘭的自由黨,有20席,比預期表現差。上屆和自民黨籌組聯合政府的左派工黨則是最大輸家,由38席大幅跌至9席,在左派陣營中的領導地位被「左翼綠黨」(GroenLinks)取而代之。「左翼綠黨」 的議席數目由上屆4席急升超過3倍達14席,其黨魁克拉韋爾(Jesse Klaver)憑藉這次大選聲名大噪,有人給他起了個別名叫「Jessiah」,暗示他就好像救世主,亦被人看好能成為未來荷蘭首相。

最年輕的政黨領袖

有「荷蘭版杜魯多」之稱的克拉韋爾年僅30歲,是荷蘭歷來最年輕的政黨領袖。他是一個混血兒,爸爸是摩洛哥人,媽媽則有印尼裔血統。他在辯論台上與極右陣營領袖、「荷蘭版特朗普」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針鋒相對,直指真正損害荷蘭文化和傳統根基的不是穆斯林移民,而是對方所代表的極右、反伊斯蘭思想,被評為「完勝」。他擅長利用社交媒體和Meetup App來吸引支持者,而且仿效美式競選做法,舉行大型集會造勢,單是選舉前的大型集會就有逾5,000支持者出席,另外5,000在網上看即時直播。歐洲傳統政治勢力近年飽受抨擊,難民問題和節省開支政策令政府漸失民心。克拉韋爾卻毫不含糊,鼓勵歐洲左翼政團「要堅守原則、有話直說、撐難民、撐歐盟」。他要為荷蘭帶來「希望與改變」,推動社會變得「更有同理心、達到經濟平等和保護環境」。

廣告

期待與其他政黨合作

他並不擔心會步英國的克萊格(Nick Clegg)或荷蘭工黨的後塵,願意加入聯合政府。他的理想是成立一個中間偏左的政府,和各左派政黨合作,因為他明白「合作」的重要:「我認為要達致改變的目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但我不會妥協我的原則。我要確保我們有一個更公平的社會,我要確保我們打倒不公平。我想到50種方法去達成此目標。我願意去商議做事的方式而不是原則本身。」

廣告

克拉韋爾的眼光絕不限於荷蘭,他直言會留意英國、法國和美國的政情,但就指出這些國家的左翼政黨政綱比較落後,例如要重開礦井等。相比他們,克拉韋爾稱「左翼綠黨」有「非常現代並且可行的政綱」。他強調,政治「一定要向前走」,亦要不斷學習。

相關報導:

衛報/紐約時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