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進了一間「愛斷情傷博物館」!

2018/5/10 — 15:19

世界各地城市都有不少各具特色的博物館,例如歷史博物館、藝術博物館、民俗博物館等,吸引不同興趣的遊人旅客,一些展館更別出心裁標榜特殊主題,以期招徠獵奇探秘的參觀者。 克羅地亞 (Croatia) 首都薩格勒布 (Zagreb) 就有一間“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筆者且譯作「愛斷情傷博物館」。

那天早上往薩格勒布古城一行,走到高處的聖馬可堂 (St. Mark’s Church),趁晨光明媚拍了幾張照片後,往山下信步漫行時偶爾經過這所外觀完全不起眼的一所展館。 可是門廊盡頭裝置的“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招牌頗有吸睛效果,筆者踏進接待處看到的宣傳品寫著「這裡有笑聲淚影,是命運轉折、獨一無二和引人入勝的一所博物館」(It’s a place with laughters and tears. Museum with a twist. Unique & intriguing.)幾行字句,便情難自禁的掏出三十個「庫納」(Kuna -- HRK克羅地亞貨幣)購票入場。 嚴格而言,說這裡是「博物館」似乎有點吹噓誇大,因為展覽場地實在很小,只不過有關展覽意念倒是別具獨特創意。

這樣的意念源自一位失戀傷心的藝術家,於2006年首次展出他那些帶著情傷痕跡的物品,其後分別在逾四十個城市巡迴展覽,並同時徵集其他失意同路人捐贈的物品,不斷增加收藏量,直至2010年正式在薩格勒布設立永久博物館,第二所同類性質的博物館亦於2016年落成。 簡明來說,這是為感情上受過創傷的男女老少留下難忘回憶而設的展覽館,展示的每件物件都附上一段簡潔文字,道出一個哀傷悲痛的故事。 展品中的一封情書、一只戒指、一襲婚紗、一隻高跟鞋、一枝煙斗或者一個鑰匙扣,背後都隱藏著一段段情迷過又心碎過的深刻印記。 也許是曾經狂迷熱戀的年輕人,或者是相處廝守多年的老邁夫婦,甚至是在波折情路上走過來的怨女痴男,最終由於不同的際遇和原因而黯然分離,從此斷情絕愛,往事便渺然如煙。

廣告

展品中有一個放大鏡,是分手時那女的送從給男的,女的還留下一句話:「我與您一起時總是感到很渺小」,傷痛之餘仍然沒有忘記給男的幽默地刺上一針。 另一件展品是一張明信片,七十歲的女士說明年輕時與鄰居的男子暗中相戀三年,一天晚上她的戀人從門縫插進一張明信片,卻給一直反對他倆私下交往的家人發覺,大吵惡鬧起來,他的戀人憤然駕車離去,卻不幸失事墮崖喪生,如今她終於掀起掩蓋了半世紀哀怨的薄薄一張明信片。 也有一位男士獻出一把斧頭,原來與他同居多年的女人背著他與別人往外地遊玩,在她離開的兩個星期裡,他每天揮舞這柄斧砍掉家中的每件家具,直到那女人回來發覺滿屋盡是破椅爛桌,以及堆疊一室的悲憤,讀來不禁心下一凜。 整體來說,那些故事的文字雖然大多未經雕琢,顯得粗糙,而且不少簡單的情節看來也很平淡,並沒有跌宕的戲劇性,可是筆者卻用心欣賞,因為一直感到這一切其實都是世道人情的尋常事,根本並沒有必要的詫異和過分的驚奇。

「問世間情是何物」從來就是千古難言破解的謎。 不少詩人墨客曾經以浪漫篇章歌頌,小說家和劇作者以細膩作品詮釋,電影導演以聲色映象加以美化,而更多的是男男女女無悔地豁出生命來譜寫一首又一首熱戀深愛的樂曲。 可是畢竟造物弄人,姻絕緣盡是無可挽回的事,到頭來海誓山盟變成虛言妄語,教堂聖壇前的一紙婚約變了法院離婚違約的裁決書,緋色的濃情深愛最終還是褪變得淡淡然而消失,不著半點痕跡。 那麼,這一所博物館就算是供過來人追憶憑吊的盦場了。

廣告

筆者已年暮,行過不少人生崎嶇路,到如今還是終於走進了那一間「愛斷情傷博物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