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左膠回應陳雲「左翼將因為同性戀婚姻平權而滅亡」一文

2017/6/2 — 19:01

代表 LGBTQ 運動的彩虹旗幟

代表 LGBTQ 運動的彩虹旗幟

【文:石橋馬】

看完陳雲先生「左翼將因為同性戀婚姻平權而滅亡亅一文,不禁拍案叫絕,同志果然又要擔起了快要令文明滅亡的「天職」。可幸也只是「左翼」要消失於世上,對陳先生可能是件樂事,反正我等自己對號入坐的「左膠」,早已失去理性辯論的能力,跟台灣的法官一樣,早已「犯了死罪」。

廣告

但滅亡前也得盡量搞清楚,我等立場「玄秘」在那?由尾問起:

"婚姻權是有條件的人權,例如符合婚姻風俗,並且找到結婚對象和若干經濟條件。這個是美國和台灣的大法官都弄錯了的法學原理。"

廣告

請問,文中所指的 "若干經濟條件" 是什麼?是否現在去注册結婚要先被政府「資產審查」?陳先生是否搞錯了末來外母要有車有樓才肯嫁女的「條件」,和婚姻注册的法律「要求」,因為在同一句内又指要 "找到結婚對象" - 婚姻必定是兩個人的事,無論我怎高呼人權,我想我怎也不能一個人去婚姻注册處要求和 Angelababy 結婚吧。
這實在不合邏輯,難道你是想指出美台兩地的大法官都將以上簡單不過的「法學原則」弄錯?是在那案例或法律條文指出過一對人能否被接納去注册結婚是基於某種包括經濟能力的「條件」?

再住上陳先生你寫道台灣的法官門:

"不將 (同性婚姻的) 決定權交還國會,由群眾討論決定,反而自作主張地解釋憲法"。

在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内,法院的角色不就是解釋法律嗎?另外什麼是「自作主張」?法院只是在有人提出訴訟,在清楚認為有法律觀點必須要解釋下才會作出裁決。今次台灣的情況也是跟美國 2015 年的同婚案 Obergefell v. Hodges 一樣,是由民間發起的訴訟,我不了解有什麼法學上的根據可以令法院在一個公民在合法提出司法程序後,可以拒絕受理,而且發回國會和 (真的嗎?) 民眾?

當然法院可以因為理據不足而終止訴訟,但總也不能叫法官「交還」民眾自己討論決定,這也有點太像聖經中的彼拉多,要先問問一眾猶太人才針耶穌上十字架?另外,交還立法機關同民眾完全是明顯是兩回事,到底陳先生是想立法修憲或是搞公投,這樣準確論述一下可能會對理性辯論更有利。不要一開口就「死罪」,說法官背叛了人民,只因為兩個男人可以結婚,三權分立的基本常識不要了嗎?

另外,在我等「左膠」的思維中,同志們要求的不是結婚的權力,他們是可以去注册,只是男的要找個女的。這當然不理想,因為他們要求的是同等的權力去選擇自己的同性伴侶,而不被排除於一個由政府制裁的注册制度,及以享有與異性戀婚姻由制度帶來的相同權利 (例如繼承權等) 或福利。所以,我等不學無術,從來未聽說過什麼結婚這「無條件」的人權,宏觀上也只知道法學上有「Fundamental 」的「基本人權」,所以法官如何「出賣」了我等「左翼」呢?

其實由尾讀起陳先生的文章,只是想先討論以上大部份與支持和反對同志婚姻無關的基本概念,因為越往上讀,我就越莫明奇妙:

"婚姻是生育與產生親屬的制度,.. 生育和產生血緣親屬關係是婚姻制度預設了的。"

首先,無量一個人是否跟她 / 他孩子的 父 / 母親已婚,生下的在法律上地位是一樣。那許陳先生是活在十七、八世紀之前,現代父母對子女的責任是不會因他們是「野仔」(bastards) 而減少。當然你可以不認人,說因為沒有「婚姻」所以就沒有「親屬」關係,也因此沒有「血緣」的「預設」,但我可以幾肯定社署還是會去找你的。另外政府也不會干涉雙方在注册時是否生理上有能力或願不願意生育,如果同志不能「自然」生育就只能享有「同居協意」,那同樣情況的異性戀男女也應只能選這個 B 餐吧。

這是好簡單的邏輯與理性。

另外你一句連一句的「小資產」、「馬克斯」,我等「左膠」不才,只大概 get 到陳先生是想批判「法蘭克福學派」以降的「批判理論」和相關的「身份政治」,因為文章內論述不足,這些無底深潭還是等你和你相同級數的學者去討論。

台灣那邊,無論是贊成或反對同性婚姻,我認為他們已在成熟民主制度下,對三權分立和法治進行了一次成功的壓力測試。反對的尤其是耶教背景的「護家」人士,按所有由美國到香港的所謂「恐同」組織的套路,肯定又要高呼一陣什麼「未世來臨」、「道德淪喪」、「人可以同摩天輪結婚」之類,反正幾十年來由同性戀非刑法到現在的囗號也差不多,沒有太大的進步。

但更重要是他們也可以找律師用其他例如宗教自由提出新訴訟 (絕對不代表本人立場),也可以搞運動要求修改憲法,蒹下次選舉可以將所有支持過同運的立委甚至將蔡英文 「vote them out」,完全合法和理性,各自推拉,最後看看民意落在那裡,誰也不用滅亡吧,我希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