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司機》宋康昊 為何哼唱韓國歌手趙容弼的《短髮》?

2017/9/19 — 12:0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剛剛於上周打入韓國歷代電影最高入場人次第九位,講述光州民主化抗爭運動中裡一位計程車司機「金四福」與德國藉記者尤爾根 . 辛茲彼得(Jürgen Hinzpeter),如何合力排除萬難把當時獨裁者屠城的證據公諸於世的電影《逆權司機》(台譯:《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不論在韓國、台灣與香港等地繼續帶動此電影的熱潮,話題不斷,最近因為《逆權司機》的影響,連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宣佈,將會成立特別調查組,重新查證當年軍方是否有在高空向光州市民開槍的舉動,尋求歷史真相之餘,也會還死難者家屬的一個公道。可見《逆權司機》的份量,已超出一般電影的限制,成為民眾追討歷史責任的實際力量。

看過電影的,抑或未看但已看過預告片的,也許留意到《逆權司機》一片中,有一首在片段襯底的音樂,伴隨著電影播出。而那首歌曲,也在電影開始之初,由宋康昊飾演的計程車司機一邊駕著車,一邊在嘴邊哼唱著。單從歌曲編排、節奏與電子樂器混音製作,我們便知道那首必定是有一定歷史的老歌,聽起來像是 80 年代最流行的電子音樂風格。就在歌聲傳出的那一剎那,一把既熟悉又獨特的韓國老牌歌手聲音冒起,他就是韓國一代情歌天王「趙容弼」,而那首歌就是他的較早期作品《短髮》(단발머리)。

《短髮》這曲,收錄在趙容弼發表的第一張唱片《窗外的女子》之中,屬他最早期在韓國流行音樂市場推出的作品。據電影《逆權司機》導演張熏所說,為了更貼現當時 1980 年的時代感,他特意挑選了《短髮》這首當年極受韓國舉國國民歡迎的歌曲,作為電影的主題曲,亦刻意在頭一幕以宋康昊飾演的計程車司機,哼唱出該歌曲,來呈現出當時的實際環境,讓觀眾可更投入當年的流行文化氛圍。

廣告

人氣極盛的趙容弼,1979 年起推出了首張專輯以後,人氣一發不可收拾。他的歌曲《短髮》,從 1980 年年初開始,雄據當年多個月 MBC 與 TBC 多個流行曲排行榜的冠軍位置,而且也令他連續數年,不斷奪得電視台頒發的「年末歌手皇」大獎。而由於節奏明快,內容也是輕鬆講及一名等待心儀少女芳心男孩的情愛故事,《短髮》當年也是韓國剛興起的「的士高」最經常播放的音樂選擇。

從一些韓國媒體報導得知,原來有國民歌手美譽的趙容弼,一向不太喜歡自己的歌曲,被挑選為電影的背景音樂。但據說這一次《逆權司機》成功遊說趙容弼破例,允許電影選用他的舊作,是源於他認同電影劇情有其需要,可以配合時代氣氛,而且更重要的,原來是出於他對演員宋康昊的信任。另外,如果要在趙容弼的舊作中,挑選一首更貼及「光州 5.18」情緒的歌曲,其實他在 1982 年推出的作品《生命》,當中不少歌詞都是一邊唱著乘風破浪的孩子們迎著巨浪不斷挑戰,另一邊則叫喊著「生命呀,生命呀﹗」,像是映照著光州被犧牲的青年人一樣,其實是更貼切的選擇。

廣告

然而,如導演張熏所說,他就是希望以《短髮》來帶出一種「去政治化」的平凡社會現實環境。像電影中的計程車司機般,他一直以來都只是生活在社會的低下階層中,根本毫不關心當年什麼大學生抗爭示威,每天只是想著多賺一點錢,盡快與女兒一同改善生活,建立一個屬於自己像樣的家。同樣,正如故事中的德國記者曾與光州當地市民坦言,自己當記者的原因是為了賺錢。在電影內建立這樣的印象,正是要觀眾接受,那些原是平凡得如一般百姓的人,當目睹獨裁者一聲令下,向無辜的市民開槍射殺後,他們內心忿恨的反應,其實都是自然不過的人之常情。

正如當一個無恥政權,作出了違背常識、違反人倫人性的不合理舉動時,不分你是計程車司機或是記者,本能反應都是作出人應有的反抗。所以,他們都不是出於英雄主義,而是一個基本得像一個人一樣,盡下該做的責任。導演張熏以象徵著太平盛世的《短髮》一曲,襯托著「光州 5.18」違反人性的一面,再帶出計程車司機的轉變,可說是《逆權司機》最叫人歎為觀止的一點。


趙容弼《短髮》:https://youtu.be/gnCuPBILJOo
港版由譚詠麟改編的《火美人》:https://youtu.be/1gwktm_bYw4
參考:http://bit.ly/2w2RlSf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