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可將婚姻制度挪用於同性戀 但可以發展民事家庭締約

2017/5/25 — 12:14

台灣反同性婚姻團體,5月24日在法院外抗議。 (台灣公視新聞網片段截圖)

台灣反同性婚姻團體,5月24日在法院外抗議。 (台灣公視新聞網片段截圖)

王朝時代或民主國家的婚姻制度是承認了來歷不明的、運行了幾萬年的源自性慾與生育的婚姻關係的合法性而已。在訂立婚姻制度的時候,我們的祖先並未辨認清楚婚姻是什麼東西,我們的祖先甚至沒有辨認異性才可以締結結婚關係,因為從來都是異性締結婚姻關係的,沒有同性的。婚姻制度只是將一些行之千萬年的家庭(family)風俗予以合法化而已。我們在將婚姻合法化的時候,並無辯論婚姻是什麼東西,那原是個神秘和曖昧的東西,只是一向通行,也是家庭的基礎,故此用法律將之合法化。

在古代,同性戀締結夥伴(partnership)的風俗是社會容許的,例如中國古代的金蘭契,但締結家庭是不容許的,故此我們不可以將婚姻制度挪用於同性戀之中,但我們可以發展同性戀者的締結夥伴的悠久風俗,將之合法化,使之成為合法的民事家庭締約,享受類似婚姻制度的同等權利(除了領養子女之外,因為稚齡兒童並無明智的選擇權)。

我用的並不是什麼高級邏輯,是古希臘哲學的最基本的同一律而已,A=A,家庭=家庭,夥伴=夥伴。不過,我未講出來之前,你懂得嗎?

廣告

*   *   *

台灣的同性戀平權分子繞過國會修法的做法,直接告上憲法法庭,用法官的宣判來達到同性戀婚姻平權的目的。台灣的法官上演上帝的角色,宣判同性戀者有權結婚,囑咐國會(立法院)在兩年內修法,否則同性戀者可以直接採取民法結婚。

廣告

同性戀結婚這麼重大的事情,不通過國會辯論和立法,反而抄捷徑,依賴法官扮演上帝。這是左膠、文化左翼踐踏民主、禍害人類的證據。我們要將同性戀者與同性戀平權分子分開來看,前者是潛伏的一大群人,後者是用政治謀生的活躍分子,他們勾結了婚禮和結婚活動的商人、甚至賣房子的地產商,往後同性戀的華人可以去台灣辦同性戀婚禮,旺盛台灣經濟了。

(警告:

一、某些智力低下的平權分子請勿閱讀,請迅速離開陳雲面書,永遠不要回來。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二、我重申我的立場:我主張同性戀以民事協定的方式取得類似婚姻的權利,民間可以稱為夫妻,法律上是民事的家庭協約。等待民事協約過了幾十年之後,再由國會決定是否修法,在法律上給予婚姻的名號。)

 

(編按: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