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們要守護的不是教條 而是現況

2016/11/20 — 19:03

台灣「下一代幸福聯盟」等反同性婚姻團體,早前在台北集會,穿著白衣,手持「婚姻家庭,全民決定」標語,反對當地的同性婚姻法案。(電視片段截圖)

台灣「下一代幸福聯盟」等反同性婚姻團體,早前在台北集會,穿著白衣,手持「婚姻家庭,全民決定」標語,反對當地的同性婚姻法案。(電視片段截圖)

說來有點慚愧,前天在護家盟舞台背面抗議了一下午,我卻無法跟許多朋友一樣,感受到悲傷與憤怒。他們的言行對我來說,是種神秘的生物,我無法克制自己想要去瞭解他們的渴望(?)我無法壓抑自己的好奇心,去提出一套假設、一種解釋方法、可以被檢驗真偽(也就是可以被推翻的)思想體系,去理解他們的心態。

Here we go~~

大部分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家裡感到放鬆,在這個長期相處的空間裡,可以允許我們日復一日的進行固定的行為序列,養成一些習慣。例如,早上睡醒的時候,有些人會泡咖啡,有些人會烤土司,有些人會洗個熱水澡,有些人會習慣穿好衣服再開始吃早餐,即使先吃早餐也沒甚麼差,但是先後順序改變就會讓人很不安,也有人會坐在客廳抽煙發呆然後繼續回去睡一下……我就是這樣。

廣告

這些習慣,這些看似可以被替換、可以改變次序的行為,其實很重要,可以帶給我們安定感,藉由「今天與昨天一樣」的小動作,會讓我們感受到「今天會跟昨天一樣好,至少不會更糟」。如果我們擁有甚麼堪稱是幸福安穩的,這些習慣可以凝結它,讓我們相信,在變動的世界中,有些事情是不變的,於是對於新的一天,我們不再恐懼。

這些習慣並不起眼,甚至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大家可以回想每天睡醒的頭兩個小時在幹麼,通常有高度的重複性。)但是,只要產生了變動,哪怕是很小的變動,例如每天使用的杯子裂開了,就會讓人覺得好像不自在,好像有甚麼衰運即將降臨。

廣告

如果是大規模的改變習慣,例如搬家,那適應期可能更長,特別是那種已經在同一個房子居住二三十年的人,不適感會更加強烈,甚至永遠無法完全適應。

把這種心態,放到價值體系上來看,就是護家盟焦慮的根源。如同我們常問的:「別人結不結婚關你甚麼事?」這個問題,答案千奇百怪,一個比一個荒謬,那是因為他們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很在意那個裂開的杯子,即使那根本沒甚麼,換一個杯子就好,日子還是照常運轉,也不會因此就變得貧困潦倒,買不起四大報的頭版廣告,但他們很不安,他們一直盯著那個裂開的杯子,覺得從這個裂縫會產生一連串的裂縫,會徹底毀滅他們的生活,甚至他們想像出來的未來世界……但是,如果真的有甚麼會改變的話,其實只有杯子本身,跟他們的生活一點關係也沒有。

因此去跟護家盟談邏輯,要對話,是沒甚麼效果的。這種習慣製造的安定感,本來就沒甚麼邏輯可言,有些小狗在大小便前會用後腳掘土(即便在水泥地上),會原地轉圈,這跟排泄有甚麼邏輯關係?沒有,不過不這麼做,好像就無法順利排便……就像是你跟我說,睡醒別抽煙,別睡回籠覺,一天會更美好喔,我恐怕也不會理你,我就是習慣這樣,沒這樣我就會渾身不對勁,覺得這一天要糟了。不過我跟護家盟的差別是,如果我的習慣會造成他人的苦痛,那我就非改不可了。

「同志可以結婚的世界」讓護家盟很不習慣,這打亂了他們對世界的認知,影響了他們起床的行為序列,他們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感覺,硬要說出來的話,就是要守護家庭,要避免世界毀滅。其實,他們要守護的,是他們(心靈上)的老家,那個習以為常的認知感,他們不想搬家,覺得要守護家庭(所以小孩只是個幌子,這裡的家指的是他們心中的安定感),害怕世界滅亡,不過會滅亡的只有他們內心觀念上的世界,就像是召喚峽谷裡會死亡的只有你操控的遊戲角色,你本身跟這個世界,還是活得好好的。

這也同時可以解釋,為何違反聖經的事情這麼多,偏偏要挑同性戀行為來反對(嚴格來說聖經可沒反同婚,只反對同性間的性行為。)為甚麼不去咒罵那些吃無鱗無鰭海鮮的人,為甚麼不去擊倒廟宇裡一尊尊的偶像,為甚麼可以允許法律讓人們離婚,卻不允許兩個相愛的人走入婚姻……這其中的重點是,那些他們不積極反對的,已經成為現況,已經是習以為常的、即使不喜歡也還能接受的現況。他們要守護的不是教條,而是現況。他們害怕的不是違背教條的天罰,而是杯子裂開的不安定感。

part2

(講英文好舒壓喔,thanks 李晶晶)

聖經反對同性間性行為的理據,從脈絡上來看,其實是「節慾」。

節制慾望幾乎是所有主流、歷史悠久的宗教的共同點,為甚麼呢?不是因為宗教一定要節制慾望,而是縱慾的宗教很難存活壯大。

宗教的存續與否,跟人類的真實需求是息息相關的。宗教主要解決的是心靈的痛苦,對痛苦的解決力越強、成本越低、副作用越小,越容易吸引人入教。

慾望的節制,可以避免痛苦。甚至可以說,大部分的痛苦,來自於氾濫的慾望,主要展現在兩個層面:

一、慾望氾濫造成的身體危害。例如無節制的吃甜食導致身體病痛。

二、慾望氾濫造成的心靈上的無法滿足,從佛學觀點看,就是「求不得」。你很想要,你想要更多,但是你得不到,所以你很痛苦。你想要青春,想要美麗,想要財富,想要名聲與肯定,想要他人如同你愛他一樣愛你,你求不得,你會很痛苦。

節制慾望,不要那麼多,只要一點點,你就沒那麼苦。一神教體系中對於慾望並不抱持著否定的看法,而是說,上帝自有安排,如果你獲得了成功(慾望的滿足),那是上帝的恩典,你只是透過自己的努力去榮耀上帝,成敗並不在你,你不要為了成功那麼快樂。因此,你失敗了,也不要太痛苦,因為那是上帝的試驗,保持信心,你會聽到,你會看到,你會得著。

對護家盟來說,他們一直很擔心同婚合法化,大家都會變成同性戀,於是世界就會毀滅。在發笑之前,不妨這樣想:他們似乎對同性間的情愛吸引力,有種過度的信心……

於是我們要問:這種信心哪裡來的?是甚麼原因會讓人相信所有人最後都會變成同性戀?

我用一個類比去說明:你有一台車,你也習慣了慢步行駛,時速從來沒有超過60,油門從來沒有踩到底過。於是你很害怕,有一天油門到底了,你會失控,會在路上狂飆,會像風火電馳一樣,在地上留下兩道輪胎印,撞毀在某個甩不過的彎道。

這時候我們會說,你想太多了,拜託,你這台1600cc的小車,也沒有渦輪增壓,是能快到哪裡去?就算油門踩到底,了不起就是勉強能夠在高速公路上被開罰單,你還真以為每台車都是F1嗎?排氣管可以冒出藍色的火焰?

長期的慾望節制,會產生思想的盲點,會讓人不相信慾望是有盡頭的。是的,有些慾望可能是無盡的,對知識的追求,對名利的渴望,有時候好像永無止盡。不過,大多數的慾望,包括性慾,都是有限的。我很少節制自己吃甜食,不過我還真的吃不多,因為身體負荷不了。我也很少節制性慾,不過我……

慾望的長期節制,產生了對慾望的不理解,於是愛滑坡,從同婚滑到性氾濫,多P,亂倫,人獸交。在他們的想像中,同婚一旦合法,潘朵拉的盒子就會被打開,每個小學的下課時間都會有小學生排隊等著進去廁所打砲,排隊從廁所門口排到學務處前面,學務處也空空蕩蕩的,因為老師也在排隊。

他們對人類自我調節慾望的能力沒有信心,因為這種「沒信心」,成了他們信仰的「信心來源」。就是因為人類無法克服原罪,無法節制慾望,才必須懺悔,才必須在他們設立的框架中得到救贖,所以他們的信仰顯得更神聖也更不可或缺。對人類越沒信心,對信仰越有信心,產生無止盡的能量循環。

他們說:我不歧視同志,我有很多同志朋友,同志只是一種可以被醫治的病。他們其實想說的是:到我這邊來,這裡醫治了我,也能醫治你們,對我好的也會對你好,不然這樣的好顯得不夠好,請你一定要來,來證明我相信的好,對所有人都好。

他們日常生活循規蹈矩,勤奮工作,符合大部分的社會期待,甚至在許多面向上來看都是個好人。但是他們不會察覺,也無法面對的是,他們其實對人類沒有信心,也無法真正去愛跟自己不同的人,他們在質疑上帝造人的品味,他們懷疑上帝,他們聽見的聲音,並非來自聖靈,而是來自魔鬼。

他們眼睛盯著裂開的杯子,看不到那樣的紋路裡,有造物主的大能與大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