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言論自由的界限 — 限制就可以無界限?

2017/9/12 — 11:48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有使用簡體字的學生則寫上自已的意見。(圖:朝雲)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有使用簡體字的學生則寫上自已的意見。(圖:朝雲)

9月是開學的月份;但甫開學,在各大專院校民主牆的不同標語已引起軒然大波。

有官員指言論自由並非沒有限制,並期望校方採適當行動「處理」有關標語。

官員所言,乍聽之下,似無不妥;的確,言論自由並非絕對權利,可受到限制;但問題是,政府官員是否能單憑一句「此權利可受限制」作檔箭牌而肆意限制呢?

廣告

其實不可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3)條指出,若要限制言論自由,必須「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所必要者為限。請留意當中「必要」二字,意指限制只能屬必要手段下方能使用 – 在近日在教育大學所發生的「問候」官員家人事件中,校方限制發言、甚至以懲罰去處理又是否必要和適當呢?

聯合國的標準中,乃傾向保障人權;負責解釋公約的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於第三十四號一般性意見明言,當公共辯論「涉及政治領域或公共機構的公眾人物」,公約尤其重視言論不受限制,並指出「有辱公眾人物的言論表達形式,不足以成為處罰的理由」。[1]當然,今次「問候」事件中涉及的是否公眾人物,有待商榷;但當言論自由的本質,是建基於互相尊重的時候,作為師長和當權者,在校園面對一些有失斯文,而又可能觸及言論自由底線的言論時,到底強硬方式阻礙學生表達,抑或以勸喻、辯論等方式去處理,更能使學生更了解互相尊重的本質之餘,亦繼續確保大學校園百花齊放的文化?這是值得教育工作者思考的課題。

廣告

至於有關港獨的標語,其禁止發表的理據,其實更為薄弱。由國際法、國家安全及人權專家於1995年制定而成而備受國際廣泛採用的《約翰內斯堡原則》具體訂明[2],和平行使表達自由「不應視為威脅國家安全」,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和懲罰」。例子包括「倡議以非暴力手段改變政府政策或更換政府」、「批評或侮辱國家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或外國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原則七甲)

在這些風波中,亦出現一個現象,就是有人會藉由道德批判,而企圖將人權侵害合理化;但事實上,人權的保障與道德批判不應混為一談;例如,有人會認為性工作不道德,但不代表社會不應保障性工作者的勞工、安全、健康等權利。當面對與社會道德標準或有不符的言論時,如何以對人權影響最小的方式妥善處理,是掌握權力者應思考的問題;需知道,讓人真心了解何謂適切合宜的言論,不是透過嚴苛禁止,而是透過開放思辯。

 

參考資料 / 延伸閱讀

[1]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第三十四號一般性意見:第十九條:見解自由和言論自由》。2011年9月12日。段38。

[2] 全名為《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表達自由及獲取資訊的約翰內斯堡原則》。此文中譯參考ARTICLE 19及香港人權監察中譯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