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設立「性別承認制度」

2017/7/21 — 13:56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這文章,是針對6月23日「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所發放之諮詢文件中所提問之「香港應否設立性別承認制度」的問題,及一些與性別認同有關的醫療措施的意見。

廣告

(一)關於應否設立性別承認制度

對於諮詢文件中第一條問題, 問「香港應否設立性別承認制度,讓申請人異於天生性別的性別能在法律上獲得承認」,我們認為絕對不應該。

廣告

原因如下:

1.侵害良心自由

任何承認非原生性別的制度,是會強逼那些不認同者或組織承認違反其價值觀的說法,這是侵害他們的人權(良心自由)!

在香港,仍有不少人基於道德或宗教信念,堅持一個人的性別就是原生性別,而不是自我的病態心理認同。對於有人因性別認同障礙,認為自己是原生性別以外的另一性別,我們可以體諒(正如有精神病人自以為是皇帝或狗一樣),但若要立法要求社會上所有人和組織(包括政府及非政府組織)承認其自我認同的心理性別,就是違反他其他人的人權。比如說,若你強逼我稱呼一個男人做「小姐」,就是侵犯我的良心自由!

若有商戶的創辦宗旨是專為男性或女性提供服務或商品,設立性別承認制度後,該商戶便被逼為生理上仍是男性的顧客提供服務或商品。對於不認同性別可以變更的店主來說,就是侵犯了其良心自由/營商自由。

若有學校的辦學理念是不認同性別可以變更的, 設立性別承認制度後,學校便要因應課程的改變,被逼教導性別可以變更的觀念,並且容許跨性別學生穿異性校服、進異性廁所和參力異性組別的運動比賽,這是侵犯學校的良心自由/辦學自由。

香港政府,在憲制上有責任保護所有人/組織的人權,包括其良心自由!

2.侵害家長教育子女的自由

設立性別承認制度後,主流教育課程中關於性、性倫理、婚姻及家庭的教導(包括幼兒教育)必會改變,要包含對跨性別生活方式的認同。這對不認同的家長來說,是侵害他們教育子女之自由,而這教育自由也是香港人權法中有提及的基本人權,是政府有憲制責任保護的權利。

比如說,若我有一兒子在小學讀書,老師在不經我同意下教他「一個人的性別是可以浮動和自己決定的」,這是侵害了我的人權(教育自由)!

而教導學生性別可以自選, 後果可能很嚴重, 學生或會嘗試易服,甚至通過荷爾蒙藥物或手術來扮演異性角色,最終傷害了身心。

3.影響按性別區分設施的使用者

設立性別承制度後, 會影響按性別區分設施的使用者, 到時, 獲承認女性身份的生理男性, 可合法使用異性設施, 例如進入公眾場所的女廁、女更衣室和女浴室,在女性面前暴露身體和看其他女性更衣, 又可以住女生宿舍和醫院女病房。為了遷就跨性別者而罔顧其他人的安全、私隱和尊嚴,是絕不公平的做法。

4.影響以性別區分的團體的運作
很多團體都按性別來招收成員和舉辦活動,例如學校、童軍、球隊、合唱團。因為成員的性別相同,大家較易建立深厚情誼和獲得符合性別特徵的服務。若要打破性別界限,將會破壞這些團體的創辦宗旨和影響其運作。

5.變相承認同性婚姻

香港現行的婚姻法不准相同性別的人結婚,一旦設立性別承制度,當事人其後與異性結婚,這段婚姻其實就是有高度爭議的同性婚姻了。

6.沒有理由在法律上承認病態的心理

現時醫學上,性別不安或性別認同障礙是一種精神病。我們沒有任何道理要建立一個制度(包括立法),承認精神病人對事物的認同。比如說,如果一個精神病人認為自己是皇帝,我們是否要如皇帝一般地服待他, 以承認他的自我認同身份?

如果有一個男人,因為精神病而認為自己是女人,社會不單不對他進行輔導與更正,反而要訂立制度(包括法例)承認他個人的病態認同,這是什麼道理?

(二)關於一些與性別認同有關的醫療措施

除了不贊成設立任何承認非原生性別的所謂「性別承認制度」外,我們對一些與性別認同有關的醫療措施,包括「變性手術」(或稱「性別重置手術」)及賀爾蒙的使用,也有一些意見:

1.性別重置手術:

我們認為,任何人的性別都是原生的,所謂「變性手術」或「性別重置手術」,都是虛假的名目,因為這些手術並不能改變或重置一個人的性別(一個人的性別豈如電腦系統般可以重置?),其實那些手術只是對當事人的身體作出破壞,及在身上製造一些沒有真實功能的非原生性別的性徵或性器官的仿製品而已。我們認為,這些手術,對病人本身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是對其身體嚴重的摧殘,造成終身不育,其實是不應鼓勵的。政府的醫療系統中,不應為病人進行這些手術,更不應以公帑支付這些手術費用。

另一方面,對已經完成性別重置手術的人,我們認為政府不應更改其身份證上的性別,更不應建立任何制度(及/或訂立法例)承認已進行這些手術者的性別。

故此,我們促請政府重新檢討現時進行所謂「變性」或「性別重置」手術的做法,盡快停止為市民進行任何這些不仁道的手術,也廢除任何更改身份證上性別的機制(即使完成了這些手術,也不應該更改其性別)!

2.賀爾蒙的使用

對於賀爾蒙的使用,我們認為有必要作出規管,不應按照未成年兒童的心理認同,給予賀爾蒙藥物,因為這會造成不可逆轉/彌補的傷害,影響他們的一生。

至於成年人,我們也認為以賀爾蒙使一個人的體形及生理上抑制原生性別的特徵,同時促使非原生性別的性徵彰顯,並不是一件好事。在政府所資助的醫療體系中,是不應協助及資助任何人進行這種「賀爾蒙」的所謂治療, 因這對人身體是會構成嚴重的傷害,雖然當事人可能主觀認為這是對他/她有益的「治療」。

基於以上的考慮,我們現促請:

廣大市民了解上述之性別承認制度及有關醫療措施的問題,並積極向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表達意見。市民可以瀏覽該小組的網頁(註1),查看諮詢文件, 並最遲於10月30日書面回應;

政府慎重考慮我們的意見,切勿設立任何性別承認制度,並積極檢討現行「性別重置手術」及「賀爾蒙治療」的措施。

 

註1: 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網頁:http://www.iwggr.gov.hk/chi/publications.html

 

 

 

 

 

 

 

發表意見