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能夠入讀日本人學校嗎?

2017/7/10 — 18:58

背景圖片來源:《小丸子》

背景圖片來源:《小丸子》

間中有些讀者朋友會私下問我一些關於在港的日本人幼稚園、小學的資料。與其逐個回答,不如寫成一篇能解答大部份問題的文作懶人包?先戴頭盔,以下的回答很大部分是來自個人經驗、朋友經驗,如果希望最準確和update的資料,當然去日本人學校官網看就最安全了。

問曰:父母都是香港人,很嚮往日本的教育,甚至希望將來送孩子到日本升學,那他們的孩子能入日本人學校嗎?

如果是日本人幼稚園,是有可能的。例如帝京香港幼稚園康怡中英文幼稚園(日文部),申請表格和收生資格都沒有說明必須有日本血統/日本國籍才可申請,事實上明文明言的話其實違反了種族歧視條例。可是申請表格需要以日文填寫,學校安排面試的話當然也是以日語進行對答;取錄後,學校的通告、信件全部都是日文的。所以直白點說,香港人當然可以申請,可是有一道無形的門檻就是:父或母必須精通日文。

廣告

然後就是日本人小學。香港有兩間日本人小學,一間位於香港島跑馬地,即是香港日本人学校小学部香港校(HKJS);另一間在新界大埔,香港日本人学校小学部大埔校(JIS)。以地域分區,住在九龍區和新界區的學生,入大埔校;住在香港島的學生,入香港校。

日本憲法二十六條保障了國民教育的權利,為了海外僑民子女會在當地設立日本人學校。日本人學校在香港法例底下定義是私立學校、國際學校,可是不論香港校還是大埔校(國際學級除外),他們都是根據日本文部科学省的学習指導要領(がくしゅうしどうようりょう)施教,校內教師亦是從文部科学省外派來港,學年由四月開始,教科書亦跟日本小學的一樣。 大埔校比較特別是因為還有國際學級,其實就是國際學校一樣以英語為主要教育語言,教授IB課程,九月為新學年,所以國際學級有不同國籍的學生。日本部的英文老師全是NET,英文堂的時候日本人學生會根據不同程度而分流到不同課室進行小班教學。

廣告

香港校於2017年年度開始也設立Global Class,小學四年級開始升讀,似介乎日本人課程與國際學級之間,奉行雙語教育(日英)。

正如香港校的概要這樣寫:「日本国政府の海外子女教育施策に基づき、香港在住邦人の総意によって設置された教育施設です。」日本人學校創立原意是服務日本海外僑民,所以他們對日語要求很高。此時又要說一件驚險往事……

當年為兒子申請入日本人學校,相比半年之前申請直資名校,我毫無壓力。我一直以為,日本籍應該就能入讀吧?反而兒子的家人很緊張。兒子的家人說:「不一定收的,我看過網上資料,就算孩子是日籍,如果日語水平不夠還是拒諸門外的;當然那是居港日本人多而日本人學校學位不夠的年代的事。」我那時還覺得他過慮了,兒子會五十音,會寫會讀繪本,應該足夠了吧?

到面試那天。所有小朋友面試後離開課室,叫名字就由父母接回,可是遲遲都未見到我們的兒子。直到最後只剩下我們和另一對父母。面試老師帶了我的兒子和另外一個孩子出來,她和主任交頭接耳。我們接了孩子之後,主任十分有禮地說:「我們有些事情需要確認,希望你們留步,校長將會接見你們。」

我們六人、兩個家庭就在校長室門外的梳化上等。我急死了,如坐針氈。問兒子到底在面試時發生了什麼?是不是打架還是怎樣?兒子說:「我很乖,什麼都沒有做。」我追問:「那你有回答老師的問題嗎?」他搖頭。天啊!但也無補於事,責怪他也只會令他更不安。於是不停叫自己冷靜,跟兒子的家人討論之後見校長要怎樣應對。

等待時另一家庭的太太向我搭訕,她問:「太太,你是香港人?」我說是。她說:「我也是香港人。你覺得為什麼我們要見第二輪?」我說:「我也不知道原因,或許兒子剛剛面試不願意答問題所以要向父母確認他的日文程度吧。」她說:「但我兒子會日文啊!他讀日本人幼稚園的!就是因為想送他到日本人學校。」她又問:「請問你先生是日本人嗎?」我說是。她說:「我們夫妻倆都是香港人……」我嘗試安慰她:「你們會說日文應該沒問題吧?待會見校長,他也是日本人啊。」她面色變得更差:「我們兩個大人是不會日文的,只有兒子會說……」

此時教務長叫我們入內見校長。校長室很寬闊,有一個見客的客廳,一套大梳化。我們母子三人坐在一邊,校長和教務長坐在另一邊。教務長就交代,剛剛兒子面試時不回答問題,所以擔心他不會日文,他又說:「我們上課都是全日文,他如果聽不懂,那就吸收不到知識了……」校長也說了一句:「其實他應該有更好的選擇吧?他會中文和英文,他可以到很好的香港小學或國際學級。」

聽到這裡我竟然急出眼淚了。我誠惶誠恐甚至有點語無倫次的向校長求情:「如果兒子要入香港人學校,那在上一年的九月已經入學,現在已是三月……我們真的很希望兒子能在日本人學校讀書。我們是很有誠意的。我會陪他成長,確保他能追上進度的。」

兒子的家人很得體和冷靜地交代兒子成長狀況,其實是我家的「語言政策」出了問題,所以兒子的確不太敢開口說日語,但他是聽得懂、看得懂的。他從公事包拿出兒子平日補習日文的功課,然後鼓勵兒子說:「你讀出來吧。」兒子拿起那張補習的日文工作紙,唸起裡面的短文來,雖然沒有抑揚頓挫可是也沒有猶豫,很流暢地讀了一遍。校長和教務長考慮了一會,他說:「那……如果真的追不上,我們便再見面會談了。」他轉向兒子說:「你要好好努力,知道嗎?」

會面完了,我們說了很多感謝的說話然後離開校長室。教務長叫我們到校務處。我驚魂未定,問外子:「即是怎樣了?即是我們要再考學校?」外子說:「校長的意思是給我們一個機會。可是我們真的要好好把握,如果兒子的成績或日文追不上,他還是要找別的學校。」他還不忘稱讚自己:「幸好我帶了他平日的日語功課~」我跟兒子說:「你剛剛在校長面前唸書,媽媽也覺得你很勇敢、很厲害。這機會要好好珍惜,開學後要努力學習。知道嗎?」

至於另一個家庭,開學後見不到他們蹤影,或許被校長回絕了,又或許是他們不小心誤會了國際學級和日本部的申請。

日本人學校小學部(香港校和大埔校)畢業後,畢業生會到日本人學校中學部或其他國際學校升學。由於學生人數減少,2018年3月末起中學部的校舍將遷移和小學部香港校合併。香港是沒有日本人高中的,如果要繼續跟隨日本的制度升學,孩子便要回國。

結尾是大家最關心的學費問題。2017年年度學費如下:小學部(月額)HK$HKD3,100;Global Class(月額)HK$5,900;中學部(月額)HK$3,800;施設費(月額)HK$600。國際學級:(年額)學費 HK$104,220 加上 Capital levy HK$15,200,共HK$119,420。

 

**超級無敵大頭盔:上面資料是我寫這文章時所見最新的資料。所有資訊以官網發表為最新最準,申請前請務必再查看一下。謝謝。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