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守家庭的性教育問題

2017/1/2 — 10:52

台灣「下一代幸福聯盟」等反同性婚姻團體,早前在台北集會,穿著白衣,手持「婚姻家庭,全民決定」標語,反對當地的同性婚姻法案。(電視片段截圖)

台灣「下一代幸福聯盟」等反同性婚姻團體,早前在台北集會,穿著白衣,手持「婚姻家庭,全民決定」標語,反對當地的同性婚姻法案。(電視片段截圖)

保守家庭所存在的性教育問題一直都存在。同志婚姻議題對這些心臟快速跳動的家長,只是個觸媒。

稍微有點邏輯能力的人都會感到疑惑:同志婚姻合不合法,跟中小學性教育有甚麼關係?

這個問題,在我看來答案可能意外的複雜:在保守家長的心中,只要同志婚姻合法化,或是同性戀獲得本應有的健康眼光,保守家長就會感到焦慮:要怎麼跟小孩訴說同性戀?

廣告

你會問,這有甚麼難說的,就有的人愛異性,有的人愛同性啊!

問題沒有這麼簡單,這裡說的「愛」,是愛情的愛,而非友誼的愛。

廣告

要分辨愛情跟友情,社會上有個很粗糙的分類方式(雖然經常不太準確):性與情慾。

我們來模擬一下對白。

「媽~~甚麼是同性戀?」

「恩……就一個男生跟一個男生很好,或者一個女生跟一個女生很要好啊!」

「可是我跟小傑也很要好,我們都是男生啊,這樣就是同性戀嗎?」

「不太一樣,你跟他只是朋友。」

「可是我也很在乎、很愛這個朋友啊。」

「唔……不太一樣……同性戀他們會……會那個……」

講到這裡我們先確認一件事:對保守家長來說,要面對/解釋同性戀,必然要涉及到性與情慾。

而這跟他們的價值觀是衝突的。

他們的價值觀,或者說性教育態度,說穿了就是「去性慾的性教育」。

他們可以接受醫學解剖圖,可以接受性器官的認識,可以接受生育與性病的知識……但這些有個前提:必須要去性慾化。

圖解跟文字越貼近醫學慣例,越難產生慾望越好。談論「性高潮」、「性慾高漲的生理變化」更是萬萬不可(即使這也是種醫學知識。)

換句話說,保守家長覺得最優良的性教育,也不是說「不教育」,而是「不會產生、甚至壓制性慾的教育」。

接著我們就可以接近問題的核心:為甚麼他們害怕子女瞭解性慾、產生性慾?

試想,如果性教育中提到「如何安全的發生性行為」、「如何善待對方的身體跟尊重對方的意願」、「如何正常的面對自己的性慾」。這些只會避免下一代的傷害,為甚麼被說成「教壞小孩」?

答案絕對不會是為了健康、保護孩子等理由(事實上,從世界各地的統計調查發現,能正確認識性慾的性教育,才有這個效果)。他們所要的「保護」,其實就是佔有與控制。

避免讓孩子瞭解性慾,是為了控制他們。

這是家長權力慾的變體。

家長對子女的控制,主要有三種來源:

一、武力。

二、金錢。

三、親密感。

武力會隨著子女年紀增長影響力大幅下降,在男性身上特別明顯,過了國中階段,很多可能已經在武力上勝過家長。

金錢影響到生活所須、物質慾望的維繫,這會隨著打工、出社會工作而開始遞減。

親密感,才是家庭內聚力最難以改變的根基,因此一旦動搖了,就會產生更大的,無法控制的焦慮。

性行為,特別是具有情意的性行為,有機會累積出龐大的親密感,到了一個程度,就不需要從原生家庭獲得親密感的滿足。

但是人如果永遠待在原生家庭,也跟社會主流價值觀有所牴觸:社會主流希望你要離開家、成立自己的家(但這也已經引起檢討與反思)。但必須透過合法正當的儀式:結婚。

這也可以解釋,為甚麼保守家長會反對婚前性行為、婚前同居(特別對女性來說)。因為,有一條界線畫在那邊,在結婚前,子女是我的、是以我為核心的原生家庭的,如果你要跨過這條界線,除非我不得不遵循最更大的社會規範(對結婚成家的期許),不然你就乖乖待在線的另一邊,越沒性經驗,越沒跟他人產生親密感,越不要離開我越好。

從恐同、反情慾、反性教育、反親密感一路延伸過來的理路,指向的不是甚麼高尚的守護情操。

護家盟(或者泛護家意識),要守護的,不過就是自己的佔有慾而已。

你是我生的,你是我的,你給我乖乖待著。不過就這麼回事。

--

最諷刺的事情大概是,這種過強的佔有慾,反而會破壞親子間的親密感(或者只能形成表面親密,內在疏離的狀況),反而更容易造成他們不想發生的結果。握得太緊,往往甚麼也握不住。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