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逆權司機》,李滄東的《薄荷糖》也有談及「光州 5.18」

2017/9/22 — 18:29

《薄荷糖》劇照

《薄荷糖》劇照

最近因為《逆權司機》(台譯:《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熱潮,除了重溫了早年前曾經在 KBS 電視台播出,由德國藉記者尤爾根 . 辛茲彼得(Jürgen Hinzpeter)提供不少片段製作的有關「光州 5.18」紀錄片《藍眼睛的目擊者》,也特意找回來了多套曾經在故事情節內容上,有提及或甚至以當年光州民眾起義的電影,逐一慢慢再看一遍。在云云眾多套選擇中,不能否認 1999 年由韓國著名詩人導演「李滄東」拍攝的電影《薄荷糖》,迄今為止,依舊是我最深刻又難以忘記的韓國電影,沒有之一。

電影《薄荷糖》是以倒敍的方式,把由薛景求飾演的男主角金永浩,為何決定跳上火車軌上自殺的原因,逐步在每一個影響他人生的關卡拆解。當中,數最影響他一生命運安排的一件事,正就是他於 1980 年在服兵役的過程中,忽然被軍方調配至全羅南道,當時正發生聲討軍方領袖全斗煥不法政變一事的光州市,執行以武力鎮壓示威者的任務。電影裡,李滄東沒有以煽情的屠殺場面,來挑動觀眾的情緒,反而以當時還是單純得帶點傻氣的永浩,被迫走上如戰爭一樣的前線,追擊著落荒而逃的學生,來呈現出前線士兵如何不由自主地,因上級的政治命令,而被迫拿著機關槍向學生掃射。

從沒有想過會對別人動武的永浩,卻在自己不幸誤中同僚射出的子彈時,遇上了一名手無寸鐵的女學生。當時,那位女學生向永浩苦苦哀求,表明自己並無惡意,希望他可以讓自己離開,平安回家。本來,永浩也同情那位女生,喊著叫她盡快逃跑,只可惜在他開槍驅趕那位女生的途中,子彈卻誤打中了女孩,把她射死了。事後,金浩衝上前去,只能抱著那位已被自己殺死的女生,抱頭痛哭。然而,正因為這一次在光州留下的殺人傷痕,徹底改變了永浩的一生。

廣告

從此以後,永浩不能面對自己曾經殺過人的過去,決定以變得更暴戾,來面對自己的將來。適逢 80 年代開始,韓國進入由軍人全斗煥統治的高壓時期,服過兵役以後的永浩,選擇加入當時主要以拘捕爭取民主大學生為主要工作的警隊,成為一名惡名昭彰,喜歡以暴力毒打學生的無良警察。

永浩的一生,從開始是一名單純得只喜歡拍照的善良大學生,後來卻因為獨裁者一下濫權的私心,肆意動用軍人向學生執行殺人任務,不但把國家內部的人民,從此留下一條永不磨滅的矛盾傷痕,更使韓國進入暴力化社會的時代。後來因為民主化以後,永浩改過自新,離開警隊繼而從商,乘著韓國經濟最好的時光,過了一段風光的日子。只可惜一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稱為「IMF 危機」),最終把欠債纍纍的永浩推至死亡。三段歷史,三個人生的轉節,除了反映了永浩擁有一種從來不由自主的人生觀,其實它也更是過去韓國過去數十年間的社會縮影寫照。

廣告

而今天韓國國民,一條最深且永不癒合的傷口,卻是源自於1980 年 5 月 18日,那一口由軍人開出的第一槍,射向光州的平民開始,韓國歷史從此再不一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