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馬來西亞大選的愚見 — 五年前我遇過的當地導遊

2018/5/3 — 14:21

2013年馬來西亞大選,圖片來源:VOA News片段截圖

2013年馬來西亞大選,圖片來源:VOA News片段截圖

【文:Wun Lee】

五年前有機會到馬來西亞參加義工服侍計劃。因為我是其中一位統籌,我需要跟當地單位接洽,其中一位是當地的華人導遊,我姑且稱她叫C。

C是個爽直的人,最初她見到我們,她十分驚訝──她沒想到我們此行,不是為了吃喝玩樂,而是到當地做義工。

廣告

我們整個服侍團有五十幾人,她知道我們要接洽當地不同的志願單位,她仗義把我們所有聯絡工作都接過來。這十幾日的行程裡,她全部替我們安排好聯絡的工作,十分順利。

其實關於C的事,還有某些片段我至少仍很深刻......

廣告

******

她說,她懂得八種半語言──她是潮州人,所以懂潮州話;除了廣東話、華語、英文、馬來話,還懂法文、荷蘭話… 我也忘記她確實還懂哪種語言。至於那半種(好似是法文),好似是因為未獲旅遊當局認證(而其他都有),所以只能算半種。她還說,這裡的華人,至少會懂馬來話、華語、英文,以及自己的家鄉話。

當我們還在驚嘆她的「語言天份」時,她卻告訴我們,其實這並不值得羨慕。因為馬來西亞政府不太保障華人,華人惟有自力更生,多懂一種語言,不過是多件謀工具;在馬來西亞,華人若不靠自己,就沒人可以幫助自己。

或許不少人都知道,在馬來西亞,「馬來人至上」這觀念根深蒂固,甚至受憲法保障。在馬來西亞,無論在就業、教育、投資、公務員聘任等各方面,馬來人皆享有優先待遇;長期以來,當地非「正宗本土馬來人」,皆被視為二等公民,在當地有近四分一人口的華人社群,長期受到不平等對待。

既然政府不保障華人社群,他們就自力救濟。我們所服侍的機構單位,絕大部分都是華人團體自己開辦;沒有政府資助,他們就靠華人各界團體的捐助。

******

五年前的馬來西亞是大選年;當我們到馬來西亞做義工,剛剛是選舉完結一個月。執政國民陣線雖然得票不過半,但因重劃選區 (gerrymandering) 或疑似幽靈選民種票等手段,仍取得過半國會議席執政--這是徹頭徹尾的不公義。

有一次,C跟我們閒談此事,講到他們對於曾如此渴望,馬來西亞能一夜變天;幾乎所有華人都「瞓住身」,投票希望將「阿雞哥」(即現首相納吉)vote him out。可惜落空了…

有位同學說:「今次唔得,咪下次再選過囉。」

C說:「冇架啦,最有希望就係今次;今次唔得,唔會再有下次…」

當時我不太理解她的想法,因為爭取公義的路,從來都是漫長吧;我將香港政制如何不公義的情況告訴她,想她知道,您們還有一人一票,還有希望吧。

此時是2013年,雨傘運動未爆發,「佔領中環」還不過流於討論;但回想起來,其實我是愚蠢的。即使一人一票普選,制度不公,還是徒然。

但事後回想,我覺得自己最愚蠢的,不是什麼制度不公,而是自己無法洞察到,對於他們而言,最大的挫敗來源,是強權壓迫下帶來的無力感。

五年前,或許我未必明白;不過眼見這幾年,民主普選非但毫無寸進,法治人權卻不斷後退,紅色的手不斷伸進各個社會層面,甚至身邊的人都談論、計劃移民時,我體會到馬來西亞華人所面對的無力感。

******

五年後的今日,馬來西亞人再一次面臨歷史的抉擇,不足一個星期後,馬來西亞再次大選。執政黨似乎亦重施故技,透過重劃選區等手段來維持其政權。另一方面,在全球自由民主狀況不斷倒退的情況,加上反對派內部皆出現分裂(亦有部分支持者因不滿反對派endorse 前首相馬哈廸而聲言投白票),我這個局外人看來,要將執政黨換下台,難度頗高。

我已極少跟導遊C聯絡,不過偶然在Facebook看見導遊C的status,看來她似乎仍願意關心時事,亦會呼籲人們積極投票。我既為她仍熱愛自己的家國,關注社會而高興,但也替他們擔心;改朝換代成功,固然值得高興,但一旦失敗,他們會否如五年前,甚至數十年前一樣,再次陷入深深的無力感,令他們不再關心自己的國家?

每次選舉,人民都應該把握。當然投票不是最有用,亦不一定即時帶來改朝換代的結果,但無論如何,在任何爭取民主運動的地方,投票始終是人民的有力武器。衷心希望他們成功。

 

2018年5月3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