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來西亞大選前瞻(三):馬國政治與中國因素

2018/1/11 — 11:45

兩篇前文的一個共同要旨,是探討反映馬國腐敗政治的1MDB案的選前影響與制度成因。這篇文章的焦點,延伸至國際政治——1MDB案乃至馬國政治背後的中國因素,而非只限於馬國國內政治。

2015年,中國廣核集團以23億美元,購買「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旗下的能源資產,減輕了1MDB的債務壓力。2017年12月,1MDB向阿聯酋阿布扎比的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 ,IPIC) 清還6億美元債款,資金來自1MDB於檳城北部以及巴生港附近的物業出售,這次1MDB資產出售同樣與中國有關——雖然馬來西亞政府拒絕披露資產買家資料,但按新加坡«海峽時報»報導裡知情人士的說法,買家具有中國國企背景。

廣告

中國企業購買1MDB資產,增加了中國對馬來西亞鐵路﹑港口以及道路項目的影響力,這對中國自有戰略意義——其中一個戰略價值,在於中國能夠減輕對毗鄰相對親美的新加坡的馬六甲海峽航道的依賴。

著有The End of UMNO? Essays on Malaysia’s Dominant Party的政治學者Bridget Welsh在2017年接受彭博訪問時表示,馬國國內已有觀點認為,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已被「中國」買起。事實上,前首相馬哈蒂爾反政府的論述,便是以抨擊馬國的中國因素為一大重點—馬哈蒂爾呼籲,不能為求金錢向中國出售國家,犧牲本土企業,令值錢的國土變成外國人領土。民間也不時流露對中國在馬影響力日漸擴大的憂慮——例如在2017年4月,土著權威組織警告,中國一帶一路投資,會引入大批中國外勞,製造失業與社會問題,且更會令馬來西亞步上津巴布韋、斯裡蘭卡等國的後塵﹑國家主權受削弱。組織副主席魯海尼在「中國投資對經濟與地緣政治的影響」圓桌會議中說:「我們要政府提早做好完善的準備,避免大馬步入津巴布韋、斯裡蘭卡的後塵,因為這些國家如今像是中國殖民地一樣,國家失去了主權,所以大馬政府要事先制定好政策,確保土著受到保障。」

廣告

中國與馬來西亞的關係,的確是在納吉任內變得更為親近。2009年納吉出任首相,此後中國超越新加坡,成為馬來西亞最大的貿易伙伴,自2012年起,馬來西亞的中國進口額,更超過對華出口額,且差額逐年擴大。2017年,中國國企中國交通建設投得的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是馬國最大的鐵路項目,也是北京在馬國最大的投資項目。這條鐵路全長近700公里,從馬國首都吉隆坡巴生港口延伸至馬泰邊境,資金來自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中國也在馬來半島東部發展關丹馬中關丹產業園區,按香港貿易發展局介紹,這是中國「一帶一路」與馬國的合作項目,其姊妹園區是位於廣西的中馬欽州產業園區,《日本經濟新聞》報導認為,此項目的目的,是為減輕中國對途經新加坡與馬六甲海峽航道的依賴。

中馬日趨緊密的關係,某程度上反映了中國對與美國保持聯繫的新加坡的不信任。第一個例子,是在2017年8月,新加坡媒體報導,同年5月納吉與習近平在北京會面時,中國曾建議於毗連新加坡的馬來西亞柔佛,設立配置雷達與導彈系統的反情報中心, 不過馬來西亞當局拒絕承認此事;另一個例子,是巴生港口透過東海岸鐵路接連關丹港,原意是減低新加坡的戰略價值,但在2017年9月,新加坡媒體報導,中國這個意在鞏固其海權的如意算盤打不響,包括中國航運國企在內的企業,正在將港口運作業務從巴生港轉移至新加坡港口,當中兩個原因,為:1. 新加坡收費較低; 2. 新加坡地理位置較好。

納吉當然也感受到社會猜疑中國因素的民意壓力。2017年6月,成為過去6年首間在馬國取得營運牌照的外國銀行﹑中國國企中國建設銀行在吉隆坡開張之時,納吉也要趁機向傳媒表示,他「不會出賣國家主權」('I will never sell Malaysia's sovereignty')。同年12月,印度學者Brahma Chellaney在Project Syndicate發表文章China’s Creditor Imperialism,指視香港為新帝國主義培殖與試驗場的中國,正在海外進行帝國擴張。中國因素會如何影響馬國來屆大選,理應是重要觀察點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