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飛進大漠 聽過來人說故事 

2017/9/29 — 10:51

在宣明會工作的博比早前負責接待一班到訪蒙古的港人助養者,其間他透露自己曾是助養兒童,令一班助養者又驚又喜。

在宣明會工作的博比早前負責接待一班到訪蒙古的港人助養者,其間他透露自己曾是助養兒童,令一班助養者又驚又喜。

(按:博比曾經是蒙古的助養兒童,因為得到善心人幫助,不但讀至大學,畢業後更加入了宣明會工作,回饋社區。)

我在蒙古土生土長,出身寒微,靠奬學金完成大學課程,現有一份穩定工作,與妻子養育兩名孩子。今年五月,我在首都烏蘭巴托認識十六名香港人,他們得知我擁有「雙重身份」後,既驚且喜。

博比。

博比。

廣告

博比是我的名字。小時候,我靠食用種在籬笆下的蔬菜充飢,身上穿戴的全是哥哥的舊衣,滿佈縫補痕跡。記得成為助養兒童後,蒙古宣明會工作人員到來家訪,找我拍照或寫聖誕卡等,但頑皮的我有時會跑掉,去打籃球。

廣告

成長路崎嶇 適時得幫助

我的腿骨在我就讀初中時變彎,膝蓋痛得無法步行,經醫生確診患上骨質疏鬆,骨質密度如同八旬長者。母親為應付醫療費,向宣明會求助。

童年時和長大後的博比。

童年時和長大後的博比。

說起來,我沒見過自己的助養者,但會給對方寫信、附上照片和填寫周年進度報告。為了表達謝意及延續她的善行,我在畢業後加入宣明會,服務社區。

一般人對蒙古的印象可能是圍繞草原、羊和紡織品,其實這裡還有豐富的礦產,開採及出口煤銅等天然資源,是重要的經濟產業。全國人口三百多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低的國家。

大漠追夢者 徘徊貧窮線

過去二十多年,蒙古銳意發展經濟,吸引牧民及農村人口不斷湧進城巿。他們渴望抓緊黃金機會,在城巿闖出新天地,實現夢想生活。大批「追夢者」視全國最大城巿烏蘭巴托為移居首選地。

蒙古是博比出生及成長的地方。

蒙古是博比出生及成長的地方。

聯合國數據顯示,逾半蒙古人居於城巿,超過半數城巿人聚居貧民窟。城巿規劃發展追不上遷徙人口增長,令遷徙者容易陷入貧困。

世界銀行指出,縱然蒙古的貧窮率由2010年的38.8%,下降至2014年的21%,但仍有很多人徘徊於貧窮的邊緣。香港貿發局的分析資料補充,蒙古的經濟增速於去年進一步放緩。窮困情況或會持續。

過往20多年,大量人口從大漠搬進城巿,希望改善生活。惟城巿規劃發展追不上遷徙人口增長,令遷徙者容易陷入貧困。

過往20多年,大量人口從大漠搬進城巿,希望改善生活。惟城巿規劃發展追不上遷徙人口增長,令遷徙者容易陷入貧困。

關懷陌生人有價值

助養者的捐助改變了我的人生,亦支持我所住的社區展開社區發展工作,讓區內孩子有接受教育和健康成長的機會,也協助整個社區持續發展,逐步脫貧自立。

我深深體會到透過有心人的支持,不但改善了我的生活,並且成就今天的我。加入宣明會後,我明白到助養兒童的意義,遠多於書信、照片,甚或金錢。

博比現時已是兩子之父。

博比現時已是兩子之父。

這是關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關乎一個人擁有對他人的大愛,讓助養兒童得著機會進而再影響社區。這樣的愛多麼美麗啊!關懷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對我來說,是很有價值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