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飛越烽火燻炙過的大地……

2018/5/6 — 15:41

三年前參加過東歐七國的旅遊團,大型旅行車在超級公路上馳騁,走馬看花的遊覽了多個城市,浮光影掠印象中克羅地亞(Croatia)的十六湖國家公園 (Plitvice Lakes) 和斯洛文尼亞 (Slovenia ) 的普雷雪倫廣場 (Presernov Square) 卻留下深刻回味的憶記,三年後再策劃兩星期自由行作深度探索,上月終於圓夢成緣。 料不到的卻是這麼一次旅程,一開始便飛越烽火燻炙過的大地,觸發起一些聯想和感慨。

行程計劃只在兩個城市落腳,即是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 (Zagreb) 和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納 (Ljubljana),然後從這兩個蹲點向週邊小城鄉鎮隨意走走。 從香港到薩格勒布沒有直航班機,所有不同航空公司的路線都必須中途停站,整個航程最少十三小時而最多轉折逾二十小時不等。 筆者參詳過資料最終選擇阿聯酋航空公司,由香港先飛杜拜,再從杜拜轉機抵薩格勒布,前一段約七小時半,後一程需時五個半鐘頭,中途在杜拜機場逗留三句鐘,全程算起來足足十六小時! 旅程的冗長漫漫本就是在預計之中,倒是飛行路線是意料之外,更惹起筆者的傷感。

筆者的民航知識貧乏,直至在飛機上觀看電視屏幕方始得悉飛行路線原來大致如此:飛機從香港出發便往西北方向經中國內陸昆明飛行,越過緬甸北部,經孟加拉進入印度北部,沿著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朗邊界上空抵達杜拜;從杜拜再起飛時主要跨越波斯灣,經伊拉克國土,飛過敘利亞西北部邊陲進入土耳其,再越過巴爾幹半島諸國才到達薩格勒布。 香港距離杜拜約六千公里,杜拜至薩格勒布約四千公里,全程近一萬公里,飛機以時速約八百公里經過這一條航道,倏然之間筆者發覺飛機所飛越的多個國家和地區,原來多年以來一直飽受不同原因和形式的戰爭暴力所蹂躪和摧殘,真的是生靈塗炭。慘不忍睹。

廣告

在偌大的A380機艙內筆者享用一頓頗愜意的晚餐,呷飲幾口醇香紅酒,渾渾噩噩看了兩齣蠻不錯的電影,怎也好好歹歹抱頭昏睡過一覺。 可是,就在一萬二千公尺高空下的密林山野和城鎮鄉村,卻依然烽火不絕,敗瓦頹垣中的硝煙或許沒有揚起得那麼高,破城廢墟爆放出來的廝殺聲也不能穿越濃厚雲層,但是血跡斑斑的歷史畢竟歷歷在目,讓人揮之不去。 筆者不禁聯想起遊人躡手躡腳走在不少旅遊景點時髦興建的「天空走廊」上,透過玻璃板看到腳底千尺萬仞下的風景,不過如今眼底下遠處盡是眾生苦難慘況,對比起來顯得有點吊詭,甚至可說頗為荒唐。 筆者更不免慨歎:假若眾神諸佛猶在,坐擁雲靄中冷眼盡看凡間世道人情,豈可能夠繼續容忍災劫苦難不住的肆虐民間?!

更令筆者感慨不已的,正是這些年來香港這座孤城早已陷入政治烈火的焚燃當中,民心焦灼得無暇兼顧城外異域的慘烈號叫,對身外環境的景況感到有點冷漠,甚至變得涼薄。 鄰近國土維權人士和異見分子遭受逼迫的淒厲呼聲早已得不到多數香港人的迴響,更遑論對於羅興亞人被緬甸主流社會排擠、鎮壓以至屠殺、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欺壓無辜民眾、以色列政府血腥鎮壓巴勒斯坦人抗爭,以及敘利亞官方軍隊以毒氣殘害婦女兒童等慘劇暴行所應有的反應,甚且本著人道精神所必須表達的關心,以至強烈譴責。 難道香港人真的早已心力交瘁而自顧不下,連基本的人性良知也顯得如此麻木而無動於衷嗎?!

廣告

筆者不敢妄言悲天憫人,而異地遠遊本來就是賞心悅目之樂事,可是在旅途上仍然嗅聞到烽火燻炙過的大地所發出的焦味,總是令人深感神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