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司機》以外,讓觀眾最心寒有關光州 5.18 的電影《花瓣》

2017/10/4 — 14:24

* 截取電影片段內容略帶不安,敬請留意

我們知道,《逆權司機》絕不是有關光州「5.18」民眾起義的首部韓國電影,上周曾經介紹 1999 年由韓國當代影帝薛景求主演的電影《薄荷糖》,當中的一節講及男主角本來由一位內斂害羞大學生,因為被軍隊徵召到光州執行屠城任務,不慎開槍殺死一名女孩後,未能面對自己而性情大變,最後成為一位肆意使用武力打壓學生的惡警。當年導演李滄東選擇以光州起義一事,作為推演故事人物一生轉捩點的切入點,在光州一事已接近平反的年代推出,已不算是極其破革。因為另一套故事主線更明顯地以光州起義一事為核心的韓國電影,在「5.18」還未有平反的 1996 年推出,當中不論導演與導員的膽識,更值得我們尊重。

那套電影,亦是對我自己,在云云眾多以光州「5.18」抗爭一事作為故事題材的韓國電影中,最讓我看罷感到心寒的一套,它就是 1996 年由韓國女星李貞賢與剛剛被揭發納入前總統李明博執政年代的「演藝人黑名單」上的文成根主演的電影《花瓣》(A Petal 꽃잎)。

廣告

電影《花瓣》故事內容主要講述李貞賢飾演的 15 歲女孩,因與母親一同參與當年光州「5.18」起義時,因目睹母親牽著自己的手,卻不幸死於戒嚴軍的亂槍掃射的子彈下,心靈受到極大創傷,使她抵受不了,最後變成一名瘋人,只在一直流落街頭,甚至後來被文成根飾演的工人多番強姦欺凌,也沒有感覺。然而,一直旨在洩慾的文成根,根本不知道,也不對這位瘋少女的來歷,感到好奇,但經過相處了一段日子以後,文成根慢慢從李貞賢的肢體語言,察覺到她的失心瘋,其實是與她失去母親有關。而她的母親,正就是死於光州「5.18」的起義中。

《花瓣》絕對是一套富有多重意象含意的韓國電影,尤其在李貞賢與文成根二人的關係上,更見出韓國歷史中的縮影。不少影評人認為,李貞賢以少女身份,不斷被文成根性侵犯,正是意會著光州的民主化運動,被以軍人為核心的獨裁力量,以殺人如麻的恐怖手段鎮壓。而身邊的工人友伴,甚至其他男性,不但未有對她伸出援手救助,反而繼續藉她的瘋癲,對她施以欺凌,不斷強姦,也有如反映出當年在光州發生「5.18」民主起義以後,其他較保守城人的群眾,卻對此事視而不見,縱容軍人繼續鎮壓。

廣告

透過《花瓣》,我們深刻地知道「5.18」為光州帶來的創傷,不是時間過了便能沖淡成歷史,而是像陰魂一樣永遠包圍著這個城市。但能夠拍出這套極有深度的光州「5.18」電影,在 1996 年時絕不簡單。回想當年雖然已是民主化後的韓國,並且由文人領袖金泳三擔當總統,但兩名牽涉到光州屠城的儈子手,全斗煥與盧泰愚也是在同年才被法院裁定為叛逆罪,判處死刑。在光州起義一事未正式完成被平反之時,《花瓣》已敢於赤裸裸地對當年下令屠城的軍人,以電影手法作出極嚴厲的判決,並且把當年那些仍被視為禁忌的血肉模糊內容,直接呈現在觀眾面前,毫不忌諱,單是這點,已肯定了《花瓣》是眾多套有關「5.18」電影中的經典。

而正因為它的破革性,當年《花瓣》在韓國以至在不少外國影展,也獲得了極高的電影與道德評價,而李貞賢在電影裡,那一幕回想起母親因拯救自己不幸被殺,那個不斷失心荒自言自語,且反白眼的恐怖鏡頭,亦令她贏得了「靑龍電影獎」、「大鐘賞」與「韓國影畫評論家協會賞」的三料最佳新演員獎項。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