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司機:光州起義中有關北韓介入與武裝化的爭議

2017/9/29 — 14:13

因為電影《逆權司機》(台譯: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有關發生在 37 年前光州民主抗爭運動的種種事情,最近也再一次廣被媒體發掘出來報導,讓「5.18」一事的歷史,不致因為事件已發生有 30 年多之久,而慢慢被人淡忘。其實有這種擔憂,絕不是杞人憂天而已,37 年畢竟不是一段短時間,而且不少當年獨裁政府犯下錯事的紀錄,不少關鍵部份已被軍隊銷毀。一代人的記憶,在面臨資料與證據的失去,如何把他們不能忘掉的歷史傳給下一代,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當然,自韓國社會進入 90 年代,擁有了民主制度,新上任的民選總統,就當年兩位下令屠殺光州人民的前總統全斗煥與盧泰愚,決定以嚴懲處理以後,光州起義一事已被脫去「叛逆」的負面標籤,且更被國家冠以對民主運動帶來重大貢獻的名義,肯定光州人民當年的付出。但觀乎韓國數十年來的國家歷史,每一件涉及政權與起義的事件,當中保守與自由抗爭派別的對事件的評價,從未曾因有了判決而休止過。光州起義一事,也不能避免。

尤其當光州起義已成為歷史,對那些新一代未曾經歷過當年的抗爭運動,只靠歷史書來認識發生在 1980 年 5 月光州的「5.18 運動」,但由於當時獨裁政府年代,對紀錄光州起義一事嚴加審查,具體且客觀保留「5.18」資料的檔案數量極有限,嚴重影響新一代民眾對光州起義一事的了解。

廣告

就在這種資料真空的夾縫裡,一直蠢蠢欲動地希望為當年下令鎮壓示威者作決定平反的韓國保守派別人士,便借這被刻意丟空的歷史空間,肆意透過改寫歷史內容,來肯定當年獨裁者執行屠城,是有其必要。觀乎眾多保守派使出各式各樣卑劣的口實技倆,以捏造虛假事實,指控當年曾經有傳北韓政權因目睹光州起義的發生,有意借當年韓國國內社會政局不穩,曾調配軍隊南下去光州,協助當地民眾抗爭,以推翻全斗煥政權來解放朝鮮半島的謠言,最為卑鄙。

這種言論,其實自當年軍隊鎮壓光州人民起義以後,便已在社會廣為傳播,影響其他城市的群眾,如何判斷光州起義一事。幸好,多年來這個論調一直未有客觀事實證明,大部份韓國國民都只是視之為道聽途說,未有嚴肅處理。直至 2013 年開始,情況卻急轉直下。

廣告

事源 2013 年光州「5.18 起義」三十三周年紀念前夕,韓國兩大保守派陣營的電視頻道,TV 朝鮮與 Channel A(東亞日報的電視頻道) 不約而同播放了一個北韓「脫北者」的專訪,內容有關當年 1980 年的光州起義。在 TV 朝鮮的訪問中,該名脫北者宣稱自己前北韓特種部隊的軍官,曾經受金日成的命令滲入韓國,伴隨 600 多位野戰軍人透過海路到達全羅南道的光州,負責在當年挑撥離間,進行反政府的叛亂。另外一位脫北者,在 Channel A 的訪問中,也表示自己當年曾經是北韓向光州派下的其中一位軍官。他指出自己被分發到前線部隊,主要負責假扮是韓國光州平民軍隊,向韓國軍人進行襲擊。

就在節目播出以後,引起社會極大迴響。一批來自韓國保守網站討論區 Ilbe 的網民,不斷瘋傳這單新聞報導與訪問片段,一時間有超過 17000 多個網上留言,指出光州事件是一件北韓在背後挑起的恐怖主義事件,並不如外界認為是單統的民族愛國民主運動。更以一種來自該地區(全羅南道)的紅色魚類洪魚,借來攻擊光州市民是「親共」、「赤色」的。

相反,來自進步民主派的國會議員,卻發表聲明抨擊兩間電視台,卑鄙地篡改歷史事實,向國民播出不負責任的虛假報導。他們指出,兩位脫北者之言根本無事實根據,也否定了獨裁政權曾經犯下滅絕人性的罪行,情況不亞於日本否認有關在二次大戰犯下的戰爭罪狀一樣醜陋。

當然,有關北韓是否曾經介入光州起義,一直在韓國社會中也是極具爭議。在軍人總統全斗煥時期,當時的韓國軍方總參謀長也曾經公開宣稱,光州起義是北韓間諜在背後策劃,以圖顛覆韓國政權的恐怖主義行為。然而,事過境遷到 1995 年後,他曾經在受最高法院審訊有關殺害示威者的法庭上,推翻自己早前的言論,否定北韓在光州事件中的角色,並表示當是只是猜測。

根據不少軍事人士分析,由於當年全斗煥早已向全國頒下緊急戒嚴令,在國安極為嚴密的情況下,北韓要南下派出軍人間諜滲入的可能性絕有限。此外,就在報導公開不久,前韓國國防部部長金寬鎮也即時向傳媒澄清,沒有證據顯示北韓曾經參與 1980 年的光州民主化運動。況且,早前當年美國駐韓大使在一場有關「5.18」歷史的研討會上發言,表明當年美國從沒有接收過任何,有關北韓曾調派軍隊南下,介入光州起義的情報。可見一切針對光州起義與北韓軍事介入一事的言論,全屬保守派為推卸歷史責任,以篡改歷史來混淆民眾視聽的抹黑低賤行為,從無事實根據。

另一點有關當年光州民眾起義的爭議,在於當時 5 月 21日當戒嚴軍向站在光州市錦車路示威的群眾開槍以後,一批對軍人肆意開槍殺人感到極忿怒的抗爭人士,決定要以「以暴易暴」方式,到光州多間警察局內,搶走軍火庫的槍械來與軍人決一死戰一事,有言若然當年部份群眾未有把抗爭運動武裝化,或許軍人難以以群眾搶去武器,來合理化他們鎮壓的事實。

其實,翻查當年有關光州「5.18」起義的歷史紀錄,的的確確當年就抗爭群眾應否武裝化一事,曾經發生過不少爭拗。有一批偏向支持以和平方式抗爭的群眾,批評有部份過激份子搶去警局的槍械,與軍人作戰,行為極為冒險,因為此舉會使戒嚴軍可以此作借口,來繼續向群眾開槍作自衛。然而,那批已氣上心頭的青年群眾,在目睹前線戰友一個接一個,無辜死於軍人的子彈下後,被挑起的情緒根本難以平服下來。結果,在這個爭論上,強硬派佔了上風,決定繼續抗爭下去。

但到了軍隊在重整旗鼓,於 5 月 28 日以全副武力再一次攻入光州市中心時,當年以武裝化保衛作為群眾最後一座抵抗軍人的場所,全羅南道道廳大樓只剩下一批曾接受過軍訓的青年人,以機關槍作最後防守,絕大部份群眾,已在早一天前把之前搶走的軍械,自動繳出投降。最終,軍人殺入道廳大樓,在不消半小時的對峙後,在軍力絕對不足下,全軍覆沒,光州起義一事,也完結於此。

至於,當年應否武裝化一事,其實歷史也沒有定案。有人支持,說群眾出於自衛,其實也是逼不得已,無可厚非;但也有保守派人士,指責當年正是因為群眾搶槍,軍人為了捍衛國家安全穩定,鎮壓群眾,也有它的正當性。總之,有關光州「5.18」起義一事,雖然已被平反,但當中的爭議,依據在不同光譜的群眾中,繼續存在。

* 本周日下午仍有一場《逆權司機》映後分享會,時間為下午 6 時,地點依舊在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一樓平台,未看電影的可先買票,看「15:35」那一場次,散場後可再參加分享會。購票:https://goo.gl/pbaFoj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