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左膠」回應陶傑〈白人絕種危機〉一文

2017/6/7 — 12:18

資料圖片:2015年6月27日, 美國白宮在外牆打上象徵同志的彩虹燈光。(白宮 facebook page 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5年6月27日, 美國白宮在外牆打上象徵同志的彩虹燈光。(白宮 facebook page 片段截圖)

【文:石橋馬】

很奇怪,由陳雲到陶傑,一些 (感覺上?) 本應是傾向反極權的名公知,都因台灣法院裁定不容許同性婚姻是違憲向所謂「左翼」開炮,罵的對象當然又是一衆「左膠」,為了一時「政治正確」的快感,以「大愛」之名沖擊社會傳統。

總之由同情中東難民、支持同性婚姻、變性人可用變性後性別的公厠到同志電影「Moonlight」得金像獎,「左膠」和同志必須要為日後西方和先進文明的淪亡負責。
但實際上更為適當的討論是,為什麼一提起同權和同性婚姻,本地某些包括上面兩位的「有識之士」就會口吐白沫,變得語無倫次?

廣告

「白人滅種」又要同志負責?

陶才子在「蘋果日報」的一篇「白人絶種危機」指出在歐美由「白人」掌權的國家,經多年在「白左」政客、傳媒和荷里活等大愛左膠的推動下,同志平權「已經大過天」,「只要大喝一聲,社會公眾 .. 要恭恭敬敬,讓出一條青雲上位大道。」

廣告

我想陶先生要不是活在一個他滿腦子「政治不正確」的靈異空間太久,就是在故意「捧殺」同運的影響力,有點像當年納粹在屠猶前將德國小數猶太社群誇張成可以向全社會叫板、任意妄為,對所有其他德國人 (指純種亞里安白人) 呼呼喝喝叫讓路。

這段明顯在誤導和故意分化的文字,如果不是在硬滑稽,實在也十分惡毒。為什麼陶生對 LGBTQ 心存此等級數的仇恨?下面他有清楚的論述:「LGBT在西方白人社會的壯大,令許多有識之士擔憂,長此下去,白人種裔的人囗會減少。」

結果,又回到同性戀會令人口減少到可以滅種這個明光社都已不常用的反同「理由」,其實真的無法想像在跟陶才子隔空討論同婚時要回應這個小學雞的問題:所有數據都可以說明,異性婚姻的數字沒有亦不會因同婚而減少,人們也不會因為社會上有了同婚而不去生孩子。

尤其是在發達地區,決定不生育的理由大都是取決於經濟情況或對未來信心等個人考慮。相反,有了婚姻的法律保障,同婚伴侶決定生育的數字肯定會有增加,這總也能為增加「白種」人口幫補一下吧。

至於來自回教和非洲國家的「非白種」歐洲公民,數字也沒顯示有「超生」,他們的第二、三代在歐洲的出生率和平均值沒有太大差别。

更有趣的是,就算回到中東,以極之保守如伊朗為例,近十幾年都在推行生育計劃,在 2007 年出生率更跌至 0.7 %,比不少「白種」發達國家更低。

其他回教的人口大國,尤其是在亞洲的印尼和馬來西亞,他們的人口增長也在近十年間開始放緩。所以陶先生口中指回教國家對「生育繁殖不節制」,事實上是站不住腳,感覺上就是在大陸網站開口就駡的「毛左」水平。

連尊嚴也沒有,何來「壯大」?

再回到陶先生口中 LGBTQ 在歐洲及北美「大過天」的權力,事實上就歐盟内,對同志在工作及其他在社會上獲得公平待遇的保護仍十分參差,在美國很多州份的雇主更可以隨時因性傾向解雇同志員工。在很多情况下連飯碗也保不住的歐美同志,又何為說好的「無人再敢歧視」?

何況針對同性戀和變性人的暴力就從未在歐美停過,尤其是有不少人抱有陶先生的心態,見到這些不可一世的同志,跟支持他們的一衆「左膠」「精英」耀武揚威,確有人因為忍不住要出手教訓一下。

也許不是同志的陶先生對歐美的恐同「仇恨罪行」不太留意,但難道以通讀歷史自豪的才子,真的以為經歷了近兩千年「恐同」耶教文化,曾在大部時間像現在的伊斯蘭國一樣虐殺「雞姦者」(sodomites) 的歐洲,可以在短短五、六十年的同運過程中完全洗脱對同性戀的執迷和歧視,而且變得高高在上?

歐美同運的堅持在 Trump 時代更重要

最後,陶先生在文中要「拜託歐美的 LGBT」收手,說他們在各自境内已「超額完成」平等任務。這個「超額」的說法,上面已提出在客觀事實上根本無法成立。

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多關注因回教或由其他宗教和政治透發的極端主義,對 LGBTQ 的歧視和迫害,甚至是故意的殘殺。這點絕對需要在相對幸福的歐美同運和他們的持者,繼續為這羣連基本生存權力也得不到保障的弱者發聲。

伊斯蘭國用的極刑已經是滅絕人性,但今天還有俄羅斯政府在車臣虐打百多名同性戀者,造成許多傷亡,甚至港人常去的馬來西亞和印尼最近也無故對同志施以公開的鞭刑。

這全是在美國換了新總統後馬上變本加厲,原因是 Trump 為了取悦保守的鐵粉和耶教份子,上任後改變了陶先生恨之入骨的奥巴馬將同權包括在基本人權及「普世價值」的國際關係政策。

美國在人權上的倒退和跟歐盟的分歧,勢必令很多因怕美國插手的政權可以肆無忌憚,馬上動手迫害當地的 LGBTQ 社群。所以歐美同運的責任除了是要堅守經過五、六十年爭取的部分平等待遇,更要在日益暴戾的國際環境中,守望著在其他絕境掙扎的同志門。

平等是活出尊嚴,又何以被批成「政治正確」?

一個人的生存權和是否活得有尊嚴,怎樣也是實在和客觀的體驗,而平等更是不容亂搬龍門,不像某些人口中抽象的「政治不正確」。

那邏輯和事實上都說明同婚跟歐美「白人」人口增長與否無關,但又非要陰陽怪氣地把責任算在同志社群頭上,陶先生的固執是否生於個人的經歷?

莫非在他經常流連的健身房中,由於他英俊不凡的外表,加上經常被錯認是日本人的高貴氣質,曾被男人施以「咸豬手」而受到極大的心靈創傷,才會對同志議題失去基本的邏輯分析能力?

無論如何,LGBTQ 的權力不是在「壯大」,只是被壓迫和殘害了多年,族群内對平權有了醒覺,尤其是對一些喜歡聲東擊西,以批評「政治正確」為假命題,實際上是掩飾其個人醜陋的偏執言論。

這點希望陶先生注意。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