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unkirk — 殿後的將領們

2017/8/2 — 19:03

《Dunkirk》一幕

《Dunkirk》一幕

Christopher Nolan 這一電影成功將這一場奇跡性的大撤退中各方所面對的困惑、不安、恐懼和勇氣意義展現出來。在這場相當狼狽卻又顯示出舉國用命的撤退行動中,讓我留有深刻印象的除了有Tom Hardy 所扮演的皇家空軍機師外,還有那一位到最後仍堅持留在Dunkrik希望協助法軍撤退的Commander Bolton。

還記得以前看過鄭立的一篇名爲《欠缺「貴族義務」的東亞文化》的文章,其中説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國的貴族階級受到重創,許多家族的年輕男士都戰死沙場,當中的原因就在於貴族出身的他們有義務參軍並成爲軍官衝鋒在前。

對於他們而言,榮譽(Honour)是一種生命中體面的表現,亦如同食物食水一樣是一種生命不可或缺甚至被視爲是遠超於肉體欲望的一種精神昇華。然而這種追求或言渴求榮譽的心並不單單是那些出身於名門望族的人才有,而我一直堅信的是是一個人在艱難時刻所作的決定定奪了你在精神上是否可稱爲一個值得尊敬的「貴族」。

廣告

而在這場撤退行動之中,當時英國不少高級軍官就在Dunkirk的沙灘上展現了這種To lead and to serve的「貴族精神」。而在電影當中的Commander Bolton就是這些高級軍官的混合體。

在電影導演的訪談中,他曾經提過其中一個人物原型海軍中校James Campbell Clouston。James Clouston是一個效力於皇家海軍的加拿大人,當他所操控的驅逐艦在英國本土停泊維修時,他收到命令要他聯同另一個下面會提到的軍官海軍上將William Tennant 爵士一起前往Dunkirk組織救援任務。

廣告

當他們抵達Dunkirk之時,他們發現原先的碼頭已經因爲德軍的轟炸變成一片敗瓦,而從沙灘上撤退的速度又十分緩慢,William Tennant 上將決定要利用防波堤作碼頭,讓軍人能夠直接登上大型船隻,而James Clouston 則抽中成爲管理這項撤退任務的長官。在一接到任務後,James Clouston 馬上設立一套讓船隻靠岸、人員登船的系統,讓滯留軍人能有序地登上救援船回到彼岸的家鄉。在5月28號當天,新建立的防波堤撤退系統讓英軍在當日可以將將近一萬九千人帶回家。在第二天,德軍的轟炸損壞了一部分的防波堤,這也讓當時在防波堤上的英軍猶如驚弓之鳥般想跑回沙灘,但是決斷的James Clouston知道向後走只會是一條死路而不會得到救援,所以叫下屬陀槍逼防波堤上的人上船。在接下來的幾天,撤退行動平均每天將超過六萬名英軍帶回家,而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從防波堤上撤退的。

可惜的是James Clouston 未能看到這個行動的落幕、未能聽到邱吉爾那在下議院撼動人心的演講。在6月1號晚上,James Clouston回到英國本土完成補給後趁著夜幕出發回去Dunkirk去進行理應是他最後一次救援任務,在航行途中他們受到德軍空軍的攻擊,James Clouston所乘坐的船被擊沉。根據現場多人的回憶,在海中漂浮的James Clouston 指示第二艘船快點駛離現場,避免因爲要停下來救他們而再次被德軍攻擊。亦因爲如此,James Clouston就在這夜幕之中英勇犧牲在這英倫大海裏。

正如上文所提到,Commander Bolton 的另一個原型就是海軍上將William Tennant 爵士,他是當時撤退任務的Dunkirk 現場指揮官,他在5月26號到達Dunkirk,一直待到6月2號才坐上最後一艘船離開Dunkirk。在快將離開時,他最出名的事跡就是拿着大聲公走到沙灘上大喊:「還有沒有英國的軍人在沙灘上呢?」(“Are there any British soldiers still ashore?”)。

衝鋒在前或者在撤退時殿後防範後敵都是極其英勇和深具榮譽的行爲。我經常認爲職位或者地位越高、掌握權力越大的人必須有着捨己爲人不怕困難的榮譽心,而不是借着自己的位置權力去讓自己過得安逸、享受尋租的生活。因爲他們比起受生活所迫的一般人更有能力、更有空間去負擔起推進社會進步的責任、去擔當他人乃至於一個社會所承受的苦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