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走不可 — 為何加泰隆拿人不得不獨立?

2017/10/7 — 15:31

2013年首次在國慶日發起400公里手牽手人鏈示威,沿著千年古道 Via Augusta,橫越整個加泰隆拿沒有間斷,藉以表現爭取獨立的決心。(網上圖片)

2013年首次在國慶日發起400公里手牽手人鏈示威,沿著千年古道 Via Augusta,橫越整個加泰隆拿沒有間斷,藉以表現爭取獨立的決心。(網上圖片)

美國獨立宣言中的首段是這樣的:「在有關人類事務的發展過程中,當一個民族必須解除其和另一個民族之間的政治聯繫並在世界各國之間依照自然法則和上帝的意旨,接受獨立和平等的地位時,出於對人類輿論的尊重,必須把他們不得不獨立的原因予以宣布。」二百年後的今天,另一個民族也有不得不獨立的原因要向人類宣布。不過現實告訴這個民族,没有什麼人類想聽。

這時刻我本應該在趕忙編排課程,但看到加泰隆拿近日獨立公投一事引起相當關注和討論,當中卻遺缺了大量重要的背景資料,此情此景,實在於心不忍。加泰首府巴塞隆拿是我年輕時首個到訪的歐洲城市,當年小住了三個月,算是親身認識了一點加泰隆拿歷史和文化,人生得到莫大的啟發,所以就算幾忙,都要寫些文字報恩。

篇幅有限,本文只集中呈現近日討論中欠缺的背景資料,希望讀者得到更多資訊後,更全面了解加泰隆拿人「不得不獨立的原因」。

廣告

首先,坊間的討論都給人一個印象,加泰隆拿人在這十幾年才開始爭取獨立,而主要原因是不滿向西班牙中央政府交稅過多,要幫手養其他省份的懶人。事實真是這樣嗎?過去三百年來加泰人一刻都沒有放棄過爭取獨立(當然不少時候以尋求自治為主)。這三個世紀的路上,無數加泰人付出過鮮血與汗水;無奈只是一路走來,始終未得。另外,我們都有醜化加泰人成Mr Scrooge的傾向,怪它不想幫窮親戚解決財困。實情是,加泰在現行的財政中央集權下也是一名受害者。本文嘗試補充中文媒體沒有報導的資訊,讓大家體會到他們想離隊的苦衷。

三百年來的抗爭

廣告

三百年前,一場重要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1701-1704),法國西班牙聯軍,打敗了英國和奧地利聯軍(加泰隆拿也在這方),列強於是簽署烏得勒支和約(1713)。和約當中無人尊重早於1283年已開始撰寫的加泰隆拿憲法,令加泰於戰後被奪去大部份原先享有的自治權。於是巴塞隆那為保加泰隆拿憲法不至淪為廢紙,不惜獨力繼續和法西戰鬥下去。法西軍隊於1713年7月兵臨城下,圍堵巴塞,只因兵力不足而未全力攻城,結果巴塞隆拿被圍城足足十三個月;1714年8月新增的兩萬軍力強勢進攻,巴塞戰至9月11日宣佈投降,無奈歸入西班牙波邦王朝。單單這場圍城,就令巴塞人死傷過萬。停戰後加泰軍人或成階下囚或被殺;數千市民被囚被放逐。三萬貴族及統治階級逃亡到維也納尋求庇護。加泰境內的城堡及官方機構陸續被拆毀,加泰隆拿語亦首度被禁用。如果你只知道10月1 日公投那天加泰人因為爭取獨立而被馬德里警察打至頭破血流,你現在會發現其實三百年前他們已經為了保衛自己的憲法而壯烈犧牲過一場。每年911都是加泰隆拿大事慶祝的原因,亦再清楚不過了。這一天是用來紀念1714年為自由和尊嚴而戰死的加泰隆尼亞人民,亦鼓勵加泰人毋忘獨立自治的夢。

1714年加泰隆拿人為保衛自己的憲法,不惜獨力作戰,結果被法國西班牙聯軍圍城十十三個月,最後無奈投降,在失去大部份自治櫂下歸入西班牙波邦王朝。(維基百科圖片)

1714年加泰隆拿人為保衛自己的憲法,不惜獨力作戰,結果被法國西班牙聯軍圍城十十三個月,最後無奈投降,在失去大部份自治櫂下歸入西班牙波邦王朝。(維基百科圖片)

三百年來尋夢的故事能寫一本三百頁的書,在此只能重點簡述。十八世紀加泰隆拿受惠於工業革命,成為全西班牙比較富裕的地區。不少發迹工業家出錢支持加泰隆拿文化的復興;不過同時間,他們不欲這復興發展成分離主義,因為不想失去西班牙國內對工業品龐大的內需。於是獨立運動雖然得到金主的支持,亦只能間接推動。接著,十九世紀歐洲浪漫主義引發民族主義遍地開花,迸發過歐洲多國的獨立運動;而加泰隆拿出現名為Renaixença的文藝復興運動,希望重振加泰隆拿語和文化傳統。其中一件極有象徵意味的事發生在1888年:巴塞豎立起Rafael Casanova的雕像。Casanova就是1714年巴塞圍城時的市長和指揮官,透過紀念這位巨人,加泰人自此每年911都來到雕像前,重提自己對自由和獨立自治的堅定意志。可是,自由對加泰人絕非理所當然。在1923-30埃斯特利亞和1938-75佛朗哥兩段獨裁統治期間,連這小小的悼念行為也被政府禁止,可見加泰人早就見慣來自中央政府高牆的阻撓。

多次失之交臂的自治國地位

踏入二十世紀,加泰獨立運動得到長足的發展亦同時受到強力部門打壓。1914年由四個地區議會聯合成立了加泰隆拿聯邦,這是自1714年以來首個獲西班牙中央政府確認的地方行政組織,意義非凡;可惜1925年被獨裁者埃斯特利亞強行解散。1919年和1932年兩度撰寫加泰隆拿自治法,確立加泰人是一個在西班牙共和國內的一個自治國的地位。兩次立法都獲得地方議會通過。再加上加泰人民公投表態支持。可惜1919年一役西班牙政府連討論也沒有,慶幸的是1932年這次卻成功獲第二共和國中央政府通過,雖然很多字眼都被修改,最重要當然要數「自治國」改成「自治地區」這身份定義的關鍵處。支持自治或獨立的加泰人當然極度失望,但無論如何也算有過寸進。不過1933年右翼政府上台,前朝政府給予加泰的自治權又被收回。

峰迴路轉來到1936年選舉,加泰人、工會份子、共產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組成聯盟參選並且險勝傳統勢力。新政府立即恢復1931-33年第二共和國的改革,其中當然包括加泰隆拿之前艱辛獲得的自治地位。佛朗哥為首的軍人極度痛恨這些顛覆思想,於是發動政變,意圖推翻政府,為期近三年的西班牙內戰隨即爆發,加泰的土地更成為這些進步分子的重要基地。再一次,加泰人為了保衛自治權,無懼地走上戰場。內戰中有二十萬共和軍犧牲,再加上極權佛朗哥戰爭期間和戰後對平民和反動分子的濫殺,保守估計共三十至三十五萬人被殺害;雖然難以獨立估算,當中喪生的加泰人一定為數不少。除此之外,佛朗哥當權足足三十六年,矢志不移消滅加泰文明。這期間,加泰隆拿語全面被禁,打壓程度前所未有:加泰隆拿語在學校消失、不能用於文件、廣告或告示,西班牙語成為唯一官方語言;文化方面,中央甚至連加泰隆拿傳統舞Sardana都不准民眾繼續跳,官方推崇鬥牛和佛林明哥舞為西班牙文化的正宗。

1975年佛朗哥死後,西班牙終於恢復民主。加泰隆拿終於能夠和平地展開近代的獨立運動;雖然這個新誕生的君主立憲制國家最初走非中央化路線,為西班牙全國成立十七個自治區,看似尊重國內不同民族的自治權;但無奈過去四十年來,這個西班牙中央政府並沒有真正尊重加泰人民的自由和權利:為了實現三百年來的自由夢,近年有越來越多加泰人明白唯有獨立,他們才能得享全面的自由。這部份總算有較多討論,我就在此不贅了。接下來要探討一下第二個誤解。

沒有人會只因不想交稅而尋求獨立

加泰人當然有投訴過自己要上繳到中央的錢遠多於從中央收到的,這處境固然是近年令加泰隆拿想脱西的原因,但這絕非實況的全部。未看獨派的觀點,先看看官方的文宣。El País是西班牙第一大報,作為親政府媒體,當然要在獨立投票日前推出重點專題去踢爆獨立運動的「大話」。其中9月25日寫了一篇名為 Myths and Falsehood of the Catalan Independence Movement,其中重點招呼的當然是Spain is Robbing us這個獨派最有力的號召。首先,作者提出獨立運動領袖聲稱2012年加泰隆拿每年要上繳相等於8.4%GDP的稅款到中央是報大數,其實只有4%。然後作者處理另一個重點,就是加泰人認為中央投資到加泰隆拿的遠比它上繳的少。作者倒算老實,自己列出數據:2011-2015西班牙中央政府對全國投資減少了36.6%,對加泰隆拿則減少57.9%。作者解說這是解決國內貧富懸殊的合宜方法,而非搶錢。緊接著這份親政府大報就列出2014年數字,指出無論如何加泰都不是貢獻最多的,馬德里就上繳了相當於GDP9.8%的稅款,你加泰隆拿的5%只是老二。最後更祭出歐盟的做法來嚇唬加泰:歐盟一直都有北方富裕國補助南方較窮國家的措施,你加泰隆拿不是也贊成嗎?作為西班牙第一大報,站在中央那邊去打擊獨立運動也是無可厚非,但讀畢官報的講法後,相信你也讀得出字裡行間的意思。馬德里實在無法推諉,中央真的是欠了加泰隆拿,連黨報的行文也只能避重就輕,無法理直氣壯反駁Spain is robbing us的指控。

西班牙第一大報El País,亦是親政府立場的報章,在10月1日加泰隆拿獨立公投前推出專題「揭穿」當中的十個迷思和謊言。(網上圖片)

西班牙第一大報El País,亦是親政府立場的報章,在10月1日加泰隆拿獨立公投前推出專題「揭穿」當中的十個迷思和謊言。(網上圖片)

其實西班牙中央在經濟上如何對待加泰隆拿,華文媒體幾乎找不到任何內容,來來去去都只有加泰不滿上繳中央過多這一點。讓我以當地的公共事業為例補充一下這方面的討論。先回到2007年,這是在民生方面馬德里令加泰人失望的一年。這年夏天,加泰隆拿的Girona和巴塞隆拿都發生了停電。其中巴塞隆拿更加經歷了近乎全面停電近78小時的惡夢,可說是現代大城市中非常罕見的情況。停電不單影響數十萬家庭的生活,到處有人被困升降機,出動人手指揮交通、餐廳酒店等商業活動無法運作,甚至醫院也要使用後備電源做手術。觸發這次大停電的原因就是電纜老化,負責供電的Red Eléctrica and Endesa兩間公司,都是當時中央政府有份控股的公司。這兩間公司事後當然被罰款,但巴塞上上下下都覺得這是中央政府漠視加泰需要的其中一個鐵證。數據上,全國25%的電費都由巴塞付鈔,但維修的資源就只有15%用在巴塞,怪不得供電設置出現老化,引發這次世紀大停電。

受夠了!我們的基建我們決定

能令普通民眾由失望繼而絕望,純政治理念一定無法做到,必定因為跟民眾有切身關係的民生事情上政府重重覆覆的失信,還要面不改容。同年的秋冬天,巴塞人遇上一場令他們對西班牙心死的最後一根稻草。巴塞連接周邊城市的國營Renfe短途火車近乎每天都出現故障,嚴重影響市民上班,引起巨大民憤。可是,情況沒有改善,問題更持續幾個星期。終於,加泰人忍無可忍上街示威,並在遊行中展示出重量級口號:Som una nació i diem prou. Tenim dret a decidir les nostres infraestructures (作為一個民族國家,我們受夠了!我們的基建我們有權去決定!)。這次遊行意義深遠;本來在加泰大型示威只是尋常事,但以民生需要連繫到獨立的訴求的大型遊行可說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強烈反映加泰人對中央政府莫視他們的需要已找不到其他解決方法,唯有在政治上獨立自治才有出路。

2007年加泰人不滿西班牙中央政府莫視加泰隆拿的民生需要,發起大型遊行,以「作為一個民族國家,我們受夠了!我們的基建我們有權去決定!」為口號。(網上圖片)

2007年加泰人不滿西班牙中央政府莫視加泰隆拿的民生需要,發起大型遊行,以「作為一個民族國家,我們受夠了!我們的基建我們有權去決定!」為口號。(網上圖片)

有人嘗試不談感覺,以只講數據的方式去呈現西班牙中央政府在交通建設上如何對待加泰隆拿:

過去二十年,巴塞沒有在周邊興建任何火車軌,馬德里則起了84公里;
過去二十年,巴塞在火車沿線增加了8個站,馬德里則增加了20個;
巴塞每天只有826班火車,載客345,000人,馬德里每天有1500班火車,載客950,000人
在巴塞只有一條火車線服務的路段有80公里,馬德里只有20公里;
地鐵方面,巴塞有123公里,165站,11條線,馬德里有294公里,301站,15條線;
自2000年至今,巴塞地鐵增加了32公里,馬德里增加了124公里;
巴塞連接機場的地鐵2016年才落成,而且要轉車才能到市中心;相反,市中心直達馬德里機場的地鐵線早於1999年落成。

再中央化,全部都係再中央化

加泰人就是日復日,從日常生活中的這些實在數據,慢慢明白到自己上繳到中央的錢,並非完全是用於支持西班牙較窮地區的弟兄姊妹,而是供應無盡的彈藥讓馬德里實行近年再中央化的政策。如果再看看高鐵AVE的發展,要麼你是加泰人也會絕望。西班牙是繼中國後擁有最長公里高鐵的國家,全國都質疑這項發展:而且所有高鐵的路線都以馬德里為中心連接去全國大大小小城市,一方面一些用量不多的地區如Albacete或Santiago de Compostela,投資肯定無法回本;另外,高鐵以馬德里為中心,在這系統內,並沒有計劃安排加泰隆拿連接華倫西亞或畢爾包等重要城市,從服務市民或商業回本考慮來說都是匪夷所思的。諷刺的是,2008年馬德里至巴塞隆拿的高鐵終於通車,但相比起經濟效益明顯較低的馬德里至西維爾路線早於1992年投入服務。遲了十六年才到來的高鐵,加泰人除了搖頭慨嘆,更自然會失望詰問,若果西班牙中央不是想發展連接到法國和全歐洲的高鐵系統,這條馬巴路線會不會再等多廿年才興建?加泰人看穿了中央只是為了自己利益才做好人。

西班牙高鐵的發展圖。再中央化的政策非常明顯,所以路線都以馬德里為本,原全忽略加泰隆拿的需要。(網上圖片)

西班牙高鐵的發展圖。再中央化的政策非常明顯,所以路線都以馬德里為本,原全忽略加泰隆拿的需要。(網上圖片)

全國都質疑高鐵的成效,中央政府卻加速興建;相反的是,大家都認同的貨運鐵路卻遲遲不去動工升級。其中一條重要貨運路線已討論多時,就是地中海通道,由西班牙南方沿海岸城市Algeciras, Malaga, Cartagena,再經華倫西亞及巴塞隆拿直入法國。這條貨運鐵路能幫助西班牙沿岸城市成為重要的貨運港,服務使用蘇伊士運河運送貨物的亞洲公司。不過,縱使這鐵路有助西班牙較窮地區的經濟發展,但由於這路線不經馬德里,跟西班牙再中央化的政府不配合,所以一直只聞樓梯響。

由於篇幅所限,只能集中電力和交通這兩方面的例子去呈現加泰人對西班牙失望的更多原由,而非只是主流媒體一直提到不滿上繳給中央的稅款過多。可以說,西班牙搶劫加泰隆拿的故事真係一匹布咁長。

補充完媒體沒有提及的歷史和經濟民生問題,最後想補充加泰隆拿語言及教育問題。了解加泰人近年在語言面對的打壓,你會更明白為何他們決定非獨立不可。

所有中央都會管教學語言

2012年12月,西班牙教育部建議新法例,試圖干涉加泰隆拿學校的教學語言,此舉立時觸動加泰人的神經,當時狀況可從市民的行動窺見。時維聖誕前夕,當年最多見到的並不是聖誕快樂,到處傳播和張貼的都是這一句話:Keep Calm and Speak Catalan。甚至連議員都帶同印有這句話的海報入議會抗議。這句話大家都見過無數惡搞版本,但原版是在二戰期間邱吉爾想用Keep Calm and Carry On來振奮人心,就算納粹德軍入侵都要如常生活,不能沮喪;最後因情況未見得這麼壞而沒有派發已印好的過百萬張海報。這事一直無人知曉,直至2000年一間書店發現一張當年的海報才引來多方印制成不同商品,傳遍全球;創作這句口號的背景實在跟2012年加泰隆拿的處境有相似之處,西班牙語如同軍隊想入侵加泰的校園,搶奪教育語言這橋頭堡,企圖重新建立西班牙語在加泰地區的影響力。難怪當日Keep Calm and Speak Catalan這句話在各種社交媒體都在瘋傳,現實生活中亦無處不在。

2012年加泰隆拿議員拿著寫著Keep Calm and Speak Catalan的海報,在議會內反對西班牙中央政府試圖干涉加泰隆拿身的教學語言。(網上圖片)

2012年加泰隆拿議員拿著寫著Keep Calm and Speak Catalan的海報,在議會內反對西班牙中央政府試圖干涉加泰隆拿身的教學語言。(網上圖片)

未講西班牙政府連語言也要再中央化的政策之前,先讓我介紹一下加泰隆拿語在1975年西班牙回到民主發展後的情況。由於加泰隆拿語在佛朗哥執政的36年間(1939-1975)被全面禁止,在加泰地區的學校都只能用西班牙文授課。所以第一階段(1978-83)進行了初步的恢復:加泰隆拿語成為必修課,學生每星期最少上三小時課。結果,到1983為止,90%在幼稚園和小學的兒童都有在校修讀加泰隆拿語。

第二階段(1983-92),按步就班重建加泰隆拿語成為教學語言。這階段推動幼兒園、小學和中學幫助學生精通西班牙語和加泰隆拿語,並確立學生能夠以自己母語去學習的權利。結果,到1992年為止,63%的幼稚園和小學已轉用加泰隆拿語為教學語言。

第三階段(1992-2000),透過法令和課程改革的配合,全面在各級別實行加泰隆拿語既是獨立科目亦是教學語言的雙重地位。同時間,加泰人在完成強制學習之前能夠精通西加雙語的要求沒有改變。這階段的努力,令加泰隆拿語成為了教育系統內最主要的教育語言。

第四階段(2000-10),這十年間有大量移民來到加泰,2000-01學年只有約二萬五千外語學生,2009-10學年已升至近十六萬人。如果不去幫助他們,好大可能他們只會說西班牙語而不懂加泰隆拿語。所以地區政府撥出大量資源提供課程,以致加泰地區以加泰隆拿語為教學語言的政策不致被拉後腿。

就在加泰人用了近四十年努力恢復自己語言去用作教育語言,教育局突然跑出來說要改革一下。美其名就是提供更多選擇,實質是旨在打壓非西班牙的文化和語言,協助再一次中央化政策的推行。中央政府想如何搞局?簡單來說,教育部建議修法,要求加泰地區的學校必須提供足夠的資源讓學生選擇用自己的語言學習,不能強制學生都只能接受加泰隆拿語授課;如果地區的學校做不到,家長有權送子女到私人學校升學,而相關費用應由地區教育部門負責。

非走不可是為了自救

加泰人好不容易在被禁用自己語言三十六年後,努力恢復自己應有的權利。他們又怎可能再忍受來自西班牙中央的歧視和打壓?即使現階段可能只是小動作,但加泰人只會對留在西班牙更為死心。

當年小住巴塞隆拿三個月,每個星期都跟當地人踢波,亦在魯營球場震撼地首次親眼看過Catalonia is not Spain那條巨型橫額。讀了以上的史料,相信你不會再以為加泰隆拿人的獨立運動只不過是近年球場上拉下banner、舉辦過百萬人手牽手自high的示威行為,而是三百年來時不時要付上鮮血的代價去捍衛自由的民族尊嚴之戰;再了解到他們在經濟民生、語言及教育問題所遇到的忽視和打壓,你應該不會再以為加泰人只是不想交重稅才扭計喊獨立,理解這獨立運動為對抗西班牙再中央化政策下的自救行動會更接近實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